歸向- 11.7 文明的隕落

類別:玄幻魔法 作者:核動力戰列艦 書名:歸向
    在這個時代,海人類和陸人類雙方的基層社會,相互有著龐大的偏見。

    陸人類猜測海人類是如同鱷魚一樣的冷血動物,喜歡在陰冷的洞穴中。渾身散發著腥臭味。長著注射毒液的獠牙。

    海人類的社會中則是通常認為陸人類是狂躁的,陸人類渾身長著毛,不會煮東西吃,喜歡吃烤得外焦內血的肉食。

    其實海人類和陸地人類連生殖隔離都沒有形成,兩萬年前同屬人類,現在也就是一個物種。

    而之所以形成如此巨大的文化偏見,是因為神隕時代后,分別居住在海陸之間的人類,在漫長的時間里失去了經濟貿易交流,在不同環境下,演化成了不同的社會方式和習慣。地域隔閡。

    神隕時代到底發生了什么?現在依舊不得而知。

    隕落初期,海人類和陸人類的先祖,失去了輪船、飛機便利的交通后,在心態上就突然隔閡了嗎?——絕不可能這樣突然。

    在地域隔閡后,心態產生隔閡是一個長期的過程。在科技隕落后,海洋上人類和陸地上人類之間應該有過一段共識時期。

    現在蘇鴷有確切的理由確定,在神隕早期,人類文明的榮光使海洋上人類和陸地上人類曾有攜手合作的打算,但是——

    以下的故事為蘇鴷推測。

    神賜時代末年,因為全球性未知災難,人類科技突然隕落,無論海洋還是陸地,人類社會近乎遭到降維打擊。各地直接變成農耕文明。

    而殘留的人類統治機器,在各地變成了半獨立的結構,原本有效的大一統方式,變成了松散的聯盟。

    最終,形成了海洋聯盟和陸地聯盟。雙方雖然無法用大型船舶進行神賜時代規模的物資交流還有人員交流,但雙方的上層應該保持著頻繁的聯系。

    但是,這些新上層應該是大災難后從民間爬起來的,政治智慧并不足。也就是過于盯著自己的一畝三分田,不愿意保持長久的合作,導致了經濟上持續分化,最終導致海洋和陸地徹底割裂。

    而導致經濟持續分化的原因,則極有可能是神賜時代初期殘留的大規模軍事工業儲備,讓陸地不急于和海洋方面合作。

    神隕時代后,這個世界的科技足足在原始落后的畜力時代停留了一萬多年!

    第一,是農業經濟過得去,沒有動力。第二,就是軍事科技上用不著。

    倉庫中庫存的吉普車、庫存的戰機,在各種儲備零件完好的情況下,是可以支撐數百年的。這足夠當時的上層維持一支可觀的機械化力量,維持統治。

    而那個時代重新種田發展工業,從原材料的開采、初加工,到精加工,則是需要大量的糧食保障、大規模動員的。而當時的社會中低層民眾中爬起來的高層,沒有這種建立工業社會秩序的意識。

    這種工業社會的意識,在地球二十一世紀也是很稀缺的,在二十一世紀能稱得上是工業國的極為罕見。

    而真正要在神隕時代搞工業,難度堪比民國時期的資本主義發展工業。當資本可以買辦的時候,那么會輕易地摧毀本國工業萌芽。

    而那些殘留的軍事科技產品有著科技代差優勢,就會導致戰后,重新種田的一切初級工業因為代差落后,無法保衛發展成果,使人類復興中道崩殂。

    蘇鴷完全可以想象得到,如下場面:

    當時剛剛花費大量的社會管理,建造了一個線膛槍生產工廠,就被當時的梟雄們開著裝甲車用機槍殺入破壞的痛心畫面。

    剛剛在大地河流上堆積了一個水壩發電站,奠定了一個城市的基礎,就被狂人們開著一架直升機載著炸彈炸垮了的泄氣場景。

    勤勤懇懇培養了學生,努力恢復文明風氣,結果得意洋洋傲心者順手收了學校內的女學生,然后向這女人身邊傾斜權利,留下給學校下一代知識分子傳達了選才唯親的概念,而末世第一代教師的初心,卻成了學生心里不值得去信的迂腐。

    最終,勤懇努力奠基者,遵守現代人文道德理想者。一切一切的努力,被在末世中靈活應變的聰明人嘲笑為天真。末了還會宛如勝利者一樣,宣告:“看,你完全沒必要這樣嘛,我才是這個時代成功的風向標。”

    在神隕初期很長一段時間內,陡然爬上來的自私自利者,最終將社會環境變成了不適合重建的風氣。

    當然,設備是會壞掉的,最多保養兩三百年,而神隕初的這些人或許會認為,自己等等一等,拖個幾十年,再慢慢做,慢慢改變,也沒什么!

    但是,此世界后來的演化結果,證明這是錯誤的。他們那一代沒有做的事,后世沒能力做!

    一個工業社會相對于古代社會最大的財富,不是鋼鐵、石油,而是社會教育。工業社會一個人從小學培養到大學消耗的社會資源,能讓農業社會不敢想象。

    農業社會想要支撐一個人,少爺一樣地無需擔心食物和溫飽,十指不沾陽春水,學習到二十歲,也只有王公貴族們了。而工業社會是成批成批地培養這樣的人才。

    而神隕時代后,當這批人才老去了、去世了,整個社會也就真的恢復到了農業時代,再也無法湊齊人來恢復工業時代了。

    而隨后社會生產力也無法變出來足夠的產業人口。

    直到千年后,曾經的拖拉機和汽車庫存全部不可用,就變成了圣壇上的垃圾。再過了千年,神賜初期成立的那些大勢力,漸漸變成了緬懷榮光的宗教集團。

    各方的武裝力量則是退化成了冷兵器為主,黑火藥炸彈武器為輔的時代。接下來就是八千年的神圣歷,九千年的御獸歷,一千年的蒸汽歷,以至于今天才發展到了電氣歷。

    神隕紀元早期,那是一個令人絕望的年代。在各路末世大能磨磨蹭蹭下,從神賜時代遺留下來的陸地人類們,等待,等待,等待。海洋人類們,也無能為力。

    【視角回到現在,在海水中,一縷縷氣泡從海底中冒出來,如同螃蟹在石頭縫中吐水一樣。這是海人類機甲內氧氣罐放氣,機甲排氣產生的。】

    蛟心——四級控靈者。瀚洋家族中數萬中層的一員。

    她正看著機甲內的發光肉質觸手,這些水晶觸手現在光線已經很弱了,并且從原本藍色的熒光,變成了粉紅色。這表示著機甲內的二氧化碳濃度升高,生物質靈裝偏酸是即將死亡的前兆。

    一旦包裹自身的靈裝死亡,細菌會大量消耗氧氣,蛟心也無法在機甲內待著了。不過蛟心并不想對外面的陸獸人(陸人類)投降。她摸著靈裝上的,藏在金屬桶內的一個觸手。這個觸手中蘊含著致命的神經毒素,能夠讓人類無痛死亡。

    蛟心悲痛地雙手手指交纏,默念著她自己認為的,最后一次海洋頌——低沉、悠揚的聲音,在狹小的機甲中抽泣。“仁慈的海洋,我初誕湛藍,終歸深蔚。暢游彩煥魚群,長眠綺麗貝海。……”

    “為什么要死呢。”一個聲音在蛟心耳邊響起。打斷了她預備服毒前的禱告。

    蛟心看了看光靈,認為是自己缺氧了,也認為是臨終時自己遇到了神圣。總之頌唱得更認真了。

    蘇鴷嘆了一口氣:“我以海靈的名義命令你活下去,下達投降命令,對陸地人投降。”

    蛟心迷離的目光,問道:“蔚藍之神,陸獸人殘暴無知,他們會火烤我們的,這樣我們就無法回歸你的懷抱了。”

    蘇鴷對這個誤把自己當成神明的女孩,說道:“世界變了,人類的理性在回歸。海洋和陸地將重新交流。邁出這一步吧。”

    四分鐘后,一架機甲走到了陸地上,一個層疊透明的肉質團從機甲艙門內流出來,透明肉團中吐出來了一個女孩。這個女孩只有胸部和下半身私密處才有編織物遮蔽,她在沙灘上揮舞著白色珊瑚。

    趙宣檄透過遠望術看到這一幕,用魔訊術傳訊到:“派兩個人舉白旗。”

    而蘇鴷通過平等交流透過趙宣檄視角,看著沙灘上這個女孩。瑩白頭發,眼睛中是藍色的底色,但是在瞳孔中有一圈非常不顯眼的金色。

    半個小時后,三號搶灘登陸場上,海人類們則是開始陸陸續續放棄抵抗,在陸地上投降。

    趙宣檄則是走到這些海人類面前,口吐出幾個非常不準確的海人類詞匯。

    趙宣檄對著蛟心,用雙手比劃著道:“人身安全,可以保障。需要食物舉起右手,受傷舉左手。你們,有房子住,有藥物,不必擔心,我們有暴力偏見。如果你們幫助我們,勸說其他水域,你的同類,我很高興。”

    趙宣檄是按照蘇鴷光靈告知的音調進行對話的。蛟心則是努力地聽著。

    而此時蛟心則是把剛才蘇鴷的平等交流,看成自己彌留之際幻覺中神靈的指示了。

    趙宣檄看到蛟心身上衣服有點少,從身上脫下了外套,試圖給蛟心披上。而蛟心忐忑不安地看著這個對自己溫柔的陸人類。作為女性俘虜,她是極為擔心自己的處境。

    然而隨后,趙宣檄對她進行了專車,以及派遣同樣是女性的職業者進行專門看護,打消了她的疑慮,讓她(被情勢半脅迫)選擇與沙暴集團合作。

    二十分鐘后,蛟心在各個灘涂,控制著水晶一樣的肉質體伸入海水,發出了鯨魚頻率的音頻,對著灘涂中還在猶豫的各個海人類部隊進行了一次勸降。復述了‘陸人類統帥保障海人類投降后的人身安全’的意思。

    在這次勸降中,海水中只是出現了一些漣漪,還是沒有大規模的投誠現象。

    在趙宣檄手上機械手表分針又轉了一圈后,他給海面上己方艦隊發送了火力請求,海上陸人類戰艦上,炮管高高地揚起,對準了不肯投降的區域進行了一次短促的炮擊。

    戰艦的高爆彈在岸邊掀起了巨大的水柱,沖擊波在水下傳遞,進行了一次震懾。

    在艦炮的警告中,海水中的海人類陸陸續續從水面中走出來投降。

    海人類俘虜一共一千八百人,在沙灘上交出了武器,而其中四十九位貴族,獨自被挑了出來,這些貴族們眼瞳中略帶一圈金色。這一圈金色越深,說明血統越高。

    走在海岸邊,蘇鴷看著這些俘虜,深深地吸了一口氣。

    上一世身秉核在奧卡人的天體塔圖書館閱覽中,并沒有看到各種文獻記載海人類登陸的信息。而在這一世,東大陸的史書上,追溯一萬五千年以上也沒有記載海人類登陸的消息。

    但是在海拉人自己非常遠古的傳說中,他們的先祖是海神和大地之神結合誕下的子民。

电子游艺mg试玩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