穹天女帝- 第332章 血脈通道

類別:女生小說 作者:水蕓居士 書名:穹天女帝
    穹天女帝正文卷第332章血脈通道葉秋鴻和無痕雖然及時躲閃,但突襲而來的萬千紅線仿佛鋼絲鐵線,鋪天蓋地般瞬間便已經射到兩人眼前。

    葉秋鴻不敢大意,輕叱一聲,召出師父陸天行贈送的靈器“吹雪劍“,劃出無數凌冽之極的劍光往紅絲砍去!

    靈器是比法器更要厲害的兵器,只有筑基期修士才能驅使。

    比靈器更高一階的是法寶,不過法寶要元丹修士才能使用,即使是丹液期修士,也只能驅使靈器!

    葉秋鴻剛剛晉升筑基境界,陸天行心中歡喜,便贈送了這把吹雪劍給他,葉秋鴻自從煉化這把靈劍以來,還是第一次使用!

    “叮叮叮!“

    吹雪劍砍向紅絲,竟然發出金鐵交戈之聲!聲音尖銳刺耳!

    高階靈器吹雪劍鋒利之極,居然無法砍斷這些表面柔韌的萬千紅絲!

    無痕心頭微沉,她的斷玉劍已經損毀在魚島,手中暫時沒有合適的法器,心念微動間,隨手從手鐲中取出一把長劍法器,揚手往紅絲急砍!

    她原以為這些不過是怪獸細須,誰想跟葉秋鴻一樣,盡然連半根紅絲都損斷不了!

    錯念之間,下方無數紅絲仿佛鋼絲鐵刺,“噗噗噗!“將葉秋鴻的云船瞬間扎得千瘡百孔,“膨!“地一聲爆裂開來,云船頓時化成了漫天碎片,沒有云船的乘載,兩人立即便往下方掉落。

    危機關頭,無痕不及細想,“呼“地展開鳳翼,及時穩住墜落的身形。

    葉秋鴻的靈器“吹雪劍”也及時飛到下方,將他穩穩托住。

    兩人正驚愕間,下方無數紅絲突然由極鋼轉為極柔!不容無痕閃躲,眨眼便將她和葉秋鴻纏了個結實!

    不好!無痕臉色終于變了,若是被這些紅絲拉入下方胃液,只怕兩人呼吸之間便會被這些腐蝕之極的液體化成白骨!

    葉秋鴻臉色煞白,同樣心中駭然,筑基期的元力猶如狂濤巨浪般蜂擁而出,全力往緊纏著自己的紅絲掙去。

    憑他當前修為,別說只是肉絲紅線,就算是鋼絲鐵絲也會寸寸盡斷!

    但結果卻是令葉秋鴻大出意外,無論他如何掙扎,居然越掙越緊,絲毫解脫不開這些紅絲的纏繞。

    無痕的情形比葉秋鴻好不了多少,她大急之下,再也顧不得隱藏,輕喝一聲:“靈兒!“

    一道五彩霞光應聲從她體內鉆出,極快地往兩人繞了一圈!

    “嗞嗞嗞……“

    無數紅絲在霞光閃過之后,眨眼寸斷,頓時解開了兩人燃眉之急!

    “哞!……“

    一道幽遠深沉的咆哮傳來,戕魚顯然被無痕的逐日殘劍激怒,低聲狂吼幾聲,食道入口和出口同時打開,食道入口處“呼呼“刮來幾股駭人之極的罡風!隨之大量海水狂噴激射而來!

    無痕兩人此刻就仿佛站在千仞瀑布之下,迎頭噴來狂濤巨浪,夾雜著凜冽的罡風,分明要將兩人瞬間撕成碎片!

    無痕不敢大意,她知道兩人無法抵擋這些罡風和海水的侵蝕,鳳翼急展,招呼葉秋鴻一起便往戕魚的食道出口鉆去。

    雖然她可以象先前一樣馬上鉆入法寶內躲藏,但由于修為不夠,還不能自如驅使法寶,因此躲入法寶除非是萬不得已,否則她那顆高傲的自尊心,也不允許自己遇到危險就象縮頭烏龜一樣,躲在法寶中不出來!

    葉秋鴻睜大雙眼,看著眼前的無痕再次化身為背生雙翼的美麗天使,眼神不覺閃過驚艷,隨即回過心神,急忙給無痕引路,指領著她往食道出口飛去。

    無痕仿佛一道美麗火影,在戕魚食道閉合間,與葉秋鴻一起閃電般飛了進去,千鈞一發之際闖入戕魚的腸道!

    海水與罡風只被食道口阻擋了一息,緊接著也鉆了進來,繼續往無痕與葉秋鴻襲來!

    無痕鳳翼急閃,快速在這個曲折寬敞的食道中飛行,閃避著身后的罡風和海水。

    食道高約三丈,長滿了密密麻麻的絨毛細須,隨風飄舞著,仿佛無數細蛇在眼前蠕動、伸縮,非常惡心。

    葉秋鴻的云船被毀,如今全靠“吹雪劍”載住飛行,手上暫時沒有合適的法器,只好暫時招出一把普通飛劍,緊隨在無痕身后,一起往前飛竄。

    身后罡風和海水緊隨而至,眼看就要將兩人吞噬!

    葉秋鴻緊急時刻施展出幾道巨石術法,方將后面的罡風和海水阻攔了一陣,使得兩人能夠快速逃避。

    但海水和罡風越來越猛烈,再過得幾息,估計就會將兩人吞噬淹沒!

    不行!這樣下去不是辦法!無痕咬咬牙,仗著手中逐日殘劍鋒利無雙,揮手就往頭頂刺去!

    “噗!“

    逐日殘劍沒有讓無痕失望!輕易便將堅如鋼鐵的皮肉劃開一個長口,一大股透明的液體噴射下來,差點濺了兩人一頭一臉!還是葉秋鴻及時施展了元力護盾擋在頭頂,才避免了濕身狼狽。

    葉秋鴻又驚又喜,驚的是,不知無痕用的什么寶劍,居然能破開戕魚的皮肉!除了四大神劍,難道世上還有什么鋒利無匹的利器

    喜的是,兩人逃生有望!終于可以躲開罡風和海水的追殺!

    葉秋鴻大聲道:“痕兒!快!上面肯定是戕魚的一條血脈!我們鉆進去,可以暫時安全一時。“

    無痕也正是如此想法,答應一聲,逐日殘劍再次揮去,頓時便將上方劃出一個可容兩人鉆入的大洞。

    透明的血液潺潺流了下來,痛得戕魚“哞!哞!……“的狂聲怒吼!

    整個食道狂抖收縮起來!罡風、海水以及食道上的密密絨毛發了瘋似的往兩人卷來!

    無痕不及再想,鳳翼急揮,迅速與葉秋鴻一起鉆入上方的血脈通道!

    這戕魚血脈通道可比食道狹小許多,剛好能容下兩人身影,但血脈中全是流動的透明血液,充沛著整個通道,推著兩人飛速往前流動。

    無痕與葉秋鴻早有準備,紛紛撐起一道防身護盾,緊緊貼在身體表面,避免被戕魚的血液沾染上身。

    在這種未知的情形之下,誰知這血液是否含有巨毒萬一大意沾染一些,豈不是麻煩之極

    無痕揚手丟出逐日殘劍,令靈兒攜劍在前方開道,她與葉秋鴻則緊隨在后,順著血液的流動方向游去。

    這血脈通道果然安全許多,至少沒有罡風和海水襲擊!

    兩人一路暢通地游了近千米,眼前突然豁然開朗,來到一處高大空曠的洞室!

    這處洞室布滿四通八達的小型通道,極有規律的輕輕收縮著,將血液排擠出去。

    無痕聰明之極,心念微閃,便知兩人定是來到了戕魚的心房!

    這里可是戕魚全身最重要的部位,居然被無痕與葉秋鴻機緣巧合逃到了這里!估計連戕魚自己都萬萬料想不到,兩個蜉蝣般的小小人類,居然能夠進入它的致使部位!

电子游艺mg试玩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