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套路救世指南- 第215章 保護地球節約用電

類別:女生小說 作者:快樂水0 書名:反套路救世指南
    “還說不像,祁大爺這不就是你嗎?”凌央最先穩住了自己的腦流波,畢竟也不是頭一次被攪渾了,她自己就經常擾亂自己的思緒。

    但凌央還是不可避免地跪倒在地,還好前一秒已經把她對付的那頭編號六劈成兩半,不然豈不是要吃癟。

    祁成雖說也緩了過來,卻說不出話來反擊,這無差別定范圍的腦部眩暈招式,確實是他獨一份的攻擊方式。

    “......對不起。”他不知道自己為什么努力擠出了一句道歉,這又不是他搞出來的結界術震蕩。

    “剛才是阿七?”陸霄差點跳出狙擊手的淡定狀態來個破口大罵,剛才那一波直入腦內的擾亂操作,害得他差點槍都沒拿穩。

    這是頂層,掉到樓下去,砸到花花草草怎么辦?

    “怎么可能是他,模仿,模仿啊!”凌央重新站起來提醒隊友,覺得辻栢杄口中那模仿輸出方式的判定,大概是沒有錯的,“也不知道多大范圍,外頭那些人會不會跟著受影響。”

    “太詭異了,我從來沒有教過第二個人這個編織,沒道理這些新生的異獸會這一招。”祁成下意識地后怕,他口中這第一個人就是凌央,而凌央由于能量實在是廢得很,所以也不算學會了。

    祁老師的這項結界威力太大,而且還有個不可控的無差別攻擊特性,所以真正使用出來的次數一個手就能數得過來。畢竟要實施這個結界,必須保證自己的方圓一里之內,沒有隊友,只有敵人。

    不過他這個結界施展出來是只針對別人的,自己卻還從沒被自己的攻擊砸過,沒想到今天能用這種方式親身感受一下。

    也還好對面這個已經中槍的怪物復刻能力十分劣質,大家都只是難受了幾秒,沒有更大的損傷。原裝的祁成版腦流波輸出,那可是直接能讓一里見方之內的所有生物直接非死即重傷的毀滅性群傷手段。

    他沒有被基地評定為s級,只不過是祁成偽裝得十分完美,一直在假裝自己再也無法使出那一招。

    甚至在日常出任務的時候,也是能不出手就不出手,時刻在保持弱雞的形象。

    “這只我想帶回去研究一下。”祁成上前看了看中槍卻還沒死的編號六,由于自己被對方的結界砸中,手跟著就偏了少許,子彈沒有打在這怪物的胸口,而是命中在鎖骨。

    他檢查了一下塑料球上躺著的尸體,接通了盛運的通訊,“老師已經發現了,確認死亡。”

    “收到。”盛運的聲音聽起來很正常,大概完全沒有被攻擊腦流的結界甩中,山寨版的效能還是差得不止一點點。

    不過話說回來,要是厲害的話,在場的兩支特殊小隊不就直接掛了嗎?祁成這個能力,確實是十分危險,普通人毫無抵擋的能力。

    必須帶回去研究!祁成用風御里里外外狠狠纏起了這頭已經完全不動了的異獸。

    四號編號六,半卒不卒。

    “啊那個,女老師的丈夫想要進去。”盛運的聲音又響起來詢問道。

    “攔住,這還用問?”祁成用手機簡單做好記錄存檔,順便把剛才錄下的視頻發了出去。

    “他說只是想要見妻子最后一面,會馬上離開的。”盛運嘗試著補充一句,這孩子估計沒有在居民區應援過,顯然缺乏這方面的交際能力。

    “不管以什么名義的添亂都還是添亂,拖回去,不行就直接打暈算我的。”祁成不怎么耐煩地回復,“難道你想直接告訴他人死透了見個鬼最后一面嗎?”

    “是是。”盛運連忙應承。

    “大家小心一點,這批編號六不簡單。”祁成把盛運的通訊掐出去,收拾好編號六,把它丟在了地上,和女老師的尸體保持了些距離。

    “還有兩個是吧?”凌央確認了一下,她正在搜黃顏色小樓第五層。

    “我覺得迫迫和陸霄會碰上。”祁成往操場剩下的地方逛去,感覺這一波異獸像是針對他們生出來的一樣,那么剩下的兩個,必然是沖著還沒出手的蔣迫和陸霄去了。

    先圣做的夢能安排到這個程度,祁成才不相信。這一些意有所指又十分詭異的投放,或許真的是因為永晝掌握了夢魘的主權。

    “我找到小孩了,兩個,都是男生。”蔣迫簡單說了一句,把兩個小菠蘿頭招呼到自己身后。

    這兩個頭頂菠蘿樣式絨帽的小娃之所以不怕這個面相不怎么友善的大哥哥,主要是因為蔣迫摸出了兩把糖給他們。

    吧唧吧唧,兩個都沒有蔣迫腿長那么高的小家伙很簡單地就被食物俘獲,乖乖地隨他往外走,去找個窗戶給小樓外的祁成或者盛運打手勢,好打開空間結界先把孩子接走。

    因為這一層同樣是孩子們午休的場所,找到這兩個小孩子的地方在很里頭,向著幼兒園的內部,蔣迫得先帶著他們穿過一排排午睡的房間,去向外的那一面。

    一抹不和諧印入蔣迫的眼睛,在他們還沒步及的前面左側第三個房間,居然是關著燈的狀態。

    蔣迫連忙止步一蹲,抓住兩個小朋友的后領把他們攔了下來。

    那個門口畫著長頸鹿的房間和其它房間沒有什么不同,當然也是擺滿了小床的午睡之處,但那個房間現在關著燈,而其它房間卻理所當然是亮著的。

    孩子午睡需要關燈不假,可剛才大家都撤離了,必定是開著燈走人的啊,難不成還有哪位作風優秀的小朋友,連逃命都不忘節約資源,人人有責?

    蔣迫側過臉,迅速打量了一下他旁邊的這個房間,沒什么異常,照明也是亮著的,里頭什么活物也沒有。

    “你們先進去等一下。”蔣迫又從兜里摸了一把奶糖,這是剛才在樓下二層看到的,他當時就覺得應該能用上,所以拆了一包揣在兜里。

    不過他剛才一路找過這些房間的時候,每個隔間都是亮著燈的,為什么現在往回走,卻有一間是沒有照明的呢?

    有誰跟在他身后,自己卻完全沒有發現?

电子游艺mg试玩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