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套路救世指南- 第266章 打打殺殺是很不好的

類別:女生小說 作者:快樂水0 書名:反套路救世指南
    凌央剛才也順便研究了一下屏障作用在結界編織上的起效步驟,再次感受到這種拆解十分帶感,很有研究的意義。

    不過除非是跟她一樣能熟練運作逆向思維的家伙,否則估計都看不懂這過程,所以她一點也不擔心其他人看出什么端倪,包括身為高階結界手的蘇鈿鈿。

    陳家岑被凌央這么一提醒,猶豫了很久,還是沒有施展出第三次攻擊,凌央覺得她也不是不敢,應該是招數用盡了。結界術在全國范圍內適用才第幾天,這些孩子天賦再高,也不可能掌握超過三招的基礎結界術。

    剩下的同學們也沒有例外的,陳家岑在這里頭算得上是中上水準(暫時)。有過半的人什么也沒試出來,估計有規模的成型結界都是偶然間施展成功的,現在并沒找到辦法自主動用能力。

    正常,這才正常,要都是自通的天才,夏國該要亂套了。

    不過倒是自陳家岑之后,沒有人嘗試過攻擊凌央,其實這才是對的,一般人并不會一出手就攻擊別人,甚至是破壞物品,陳家岑這個個例需要重視,她算得上是個小隱患。

    作為初階結界手,除開能量問題不談,首先掌握的一般都是風御。這跟人類的慣性思維有關系,我們總是很容易有那么一兩個念頭,想要隔空取物,或是想要喝一聲就將眼前的物體推開,所以編織起風力來,會比其他制術少些違和感。

    而其次就是火縱了,比起風力這項最為容易的設想,幻想自己指間飛火掌中生焰什么的,要更難以置信一些,故而也多了點難度。

    生火較之生風,對于普通人來講,更加不可思議,所以初學者能引導一段風御就算成功了,更別說自成一道火焰。

    但是這些小年輕里,居然有一位可以自通水引術的,很不簡單。相比風火,很少人會幻想自己變出水來,所以這種編織在人類的腦子里違和感是最重的,并不容易迅速成型。

    思想力是一份信之力,與量無關,不信則不通。只有過了這頭一關,才有必要談量的問題,而就算能量不太行,混得好也能是凌央這個樣子。

    施展出成型水引的是一位頂著自然卷的學生小哥,門牙少了一個,但他應該已經過了換牙的年紀,所以怕不是被揍的。

    這位小哥說話有些漏風,性格大概也是帶點靦腆的那一種,凌央不太會估算別人的年紀,但看著肯定不比蕭絡大,大概只有十五六歲。

    他給大家展示的水引是,一道彩虹。

    凌央把他記住了,不僅是因為他的優秀,還因為他這個行為,別人的展示都是輸出性的,或者說是攻擊向的,只有他走到窗邊,轉換了好幾個角度,就為了給大家看看風景。

    小天使啊這是,凌央心里的小本本記下了【向灼】這個名字,不過她現在沒空多跟他交談,因為最后一名展示能力的孩子把凌央腳邊的移動黑板給點著了。

    她假裝避開火焰,應激性地往后一跳,同時自然地抬手保持了一下平衡,陸霄十分有默契地扶了凌央一下,就這一下接觸,石頭轉手給了他。

    凌央隨即恢復了結界力,揮揮手把火滅了,過程之快,無人察覺。

    世上存在屏蔽結界力之物的事情,越少人知道越好,就算蘇鈿鈿是個高階,凌央也沒打算告訴她。

    “行啦,不用謝。”凌央舒展了一下四肢,朝蘇鈿鈿一笑,“現在你就知道了每個人的實力和潛力了,該怎么教不就清晰了嗎?”

    “是,謝過凌隊長。”蘇鈿鈿只能承認,自己確實沒有經驗帶新手。

    “上理論課也沒錯,但這不是需要升學的技能,是過兩天可能就得投入實用的本領,還望蘇老師抓緊些。”凌央演和善角色演上了癮,連口氣都慢悠悠的,像個老領導。

    “是,凌隊長繁忙,我們這點小事就不打擾了。”蘇鈿鈿說完,沒忍住看了一眼教室的門,希望這幾個家伙趕緊出去,她才第一天當老師啊,她的形象就快立不住了。

    “得勒,走咱。”凌央長手一揮,連同蕭絡也一起帶走了,還不忘回頭給向灼打氣一聲,讓他好好學習,天天向上。

    “往哪去啊凌隊長?”陸霄學著蘇鈿鈿委屈的小語調問。

    “阿七去哪里了有說嗎?”凌央一邊同大家下樓一邊問。

    “去找唐陰。”陸霄如實回復。

    “噢,好。那你們想去哪去哪唄,我跟迫迫去趟醫務室。”凌央拐出樓梯間朝后勤區去,又想起來另一件事,“蕭絡,你家兩個叔叔還在基地的,你可以去找找,聯絡一下感情。”

    蕭絡考慮了一下,點點頭,“行吧。”

    “那我怎么辦,那我跟著去醫務室好了。”陸霄往蔣迫和凌央中間一湊,黏住他們兩個。

    “不好。”蔣迫扣住他的肩膀將陸霄換了個方向推出去,“回避。”

    陸霄先是不解地還想重新擠回去,爾后卻像是頓悟了一般,樂呵呵地倒退著離開,“私人空間,二人世界,甜蜜時光,我懂!”

    “你懂個屁你是單身汪好嗎?”凌央扭頭嫌棄一句,轉回來就已經走到了后勤區的內部,還沒來得及看看門牌號找到醫務室,就被一把拉向蔣迫的懷里。

    “你干嘛?你該不會是害怕看醫生吧?”凌央十分不解風情地問。

    蔣迫嘆了口氣,他也就是手快了點,其實還沒組織好語言。

    “加油,勇敢一點!”凌央繼續嘴貧,又轉而認真提問,“要么讓蕭滅滅給你治治。”

    “你還好吧?”蔣迫半天就想出來這么一句沒頭尾的話問了出口。

    這幾天變故太多,而凌央這個人的承受能力向來很差,是個習慣逃避,無法直面問題的家伙。蔣迫注意到她這幾天很跳脫,就算一直以來陰晴不定,這也不是個好跡象。

    她還把廖滄海的死歸咎到了自己身上,以前的凌央并不會把責任分得那么清楚。

    “唉?你該不會是怕我崩潰吧?”凌央的腦袋抬了抬,盯住抱著自己的人。

电子游艺mg试玩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