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兒子是大帝- 第六十章魏無忌

類別:武俠修真 作者:情史盡成悔 書名:我的兒子是大帝
    下寨小學發生的事尚小蠻還真給忘了,直到事情發生后,那段幾乎快要被遺忘的記憶才重新想起。

    “這件事似乎也是一個機緣啊,”尚小蠻喃喃自語。

    他現在已經修煉到練氣八層了,只要突破練氣九層,就可以嘗試進階筑基境界了。

    尚小蠻覺得自己的修煉速度已經算很快了,起碼相比較同期的覺醒者,他已經處在最前方了。

    靈氣復蘇的大時代來臨,除了郭榮城、史一龍這些早在之前就已經小范圍覺醒的人。

    真正的大時代來臨,林白、劉傅他們應該算是第一批覺醒者,他們現在的境界估計還在練氣二層到三層起伏著。

    下寨小學那件事也讓尚小蠻有了一些想法,估計他可以靠著那份機緣沖擊筑基境界也說不定。

    那件事的來龍去脈尚小蠻也一清二楚,事情還得從一件校園暴力說起。

    ……………

    我的名字叫魏陽,是這件校園暴力事件的主角。

    因為我性格從小就靦腆的緣故,班里許多同學都經常欺負我。

    有一次我無意間沖撞了班里的老大張闊,于是它經常隔三差五的就給我找事。

    我身處校園暴力的漩渦中,遭到他們的威脅,不敢將這件事告訴家長。

    但沒想到他們變本加厲,經常敲詐我的生活費,動不動就打我。

    當我抑郁了半個學期后,終于決定自殺,用死來解脫這一切的痛苦。

    …………

    蕭瑟身影從二樓樓頂跳下,微風吹亂我的長發,我要用死讓那些人知道害怕與恐懼。

    …………

    我叫魏無忌,是這次校園暴力事件的主角魏陽他爸。

    很多人說魏無忌這個名字一般人駕馭不了,但我出生的時候,有算命的說我八字特硬。

    我爸最開始給我起的名字叫魏日天,后來覺得太膨脹了,就換成了魏無忌。

    我的職業是一名廚師,工作的飯店就在下寨小學的對面,每天中午經常有許多學生來飯店吃飯。

    那天中午我剛殺了一只雞準備做飯,噩耗是附近的鄰居給我帶來的。

    我兒子…………自殺了。

    我放下手中的刀,像瘋了一樣狂奔向學校,我心里一萬個不愿面對這個殘酷的事實,為什么那天不是愚人節?

    當我來到學校時,那里站滿了人,警察就守在四周。

    我看著兒子血肉模糊的尸體,不知道為什么,那一刻我出奇的安靜,就好像自己的整顆心也都隨著死了。

    我沒有嚎啕大哭,就好像旁觀者一樣站在兒子的尸體面前,白發人送黑發人。

    他們勸我別太悲傷,事情已經發生了無法挽回。

    我忘了那天我是怎么度過的,自己好像成了一具沒有靈魂的行尸走肉。

    我木訥的抱著兒子的尸體,將他掩埋。

    哦,那天似乎下了雨,沒有月亮,也沒有星星。

    我開始了解事情的真相,因為多場校園暴力。

    我問那個欺負我兒子的始作俑者,“你為什么不以命償命?”

    他被我嚇哭了,旁邊有個人說,你跟一個孩子計較什么。

    有人勸我大度一點,我最厭惡那種不明白情況,就勸你一定要大度的人,離他遠一點,因為雷劈到的時候會連累你。啊,扎你一刀,你這血還沒擦干凈呢,他在那“哎,你要勇敢起來”,你死不死?

    事情最后走了法律程序,因為兒子屬于自殺,那幾個欺負兒子的孩子家里只掏了幾萬塊錢,便草草了事。

    我拿著他們賠償的錢,坐在埋葬兒子的地方,一點點將那些錢燒毀。

    我說,“老爸會親手為你討回公道。”

    …………

    事實上并不是所有暴風雨來臨前都是電閃雷鳴,暴風雨前的安靜才是最可怕的。

    事情就這么塵埃落定了,或者他們以為事情就這么結束了。

    但我知道,這只是一個開始。

    那天中午放學,許多學生來我工作的食堂吃飯。

    包括那幾個欺負過我兒子的學生,我借著給他們端飯的機會,拿著一把刀將他們全殺了。

    這些人中似乎還有一些無辜的人,但是,重要嗎?與我何干。

    警察很快就來了,我知道自己的結局,我沒想跑,他們勸我放下菜刀,束手就擒。

    我輕笑一聲,突然想起了自己以前看的某個小說里的橋段。

    準備大鬧天宮的齊天大圣遇見了從天庭出來的太白金星。

    “大圣此去為何?”太白金星問道。

    “踏南天,碎凌霄,”猴王目視前方,霸氣側漏。

    “若一去不回?”

    “便一去不回。”

    ………

    或許當他揮起手中的刀時,他就已經一去不返,沒有了回頭路。

    然后槍聲響起,他能清楚的感覺到生命的流逝。

    一生的經歷仿佛電影般在他腦海中回蕩,他想起了年幼時,父親說的話。

    “兒子,老爸給你起名魏無忌,你可千萬不要辱沒這個名字。”

    “人家有些人給孩子起名王者榮耀,也沒見他上王者啊,”那時候他反駁道。

    “老爸,我終究還是辜負了這個名字,”魏無忌感覺眼前的視線越來越模糊,他張開嘴想要大笑一聲,卻突然沒了動靜,畫面停止在那一刻。

    …………

    魏無忌的故事本來已經結束,但尚小蠻知道他并沒有完全的死去。

    他的殘魂在靈氣復蘇中覺醒了過來,再然后他無意間在下寨小學的操場發現了一處機緣。

    許多人都知道,大部分學校其實是建立在墳墓上的。

    而下寨小學未創辦之前,這里曾經就是一處墳墓,常年的陰氣在這里竟然醞釀出了一團靈火,“幽冥鬼火。”

    以至于后來墳墓被拆除,改建成學校后,這團幽冥鬼火依舊保留了下來。

    魏無忌的殘魂發現這團靈火后欣喜若狂,他沒有像其他人一樣,直接去復仇下寨小學。

    而是穩定下來,靠著幽冥鬼火修煉,在操場的地段凝煉鬼域,也將修為提升到了筑基境。

    然后他才開始報復下寨小學,想讓這個學校關閉。

    而對于尚小蠻來說,那團幽冥鬼火可是大補啊,先不說能不能進階筑基境。

    要知道他的天賦異能就是進化,可以將自己的火焰異能一直進化。

    有了這團幽冥鬼火,尚小蠻有信心,可以將自己現在掌握的凡火提升一個層次。

电子游艺mg试玩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