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兒子是大帝- 第六十一章狗改不了吃

類別:武俠修真 作者:情史盡成悔 書名:我的兒子是大帝
    深夜的風,巷里的酒,孤獨的人看著熟睡的狗。

    “尚狗蛋,起床了,”尚小蠻將正在熟睡的尚狗蛋叫醒。

    “還有沒有天理,還有沒有王法了,”尚狗蛋委屈的大叫著,“今天我打掃了一天的廚房,累的跟狗一樣,晚上了還不讓狗好好睡覺,你的良心不會痛嗎?”

    尚小蠻看了一眼尚乘已經睡著了,便悄悄對著尚狗蛋說道:“我們去下寨小學。”

    “這是要干什么?”尚狗蛋一臉疑惑。

    “下寨小學那邊有個筑基境的野鬼,你幫我引開他,我要去取個東西,”尚小蠻低聲說道。

    “你吔屎了吧,筑基境的野鬼我可打不過,”尚狗蛋懵逼的回道。

    要知道它最近一直勤奮修煉,也只是修煉到了一級高階。

    筑基境那是相當于二級妖獸的等級了。

    “我不是要你跟他硬剛,你只要幫我引開他就行,再說你皮糙肉厚的,被他打幾下也沒什么大不了的,”尚小蠻回道。

    “你聽聽這是人話嗎?”尚狗蛋將小腦袋偏到一邊,說道:“我不去,大半夜的不睡覺出去被鬼揍,憑什么?”

    尚小蠻思索了一下,然后說道:“你這次幫我,等有機會我幫你找個妖獸精魄,讓你盡快進階二級。”

    “成交,”尚狗蛋點點頭,伸出爪子,說道:“打勾上吊一百年不許變,誰變誰就是小狗。”

    “你踏馬本來就是狗,好吧!”

    …………

    “晚風涼涼!”

    “人也涼涼!”

    一人一狗走在鄉間的小路上,尚小蠻吹著涼風,覺得有些冷,后悔自己出來的時候穿著短袖。

    “都快凍成狗了,”他緊了緊衣袖,低聲說道。

    “請你不要侮辱我們狗,”尚狗蛋在一旁說道。

    …………

    下寨小學位于下寨村的中央,此時,荒蕪人煙的公路上,有一名女子順著村口走進了下寨村內。

    女子穿著一件淡黃色碎花裙,她的身影看上去十分的單薄,長發及腰,一頭烏黑亮麗的長發披散在身后。

    只見她左手拿著一把剪刀,右手揪著長發,一邊朝下寨村走,一邊剪著自己的頭發。

    奇特的是當她將頭發剪掉后,頭發又會在瞬間長出新的一截,就這樣循環不斷,她走了一路,剪了一路,頭發的長度卻還是沒變。

    走過的道路留下滿地的長發,隨著冷風在空中飄散著。

    女子就這樣走到下寨村內,她走到村口的第一戶人家門前。

    用力敲了三下鐵門,發現沒人答應后,她直接走了進去。

    她就像是會穿墻般,身體直接變得透明從鐵門徑直穿了過去。

    來到大院中,她放下了手中的剪刀,對著左邊的房間開始用力敲門。

    就這樣又是敲了三下,房間的人似乎被吵醒了。

    “誰啊?”一個男的迷迷糊糊的打開了門。

    他看著站在門口的女子,整個人都懵了,正準備開口問對方是誰,卻發現女子將自己身上的碎花裙脫了下來,全身只剩下一件內衣站在他面前。

    “我告訴你,我可是正人君子,就算你脫光了我也會坐懷不亂,”男子咽了一口唾沫,口干舌燥,抓住女子冰冷的手直接帶進了屋子里,“快進來吧,外面這么冷,把你感冒了怎么辦?”

    …………

    尚小蠻帶著尚狗蛋終于來到了下寨小學,因為學校的大門已經鎖上了,兩人只能從后面翻墻進來。

    剛剛翻過墻到達操場的位置,此時已經是深夜,只見操場上各種魑魅魍魎,有僵尸跳動,有白骨巡邏,有紅影飄在半空,小孩的笑聲和女人的哭死混合在一起。

    “你去廁所把那個野鬼引出來,”尚小蠻對著尚狗蛋說道:“別害怕,這些東西都是鬼域的幻象,不會傷害你的。”

    “有酒嗎?”尚狗蛋轉頭問道。

    “干什么?”

    “酒壯慫人膽,”尚狗蛋回道。

    “快去,”尚小蠻在狗頭上拍了一下。

    尚狗蛋從操場上走過,看見那些僵尸、白骨沒有攻擊自己,都是幻象之后,才松了口氣。

    它大搖大擺著朝廁所走去,走到廁所門口。

    尚狗蛋雙手叉腰,神氣十足的叫喊道:“里面的鬼聽著,你已經被我一只狗包圍了,現在雙手抱頭,繳械投降,我可以放你一條生路,如若不然,狗爺必讓你魂飛魄散。”

    尚狗蛋現在已經是一級高階的妖獸了,只差一個妖獸精魄就可以進階二級妖獸。

    它修煉尚小蠻給它的《萬獸決》,每個境界的極限都要融合一個妖獸精魄才能進階到下一個境界。

    它頭頂的那個金色小角也是之前因為融合變異羊精魄生長出來的,這個小角的能力就是加強尚狗蛋的沖撞力。

    所以說,尚狗蛋一身實力其實已經很強了,就算無法打敗筑基境界的野鬼,但逃命是肯定不用擔憂的。

    “滾,”廁所里面傳來一聲輕喝,然后只看見一樣東西被扔了出去。

    尚狗蛋定眼一看,發現竟然是一坨翔,而且還是熱乎乎的。

    “狗改不了吃翔!”

    “你這是侮辱狗爺我,”尚狗蛋怒吼一聲,它覺得自己的狗格受到了藐視。

    然后直接怒氣沖沖的沖進了廁所內,剛剛走進廁所,迎面一股涼風吹來。

    只見廁所內站著一群穿著白色孝服的人,廁所的中央擺著一口大鍋,大鍋底下柴火正熊熊燃燒著,鍋內的水沸騰著冒著熱氣。

    “這些人該不會在廁所做飯吧,這也能吃的下去?”尚狗蛋一狗臉的懵逼。

    然后只看見這些穿著孝服的人抬著兩個人扔進了鍋內,這兩人正是之前已經死去的副校長范勇和主任嚴易。

    尸體被扔下沸騰的大鍋內,然后只見那群人轉過身,朝著尚狗蛋陰森一笑,徐徐走了過來。

    尚狗蛋下意識的退后一步,然后又突然反應過來,“不對啊,這一切都是幻象,都是幻象,不是真的。”

    它嘶吼一聲,直接舉起利爪朝那些人殺了過去。

    利爪從那些人的身上劃過,仿佛撲了個空,只見一陣風吹來,尚狗蛋眼前的場景突然一變。

    白衣孝服的男子,沸騰的大鍋通通消失不見。

电子游艺mg试玩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