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上烈火- 第一二五章 潛艇戰

類別:歷史軍事 作者:沂水若蘭 書名:海上烈火
    秦開可能是整個海軍最忙碌的人了。為了提高效率,一共出動了14艘六型潛艇,對整個南部海域進行監控。

    當然,也得益于六型潛艇優秀的性能。廊沙海域也自然是重中之重,秦開在此處布置了三艘潛艇,其中一艘則由自己親自指揮。

    這三個月以來,除了回港補給,秦開幾乎都是在102艇上,當然,在他的指揮下,182艇也是戰果最為豐厚的艦艇,一共擊沉商船十四艘,共計噸位約八萬噸,占到了潛艇部隊總擊沉噸位的60%以上。

    這也要怪罪于大西帝國對反潛并不在意的原因,否則不可能取得如此戰果。

    在潛艇的威脅下,很多船員以有海怪的理由拒絕為康華繼續運輸貨物。

    康華對此也很頭疼,雖然想處置這些人,但是又怕處置了他們引發了不良后果,所以只好扣下了他們的貨船,什么時候運貨,什么時候再把船只還給他們。

    迫于康華的壓力下,船員們只得再度出海,可是結局自然是顯而易見的。低速的貨船在沒有護衛船只的情況下,只是一群任人宰割的羔羊。

    而在經歷了這輪獵殺之后,剩余的船員無論如何也不肯出海,除非大西帝國能解決這些麻煩,然而,康華只注重了大型艦艇,哪來的反潛艦艇呢?

    康華只好硬著頭皮出動了一艘戰列艦,結果在秦開的刻意引導下帶進了伏擊圈,就這樣,一艘三萬噸的巨艦在被十幾枚魚雷的接連命中下葬身海底。

    ……

    “康松,你說,我們該怎么破局?”

    康華的臉上第一次露出憂慮的表情。

    “屬下,屬下不知。”康松也束手無策,如今不要說運送物資,就連聯系阿列克塞都成了問題。

    “為什么,他們賣給我們的軍艦不能反潛!泰拉,你說!”

    “屬下,屬下不知。”卻是一樣的話語。

    “廢物!”康華一記手杖打在了泰拉的頭上。“我不管你們用什么辦法,十天內,如果不能解決這個問題,自己領極刑去吧。”

    康華擺了擺手,示意二人退去。

    待到二人離開了皇宮,康松從身上拿出一塊手帕,“不要緊吧。”說完便遞給了泰拉。泰拉道了謝,接過手帕按在頭頂的傷口上。

    “先去尋個醫生處理一下吧。”泰拉點點頭。

    在處理過傷口后,二人便一起離開了醫院。“大將軍,你有什么好的辦法嗎?”

    “并沒有。根據我這些年的學習,潛艇戰是一個新興的戰術,并沒有什么太好的應對手段,而且我們缺乏有效的反潛艦艇,可是如今你也看到了,我們根本就無法聯系到外界,也就無從添置艦艇了。”

    “難道就要這么一直被封鎖下去?”

    “是啊,這就是技術的差距。陛下如今只關注大型艦艇,卻對小型艦艇視而不見。”

    “大型艦艇不具備反潛能力嗎?我看到了戰艦上也是配備了魚雷的。”

    看到了泰拉的眼神有些古怪,“難道我說錯了嗎?”

    “魚雷不是反潛的主要武器。首先,我們得有探測設備,但是這種東西在馬蘭共和國也是機密的存在,然后便是反潛武器,深水炸彈,這樣我們才能將潛伏于海底的潛艇摧毀。”

    “原來是這樣。看來我們引進難度很大啊。”

    “不錯。或許我們可以采取z型路線。”

    “什么是z型路線?”

    “不定期的轉向,這樣他們對我們預判的難度會增大很多。”

    “原來是這樣,那你剛剛為什么不說呢?”

    泰拉苦澀一笑,“雖然增大了難度,可也不是意味著他們就無從下手,也依然逃脫不了這種厄運,何況,聯邦的潛艇還安裝了甲板炮,所以,在他們發現魚雷發射的難度比較大以后,便會上浮到海面上,對我們發動炮擊。”

    不過,這的確是泰拉多慮了。聯邦最新型的六型潛艇并沒有裝備

    甲板炮,但是卻更加可怕。

    為什么這么說?因為六型潛艇的水下航速極為驚人,達到了18節,而且裝備了六具魚雷發射管,并且攜帶24枚魚雷,同時,他的裝填系統可在十分鐘內裝填完畢,在20分鐘內可以發射18枚魚雷。

    同樣,他也裝備了聲吶數據轉換裝置,使得他在水下五十米的距離就可以展開攻擊。

    更加致命的是,聯邦依據雷達的原理,研制出了雷達告警接收器,并且在六型潛艇身上加以應用,使得六型潛艇在通氣管狀態下察覺到反潛力量,這也是為什么當初在北海戰役,聯邦能夠通過潛艇重創德諾爾艦隊的原因。

    六型潛艇同樣也裝備了無線電設備,同樣可以更好的執行任務。流線型的設計也保證了他可以在水下達到更高的航速,同時還裝備了通氣管,使得潛艇無需返回水面便可以補充壓縮空氣,進一步提高了隱蔽性。

    .......

    “秦開發來的消息,看了吧。”秦暮雪把一摞文件丟在林素的床上。林素依然呆滯的望著天花板。秦暮雪盯著她看了很久,最終走到林素面前,高高的舉起巴掌,抽在了林素的臉上。

    “你干什么!”林素推開被子,坐了起來。“我還想問問你要干什么,一天天的成什么樣子!”秦暮雪又拿起文件甩在了林素的臉上,“這是這幾天的簡報,看看吧,如果沒什么事,就回去老老實實的工作。”說完秦暮雪推開門頭也不回的離開了。

    林素怔怔的看著散落在床上的文件,最終還是緩緩地撿了起來,靠在床頭翻看著。其實秦暮雪并沒有走遠,一直在門外看著她。“這樣是不是有點過激了?”凌雪妍有些憂慮。“只有這樣,才能喚醒她。不然,我又怎么能下得去手打她呢?不過,她的身體好像不太好,還要你多費心了。”

    “只要能把她喚醒就好,我累一些也是應該的。”凌雪妍感激的看著秦暮雪,深鞠一躬。“好了,你這孩子,快去安撫一下她吧,反正她和你也是很親近的呢。”

电子游艺mg试玩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