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上烈火- 第一二六章 熊孩子

類別:歷史軍事 作者:沂水若蘭 書名:海上烈火
    “想不到秦開的戰果如此豐厚。”白雪松翻了翻手中的電報。“是啊,搞得我也想親自去指揮一艘潛艇了。”李興文夜有些羨慕的開口了。

    “行了,你小子,就愛上前線,親自參與戰斗,不過,這潛艇戰術,還是你大力發展的呢。”

    “不錯,我認為潛艇是一種非常有效的。。。。”

    “停,我老了,不想再聽你給我上課,你把你的理論留著給新一代的海軍將領們講吧。”白雪松連忙阻止了李興文。

    “好好,我不說了。”李興文倒了杯茶遞給了白雪松,“聽說這是小丫頭弄的紅茶,嘗嘗?”

    白雪松接過茶杯輕輕呷了一口。“不錯,還是這個味道。”白雪松放下茶杯。

    “接下來,你有什么打算?”白雪松靠在沙發上,百無聊賴的看著電視。

    “隨機應變吧,總參不站出來,你會派兵去攻擊康華嗎?更何況,平海的修理工作還沒有完成。”

    “我倒是覺得,就這么封鎖也不錯。短時間內,我們要想徹底摧毀康華,也是不太現實的事情。”

    “是啊。”李興文凝重的看著電視機上的一個女播音。“咳咳,眼睛都快掉進去了,怎么,看上人家了?也不掂量掂量,自己都一把年紀了。我如果沒記錯,你小子都四十一了吧,怎么,想和胡洋那小子一樣,娶個年輕貌美的小姑娘回家?”

    “老師就別取笑我了。”李興文尷尬的撓了撓頭。說起來,李興文當年也是家喻戶曉的美男子,如今雖然上了年紀,卻更多了一種滄桑的美感。

    “我也沒取笑你,我倒是覺得,如果心動了,就去追啊,李大美男。”

    白雪松閱人無數,又怎么會看不穿呢?縱然李興文從軍數十年,可在白雪松眼里,還是太年輕了,更何況,沒有經歷過感情的人,是不會掩蓋自己的想法的。

    拍了拍李興文的肩,“喜歡就去追啊,這女孩子,我知道,背景很干凈,一個孤女,暮城大學的,叫林梓清。不過,人家一個孤女,你可別欺負人家啊。”

    “我是那樣的人嗎?”李興文腹誹了一句。“是。”白雪松正經的點點頭,說完自己先忍不住笑了。

    李興文也陪著笑了兩聲,“那我該怎么做?沒追過女孩子。”

    “你要這樣這樣。”白雪松耳語了一番,李興文時而點頭時而皺眉。

    “到時候我會安排一下采訪,到時候,就讓林梓清來采訪你,好好把握這個機會哦。”

    白雪松拍了拍李興文的手。“年紀大了,終于知道沒有家的苦了吧。”

    “是啊,很羨慕那些有家的人啊。”李興文也感慨了一句。

    “后悔了?”

    “并不。我這一生,很充足。”

    “這就對了。”

    ……

    “丫頭啊,你這么做,值得嗎?”看著李興文遠去的身影,白雪松搖著頭,關掉了電視。

    李興文對這一幕自然是不知曉的。當然,他目前的重心也并不在于自己的感情方面,還有更重要的工作要他去做。

    馬不停蹄的來到了林素的府邸,恰好看到凌雪妍在院子里晾床單。

    “總參怎么樣了。”

    “哦。”凌雪妍哦了一句。

    李興文以為凌雪妍沒有聽清楚,又走過去靠近了些重新問了一句。

    “哦。”

    這回就輪到李興文摸不著頭腦了。“小丫頭片子,給我解釋解釋,你這個哦是什么意思?”

    “哦。”

    “你還哦!”李興文伸出手,擺出來一副要打人的架勢。

    “你打我啊,怪大叔。”凌雪妍也不知道哪來的勇氣,從旁邊拿起一支鏟子對著李興文。

    “我怎么就怪大叔了。”李興文有些哭笑不得的看著凌雪妍。

    “你就是怪大叔,怪大叔,怪大叔。”

    “行行行,我是怪大叔,你告訴我總參怎么樣了?”

    “略略略,就不告訴你。”凌雪妍把鏟子丟下,不知道跑到哪去了。

    “這個死丫頭片子。”李興文無奈的搖了搖頭,走到了門前,對一位衛兵說,“請麻煩通報一下。”

    衛兵應下,轉身進去了。其實李興文也是可以直接進去的,林素是交代過的。但是,李興文思慮到自己畢竟是個男人,而對方還是個小姑娘,這樣總歸不好,還是規規矩矩的等在外面。

    “嘩。”李興文只覺得自己一激靈,發現自己被人潑了一大盆水,還是帶著冰碴的。不用說也知道是誰干的。

    “凌副官,雖然你是女人,但是不代表你是個女人我就不打你。”李興文舉起了手中的權杖,抓住了要逃走的凌雪妍,對著她的腦袋就敲了一下。

    當然,李興文沒有用多大的力氣,畢竟當年陳煦就曾經用權杖把曾經的一個海軍將領打的頭破血流。

    “怪大叔,你放開我。”凌雪妍掙扎了幾下,但是怎么可能掙脫呢?雖然李興文不敵白沐熙(自然是李興文讓著她的結果了),但是也不是凌雪妍能掙脫的。

    就這樣,凌雪妍被李興文拖進了林素的臥房。

    “你們。”林素身穿一件藍色的睡衣長袍靠在床頭,放下了手中的書。

    “沒什么,這都是這個小丫頭的。。”話音剛落下,一只鐵桶就扣在了李興文的頭上。

    林素見狀不禁捂著嘴輕笑了起來。“你們可真是一對冤家。”

    李興文從頭上費力的摘下了鐵桶,扔在地上,摸了摸頭頂,又伸手從桶里拿出自己的軍帽。

    “都是這個小丫頭的杰作,先是潑了我一桶水,然后你看到了,又把鐵桶扣在我頭上,你給評評理。”

    說完,哪里還有凌雪妍的影子。“這孩子,我給你講,也就是我,不打女人,否則。”

    “嘩啦。”又是一桶冰水。

    “我覺得我有必要改變一下了,我雖然不打女人,但是我打熊孩子。”李興文撿起權杖,面帶殺氣的走向了凌雪妍。

    凌雪妍見狀,直接跳到了林素的床上,用被子蒙住了身體。

    “唉。”李興文很是無奈的搖了搖頭。“什么世道啊。”

电子游艺mg试玩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