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花的全能保安- 第六百三十七章 抓人交換

類別:都市言情 作者:老施 書名:校花的全能保安
    637

    許太平在一個獄警的帶領下離開了監獄,另外一邊,老狼在另外一個獄警的帶領下也前往了監牢區。

    “你這朋友是我見過的最逗的一個人。”獄警一邊走一邊對老狼說道。

    “怎么了?”老狼問道。

    “我可從來沒有見過有誰敢在監獄里直接跟一個三年刑期的人說三天內就讓他出獄,他當他是誰啊,哈哈,咱們省的領導么?”獄警笑道。

    “有時候很多事情,還真不好說。”老狼搖了搖頭。

    “你要是三天后能出獄,我就去門口送你去。”獄警笑道。

    “那我等著。”老狼點了點頭,雖然嘴上對許太平是有信心的,但是老狼其實心里也是覺得許太平不可能三天內就讓他出獄,只不過,終究是一個念想不是么?

    許太平并沒有離開瑞源市,而是將車開進了市中心,然后給蔡春生打了個電話。

    “你想讓人給老狼減刑?”電話那頭的蔡春生在接到許太平電話后,都有些蒙圈了。

    “我可以給你們抓幾個重刑犯作為交換。”許太平說道。

    “重刑犯?幾個?”蔡春生問道。

    “怎么著也得兩個吧?我給你們抓兩個重刑犯,或者a級通緝犯,作為回報,我需要政府那邊給老狼弄一個緩刑。”許太平說道。

    “你當重刑犯都是你家親戚啊,你想抓就能抓的到?還有a級通緝犯,國家每年得花多少人力物力去抓這些人,每年才能抓到幾個,你倒好,三天內就要抓到?你當我們警察都是吃白飯的么?”蔡春生問道。

    “你別管我怎么抓到人,我需要你跟瑞源市這邊的人打個招呼,只要可以,我三天內一定將重刑犯送到瑞源市警察局里,當然,我需要你做擔保,不要我把人送進去了之后他們翻臉不認人,這可就不好了!”許太平說道。

    “這個事情,我得請示一下領導,還要跟瑞源市那邊的同志聯系一下,你等我一會兒!”蔡春生說著,掛了電話。

    許太平將車停在了路邊,然后把腳放在方向盤上安靜的休息著。

    瑞源市是一個三線的城市,跟江源市比起來自然沒有江源市的繁華,不過小城市也有小城市的好處,眼下還在正月里,這街頭巷尾的可以看到很多擺攤的人,路上的人都洋溢著笑容。

    小城市的生活節奏沒有大城市那么快,許太平可以感覺得到,路上的人走路的速度都比江源市的人走路的速度要慢。

    等了大概得有一個小時,許太平的手機響了起來,是蔡春生打來的。

    許太平將手機給接了起來。

    “瑞源市那邊市局的局長會親自跟你聯系,你跟他談,我這邊已經基本上幫你搞定了,另外的就是一些細節的問題。”蔡春生說道。

    “多謝蔡局長。”許太平笑嘻嘻的說道。

    “真要感謝我的話,回頭你也在江源市的地界上給我找幾個重刑犯,也給我點成績。”蔡春生說道。

    “江源市在蔡局長您的管理之下,人民安居樂業,哪里來的重刑犯?”許太平笑道。

    “就你能說,先這樣吧。”蔡春生說道。

    “對了,蔡局長,還有一個事情!”許太平說道。

    “什么事?”蔡春生問道。

    “新年快樂!”許太平說道。

    “你知道每天有多少人在我家門口等著給我拜年么,你倒好,直接一個電話就了事,而且還是順便說的,你難道真的一點危機意識都沒有么?”蔡春生忍不住問道。

    “我又沒干過什么傷天害理的事情,我要什么危機意識?”許太平問道。

    “對了,告訴你一個事情。”蔡春生說道。

    “什么事?”

    “林宇晟那邊,還沒放棄你。”蔡春生說道。

    許太平愣了一下,隨即笑著說道,“我明白了,先這樣吧!”

    說完,許太平就把電話給掛了。

    蔡春生一陣無語,他好歹也是一個廳級干部,管的還就是許太平這樣的社會人,沒想到許太平竟然敢先掛他電話!當然,蔡春生并不是什么小肚雞腸的人,對于蔡春生來說,許太平這樣的表現反而顯得他這個人真性情,不像是一般的社會人那么狡詐,至少與夏江比起來,蔡春生還是更喜歡許太平的。

    許太平掛了電話沒多久,手機又響了起來,這一次來電的號碼是瑞源市本地的一個手機號。

    許太平把電話接了起來,電話那頭傳來一個有些尖銳的聲音。

    “我是瑞源市市局局長,李和偉。”電話那頭的人說道。

    “李局長您好!”許太平趕緊問好道。

    “我聽江源市蔡局長那邊說,你可以拿重刑犯來換取你朋友的減刑?”李和偉問道。

    “是的,只要您同意,三天之內,兩個重刑犯,或者說a級通緝犯,我會送到你面前。”許太平說道。

    “我有幾點要求。”李和偉說道。

    “您說!”

    “第一,必須得在我們瑞源市上抓到人。第二,必須得有我們的警員參與其中,第三,過程中不能有無辜民眾傷亡,不能造成任何的社會影響,第四,我們不會承認重刑犯是你抓到的,作為回報,我們會對你嘴里的那個老狼采取取保候審,之后會啟動相關減刑的法律程序。”李和偉說道。

    “只要三天內能夠讓我的朋友從監獄里出來就可以,其他的,都沒什么問題。”許太平說道。

    “好!”李和偉說道,“我十分期待看你的表現。”

    “等我電話!”許太平說著,將電話給掛了,隨后打了個電話給周小雨。

    “瑞源市這邊是誰的地盤?把他的聯系方式給我。”許太平說道。

    “是!”

    一個小時后,瑞源市五星酒店,合景飯店。

    888包房。

    瑞源市江湖上最有頭有臉的一個人物黑貓哥,帶著幾個手下走進了888包房。

    “許老大!”黑貓看到包房里的許太平,緊走幾步來到許太平面前,激動的握住了許太平的手。

    對于黑貓來說,從江源市來的許太平,那可是傳說級的人物啊,黑貓雖然是瑞源市江湖上最有頭面的人物,但是整個瑞源市也不是只有他一個混社會的,同時,瑞源市不管是經濟還是面積都遠不如江源市,黑貓在瑞源市很厲害,但是到了江源市,那也只不過是跟周小雨差不多一個層次的,所以,在接到許太平的電話之后,黑貓那叫一個激動,立馬就帶人趕了過來。

    “坐吧!”許太平笑著說道,“今天過來瑞源市辦點事情,得呆好幾天,尋思著跟你見個面,大家認識一下,以后可以互相照應。”

    “許老大你這話說的,我可照應不了您,誰都知道,您是江源市的這個!”黑貓豎起拇指說道。

    “哈哈哈,我跟朋友交往,不會因為我的身份如何,他的身份如何就區別對待,我這人交朋友,走的是心!”許太平說道。

    “許老大如果愿意當我黑貓的朋友,那我也絕對愿意當許老大的朋友!”黑貓說道。

    “不說這個了,來,咱們吃飯,喝酒!”許太平笑道。

    黑貓帶著一群手下坐了下來,這酒菜還沒上來,周小雨就帶著幾個手下走進了包房。

    周小雨是特地帶人從江源市趕過來的,許太平要在瑞源市請黑貓吃飯,如果只是孤家寡人一個,那難免在場面上就會不如黑貓,所以許太平專門給周小雨打了個電話。

    周小雨帶人來的意義其實很簡單,一個是充門面,一個是打下手,畢竟許太平是一個江湖大哥,出門在外總得有人伺候著,不然點個菜倒個酒都得自己來,那還怎么叫大哥?

    “小雨,可以讓他們上酒菜了。”許太平說道。

    “是,許哥!”周小雨轉身走出包房,沒多久,酒菜就被送了上來。

    接下去自然就是吃喝了。

    “這是我家收藏的86年的茅臺,一百多年歷史了。”許太平指著桌子上的一瓶酒說道。

    “一百多年的茅臺,牛逼了!”黑貓感嘆道,對于黑貓來說,他雖然是小地方的江湖大哥,但是吃喝的東西其實也算見多識廣了,可是這一百多年的茅臺可是真沒聽說過。

    “一會兒我讓小雨給你送一箱帶走!”許太平說道。

    “許哥,您這么客氣,我實在是不好意思啊,來我的地方,本來應該我請客的!”黑貓說道。

    “瞧你這話說的,見外了不是?”許太平拍了拍黑貓的肩膀,說道,“明人不說暗話,我這一次來是有事情要找你幫忙的。”

    “什么事情許哥您盡管說,只要我能夠辦得到的,一定盡力!”黑貓說道。

    “咱們去那邊說。”許太平指了指一旁的沙發,隨后起身往沙發走去。

    黑貓也起身走向了沙發,兩個人一同坐在了沙發上,隨后,許太平遞了根煙給黑貓,說道,“是這么一回事兒,我想在你們瑞源市的地界上,抓兩個人。”

    “抓兩個人?什么人?”黑貓問道。

    “也不一定什么人,就是犯了罪的,比如殺人,綁架之類的,只要兩個,你也知道,咱們走江湖的,消息面廣,特別是做大哥的,地界上來了什么彪悍人物,咱們心里頭都得有數,當然,我不會讓老弟你幫我抓人,我只需要你提供線索給我就可以了。”許太平說道。

    “這種事許老大你讓人來知會我一聲就是了,還特地請我一頓,你太客氣了,不就是重刑犯么?我還真有一些線索!”黑貓說道。

    “那就最好了!”許太平笑瞇瞇的說道。

    (明日的十更,從凌晨0點開始更,零點會先更四章。然后第二天十點更三章,12點更三章。一天總共更10章。明天還得去醫院復查,所以沒辦法更更多,不過只要有一些存稿,我就會多發一些的。)

电子游艺mg试玩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