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超級武者- 第120章追殺兇手

類別:武俠修真 作者:滲鎖眼神 書名:我不是超級武者
    阮寧捕頭為了盡快破案,帶著捕快去了死者張田的商船了解了一些情況,張田確實是一個沉默寡言之人。

    那么張田為何性格巨變喝酒甚至動手打夫人呢?此事還得從幾年前說起,他的夫人羅小妹趁著張田不家認識了隔壁村的男子,兩個人眉來眼去。

    時間久了在村里面傳得沸沸揚揚的,那么張田也難免會聽到一些流言蜚語,作為一個男人夫人偷了漢子,他能不憤怒嗎?

    只是不敢將此事挑明了,就借酒壯膽,打了羅小妹一頓。

    一個捕快摸了摸光禿禿的下巴詢問阮捕頭,你懷疑是羅小妹的奸夫殺了張田嗎?阮捕頭告訴他,既然羅小妹這么恨張田,她跟奸夫合謀殺了張田是有可能的,只是我還沒有證據,所以你得派人盯著奸夫和羅小妹。

    捕快咧著嘴輕輕的點了點頭,請阮捕頭放心屬下一定收集證據抓住兇手。阮寧干巴巴的看著他,小子有進步。

    片刻,兩個捕快蹲守在一家院子邊上,一個精瘦的捕快跟另一人微胖的捕快說,這個人叫小麻子今年四十歲父輩是做買賣的,所以家底還算過得去。

    他有家室之人,為何要招惹羅小妹呢?

    我四處打聽了,是因為張田經常不在家,羅小妹太寂寞了,陽差陽錯認識了小麻子,兩個相見恨晚,搞出火花來了。

    微胖的男子一本正經的說,他們在哪里約會的呢?

    張田會接著燒香的時候,去寺廟兩個人私會。

    豈不是要在寺院騰出一間房子?

    你說得有道理!

    從未沒有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人。

    不過精瘦的男子有一些好奇了,既然將小麻子的情況搞清楚了,還守在小麻子家做什么?

    微胖的捕快跟精瘦的捕快說,倘若羅小妹會找小麻子呢,我們豈不是錯過好戲了。

    臥槽,張田才死了一天,她敢來小麻子府上?

    她可以偷偷摸摸的呀。

    目光投注到一個身材娉婷的少婦身上,微胖的捕快詢問精瘦的捕快,小麻子的夫人知道他找了一個賤人嗎?

    精瘦的捕快搖了搖頭,小麻子是一個細心的男人,每次跟羅小妹私會之后,都會給夫人送禮物,所以夫人對他好得很。

    臥槽,未曾想到小麻子很會討女人歡心呀。

    哈哈!

    你是嫉妒嗎?

    閉嘴!

    莫非,小麻子要出門了嗎?

    會不會去見羅小妹呀?

    小麻子邁著緊湊的步子在踏行著,時不時還回頭看一看后面,精瘦的捕快板著一張臉,嘀咕著,這狗日子的,肯定去見羅小妹了。

    四處是茂密的樹林,一個身材妙曼的女子浮現在眼眸了,此人正是羅小妹跟小麻子低聲的說道。

    “麻子哥,衙門之人盯上我了怎么辦?”

    “怕什么,他們不知道是誰毒死了他。”

    “我每一次都做噩夢。”

    “你再等幾天我想一想辦法。”

    羅小妹撩起了一縷發絲,干巴巴的看著小麻子,要么你給徐大人送一些銀子,讓他結案吧。

    臥槽,你讓我去送銀子豈不是告訴他,我就是兇手嗎?

    倘若被他查到是你我聯手毒死了張田,我們就麻煩了。

    當下風聲緊,你不要找我了。

    麻子哥我是真的害怕。

    小麻子拍了拍羅小妹的肩膀,溫和的說。

    “沒事,你先回去。”

    “嗯,你要想辦法呀。”

    小麻子邁著緊湊的步子離開了。

    羅小妹一臉的緊張

    良久,精瘦的捕快和微胖的捕快返回了縣衙門,阮寧詢問微胖的捕快,查到什么線索沒有?微胖的捕快告訴阮捕頭,羅小妹和小麻子剛才見面了。

    他們說了什么?

    離得太遠聽不清楚。

    如此說來,羅小妹和小麻子是有很大的嫌疑呀。

    微胖的捕快點了點頭,阮捕頭說得有道理。

    你們下去歇息,我將此事稟報給徐大人。

    左名坐在公堂之上,翹著二郎腿詢問阮捕頭案子查得如何了,阮捕頭胸有成竹的告訴他,案情有了進展。

    羅小妹和小麻子偷偷見面了。

    左名像是打了雞血一般,既然他們見面了,可以將他們抓回衙門問話呀。

    縣丞大人,此事不急。

    你不怕兩個跑了嗎?

    羅小妹帶著一個五歲的兒子,而小麻子是一個有家室之人,他會帶著一個賤女人毀了自己的前程嗎?

    左名沉思了一下,你說得有道理,那么小麻子會殺了羅小妹嗎?

    殺人滅口嗎?

    我派人保護著羅小妹,他殺不了她。

    還是阮捕頭考慮周全。

    縣丞大人過獎了。

    這時,精瘦的捕快和微胖的捕快蹲守在羅小妹的院子附近了,精瘦的捕快看著羅小妹妙曼的身姿飽滿的胸脯,咽了一次唾液說。

    兄臺,她有男人和兒子為何招惹小麻子呢?

    她是紅顏禍水呀。

    臥槽,這情節倒是有點像潘金蓮毒死武大郎呀。

    她的身段能跟潘金蓮比嗎?

    咻!

    一個五歲的少年眨了眨眼眸跟羅小妹說,娘親,爹爹去哪里了?

    羅小妹摸了摸少年的腦袋,云淡風輕的說,他去了很遠的地方。

    他不要我和娘親了嗎?

    我也不知道!

    娘親,我們去找爹爹好不好?

    臥槽,張田死了兒子還不知道,他要吵著箭見張田不好辦呀。

    爹爹去了很遠的地方,我們去不了。

    我們可以租馬車呀。

    馬車也去不了。

    我想爹爹了,你帶我去呀。

    兒子的眼淚嘩嘩流了下來,羅小妹輕聲的說,兒子你別哭了,我給你做好吃的。

    我不要好吃的,要爹爹!

    閉嘴!

    你爹爹帶著別的女人走了,不會要我們了。

    你騙人,爹爹最疼我了。

    既然哄不了兒子,羅小妹索性走開了。

    少年哭得更厲害了,哇哇大哭。

    精瘦的捕快跟微胖的捕快說,這少年太可憐了。

    是的!

    一會功夫,羅小妹做了幾個菜跟兒子說,吃飯了。

    少年翹著嘴巴,佇立起來朝著圍墻外面跑,羅小妹追了上去,拉扯著他的手臂兇巴巴的說,你去哪里?

    我去找爹爹!

    他不要你了,找他做什么?

    我不信!

    啪!

    在他屁股抽打了一下,少年原本就委屈,被抽打了一下,又嗚嗚大哭了。

    羅小妹兇巴巴的跟少年說,你敢亂跑我打死你。

    少年一臉的委屈,干巴巴的看著羅小妹,沒有吱聲。畢竟剛剛沒了爹,他也不想沒了娘親,蹲在地上抽泣著。

    一個四十多歲的大嬸將少年扶了起來溫和的說道。

    “浩浩別哭了。”

    “大娘,你能告訴我爹爹去哪里了嗎?”

    “你爹爹已經去世了。”

    “娘親告訴我爹爹去了很遠的地方。”

    大娘輕輕的點了點頭,去世之后就去了天堂呀。

    當然,張浩才五歲聽了大娘的說辭,他似乎明白了一點,擦拭了眼淚。

    詢問大娘,他的爹爹是怎么死的,羅小妹跟張浩說,你大娘說得對,你爹爹死了,往后為娘帶著你過日子。

    張浩重重的點了點頭,并沒有抽泣了。

    大娘眨了眨眼睛詢問羅小妹,抓住兇手沒有?

    羅小妹搖了搖頭,徐大人命令阮捕頭三天內破案,應該會抓住兇手的。

    大娘嘆了一口氣,誰這么狠心毒死了張田這個好男人。

    羅小妹眼眶紅潤了,他是一個好男人,只可惜

    大娘跟羅小妹說,遠親不如近鄰,往后你有需要老身的地方,請開口。

    多謝大姐了。

    不客氣,我先回去了。

    羅小妹蹲在身子跟張浩說,浩兒,你餓不?

    張浩搖了搖頭,我不餓,只是想爹了。

    我也想爹了,你吃飽了睡著了就不想了。

    張浩板著一張臉,并沒有吱聲。

    羅小妹淡淡的說,過幾天我帶你去外婆家好嗎?

    張浩沉思了一會,吐出了幾個字。

    哪里都不去,我要帶著這里。

    去了外婆家有表哥帶你玩不好嗎?

    哼,他們肯定會欺負我沒有爹爹。

    他怎么會欺負浩兒呢?

    張浩眨了眨眼睛,一本正經的說,您不要浩兒了嗎?

    娘親怎么會不要你呢?

    你不是喜歡麻子叔叔嗎?

    不可胡說八道!

    我都看見你跟麻子叔叔有說有笑的。

    精瘦的捕快和微胖的捕快走了過來,低聲的詢問張浩,你都看見了什么告訴叔叔。

    你們是什么人?

    我縣衙門的捕快,抓壞人的。

    張浩輕輕的點了點頭,直勾勾的望著精瘦的捕快,不過你得告訴我,爹爹是怎么死的。

    他被毒死的。

    張浩噼里啪啦跟精瘦的捕快說了很多,這時才明白羅小妹確實是一個賤人,當著兒子的面偷男人。

    憤怒的目光投注到羅小妹的身上了,兇巴巴的說道。

    “明天你跟小麻子去公堂上老實交代。”

    “官爺,浩兒只是一個孩兒說話不可信。”

    “他不會撒謊的,所以我信了。”

    “民女冤枉呀。”

    是不是冤枉去了衙門你就曉得了。

    羅小妹瞪了張浩一眼,兒子你為何跟官爺胡說八道。

    娘親我沒有撒謊,你是跟小麻子叔叔在一起,他還送了你一個手鐲。

    啪!

    老娘讓你胡說。

    微胖的捕快一掌將羅小妹推開了,你這個賤人,一定讓你殺人償命!

    哼,老娘才不怕你的栽贓!

    放肆!

    還嘴硬!

    精瘦的捕快葛虐他說,兄臺不要急,明日見分曉。

    說得有道理!

电子游艺mg试玩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