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特殊閱讀技巧- 第134章 試劍倭寇

類別:都市言情 作者:貧道姓李 書名:我有特殊閱讀技巧
    “果然又升級了嗎?”

    聽到耳邊傳來的提示音,白術絲毫不覺得意外。

    之前因為閱讀《重陽筆記》導致一陽指升級,白術就有過猜測,自己所學習的任何技能理論上應該都是可以升級的,只不過升級條件各有不同。

    像武學類技能,想要升級的話,就需要閱讀到比之本身技能更加高深的知識。

    當然,如果白術自身領悟的話,這些技能也依舊可以升級。

    就像現在,他從武當山與張三豐論道之后所積累的關于劍術的理解,終于在今日偶然觀看閃電劈空時徹底消化吸收,從而導致了獨孤九劍的升級。

    因為這次升級是白術主動觸發的緣故,腦海中并沒有如之前一樣出現什么知識。

    不過對此白術并不覺得如何遺憾,因為,這次他所領悟的,乃是劍術中最高的境界——以氣御劍!

    也就是傳說中的御劍術!

    要知道即便是來自修真界的《山河呼吸圖》,他想要學得這御劍術,也至少需要進入丹氣境才可以。

    “御劍術嗎?”

    白術嘴角浮現一抹躍躍欲試的笑意,看了一眼手中的法器飛劍,然后輕輕在空中一拋。

    與此同時,白術手掌伸出,掌心的真氣附著在飛劍之上。

    嗡~~

    帶著某種特殊的頻率,原本來到頂點正欲向下墜的飛劍忽然微微顫動一下,然后,竟然就這么詭異的懸停在半空中,好似有一雙無形的手掌將它托住一般。

    白術雙眸一張,食指中指并攏,化做指劍,向前方虛虛劃了一個圓圈。

    刷!

    霎時間,飛劍如有靈性,在空中也劃出一個圓圈。

    “疾!”

    白術輕喝一聲,手指猛然向前一劈。

    嗖!

    法器飛劍也迅速帶著獵獵風聲刺向眼前的礁石!

    轟隆隆!

    那尊足有兩人合抱,不知道在此矗立了多少年,經歷了多少風吹雨打的礁石,在飛劍一擊之下,轟然炸裂成無數碎片。

    “好一個御劍術!”

    眼看御劍術威力如此之大,白術驚喜地大叫一聲。

    接下來,經過多次測試,白術發現這御劍術的最大攻擊距離差不多在十米左右,也就是說,方圓十米范圍內,白術可以隨意控制飛劍擊殺任何人!

    最關鍵的是,這以氣御劍并不一定需要以飛劍為載體,就如獨孤求敗所說,草木竹石,皆可為劍!

    如果白術學習東方不敗,以一根繡花針為武器的話,或許這以氣御劍的威力可能會小上許多,但是卻會讓人更加防不勝防。

    當然,御劍術如此強大,也是有著缺點的,那就是——消耗真氣太大。

    以白術現在真氣境中期的實力,如果全力施展御劍術的話,最多施展二十余次,體內的真氣就消耗的差不多了。

    不過相比于御劍術強大的威力,這點缺點白術還是能接受的。

    之后,白術又在海島上停留兩天,將御劍術徹底鞏固之后,便打算離開了。

    “獨孤前輩,晚輩并沒有你如此廣闊的胸襟,所以,這劍法秘籍我便毀去了,”

    白術在石桌前面拜了幾拜,道:“不過你放心,我不會讓獨孤九劍就此失傳的,日后我自當會尋找一個合適之人,將這門劍法傳承下去,發揚光大。”

    出了悟劍洞,白術來到沙灘。

    略一辨別方向,白術找來之前那片舢板,然后向著海面一扔,隨即施展輕功踏了上去。

    剛一踏上,舢板便向下微微一沉,不過隨著白術腳底真氣涌出,舢板便重新浮出水面。

    “哈哈,我的御劍術還不能支持我御劍飛行,但是……在海面上模仿一下,還是沒問題的。”

    白術腳下真氣涌出,那片舢板頓時好似裝了噴氣機,開始在海面上疾馳起來。

    剛剛領悟御劍術之后,白術也曾試著御劍飛行,但是可惜,御劍飛行對于真氣的要求實在太大,現階段他根本做不到。

    不過相比于御劍飛行,踏浪而行就要簡單多了。

    一來木板在水面上本就有浮力,二來白術施展輕功還能進一步減輕自身重量,因此借著木板,白術可以輕松省力的在水上趕路。

    “當年達摩祖師的一葦渡江便是如此吧?”

    白術心中暗自想道。

    ……

    半個時辰之后,就在白術因為真氣消耗過多想要短暫休息一下時,他忽然發現在自己左側方向駛來一艘多桅帆船。

    “有船?”

    白術神色一喜。

    雖然踏波而行看上去非常瀟灑,但是對于真氣的消耗也不能小覷,固然比不上御劍飛行那般多,但是以白術目前的修為,也就支撐他行駛半個時辰而已。

    因此,看到船只接近,白術當即落入海中,裝作一個落水者。

    不過,當他抱著舢板來到帆船附近之后,白術的臉色就是微微一變。

    他發現船上的水手,所著服飾并不像中原人士。

    等到再接近一點,看清水手的發式之后,白術更加確定了——只見船上水手每一個頭頂都沒有頭發,只有耳朵兩側各綁出一個發髻。

    “竟然是東瀛武士?”

    白術心中微微一沉。

    要知道這個時期的倭寇雖然不如明朝時期那么猖獗,但是也是有著襲擊沿海地區的記錄的。

    如果是倭寇的話,白術想要搭船返回陸地的愿望怕是要落空了。

    果然,當船上的武士發現海上飄著一個身穿明朝服飾的人之后,一個個指著白術哈哈大笑起來。

    隨后,一名武士取出一把弓箭,直接對著白術射出一箭。

    不過或許因為沒站穩,這支箭偏出了不少。

    看到這名武士糟糕的表現,其余人更是笑得打跌。

    然后,另一名武士取過弓箭,再次對白術射擊起來——他們竟是把白術當做了比賽的靶子。

    “本來我還想著,你們這艘船只或許是正常貿易的商船,但是現在看來,多半是倭寇沒錯了!”

    白術眼中寒光閃爍:“正好我御劍術剛成,就拿你們來試試劍!”

    眼看這一支箭向自己射來,白術右手一撈,便把箭矢捉住,然后猛地一揮,箭矢便以比來時更快的速度飛回。

    船上的武士怎么也沒想到這個落水之人竟然能空手接到箭矢,之后更是把箭矢扔回,沒有防備之下,白術這一箭準確無比的射中一名武士的面頰。

    “啊!”

    被射中的武士頓時捂臉發出一聲痛呼。

    眼看那名武士倒下,他旁邊的武士大驚失色,紛紛過來詢問。

    而其余的武士則立馬取出弓箭,準備將白術這個罪魁禍首殺死為同伴報仇。

    然而沒等他們射出弓箭,便看到原本還在水面的白術忽然縱身一躍,直直飛起兩丈來高,然后輕身一轉,好似一只雄鷹般輕飄飄落在了甲板之上。

    “納尼?”

    看到這超乎他們想象的一幕,這些武士們一個個全都傻了,泥雕木塑般愣在原地。

    而白術則趁著這個機會將船上的景象一收眼底。

    但是隨即,船上的一幕便讓他的眼睛瞬時通紅。

    只見在甲板一側,幾名武士正伏在幾個衣衫襤褸面如死灰的漢人女子身上施暴,而他旁邊,還有數名武士在一旁鼓掌大笑。

    “可惡,你們都該死!”

    白術雙眼通紅,滿是暴虐之氣。

    這是他第一次產生如此強烈的殺意,眼前這一幕,讓他不禁想起了數百年后東瀛人帶給華國的那慘痛記憶。

    聽到白術這仿佛從九幽地獄中發出的冰冷聲音,幾名武士瞬間驚醒,一個個大吼著向白術撲來。

    白術雙眸如電,絲毫沒有留情的打算,右手一晃,法器飛劍便出現在掌中。

    “死吧!”

    白術掌中飛劍閃爍著點點寒光,輕輕一揮便將第一名武士斬為兩截。

    之后是第二名,第三名……

    不過片刻功夫,眼前十余名武士便已經全都被白術擊殺,濃郁的血腥之氣開始在船上飄蕩。

    這邊的動靜也早已引起了船上其余武士的注意。

    原本,他們還想支援自己的同伴,可是當他們看到白術那恍如魔神般的實力,他們害怕了,一個個畏縮著不敢前進。

    他們害怕,白術卻絲毫沒有停手的打算,他持著滴血的飛劍,一步一步向著這些武士接近。

    啪!

    啪!

    啪!

    白術每一個腳步,都好似一柄巨錘重重敲在這些武士的心靈之上。

    他們面面相覷,沒有一個人敢上前一步。

    慢慢的,隨著白術越來越近,一名武士再也忍受不了這種壓力,怒吼一聲,雙手舉刀面目猙獰地向著白術沖刺而來。

    看到這毫無章法的一刀,白術右手飛劍輕揮,便輕而易舉地刺穿了這名武士的喉嚨。

    “唔……啊!”

    那名武士手捂咽喉,想要制止噴射而出的鮮血,但是卻只能徒勞,很快便躺在地上一動不動。

    殺死這名武士,沒有給白術帶來任何心理波動,他的腳步甚至都沒有停一下,依舊面無表情地向著這些武士逼近。

    噗通!

    忽然,一名武士丟掉武器,雙膝跪倒,對著白術砰砰磕起頭來,痛哭流涕地說著求饒的話。

    看到這一幕,白術腳步忽然一頓,臉上露出一抹遲疑。

    眼見投降有效,其余的武士也頓時有學有樣,紛紛丟掉武器對著白術砰砰磕起頭來。

    然而下一刻,就在他們以為白術會饒過他們之時,他們只見白術輕嘆一聲,將手中寶劍輕輕一拋,然后,那柄寶劍就這么詭異的懸停在空中。

    “這……”

    看到這完全違反常識的一幕,武士們連磕頭都忘記了,一個個看向白術的眼神好似神明。

    不過沒等他們想出什么阿諛贊美白術的話,就看到這柄寶劍忽然閃耀出奪目的光彩,好似一匹彩練向他們席卷而來。

    然后,他們的意識便陷入了永恒的黑暗。

    “唉,我的心看來還是不夠狠,剛才竟然猶豫了一下。”

    將飛劍召回手中,白術自嘲地搖頭一笑。

    剛才那名武士磕頭求饒時,白術之所以停頓,是因為他聽到那名武士說他家里還有老婆孩子在等著他,想求白術饒他一命。

    “那一剎那,我竟然對這種渣滓產生了惻隱之心,真是不應該。”

    白術暗自檢討。

    “嗚嗚嗚……”

    就在這時,一陣嗚咽之聲傳入白術的耳朵。

    白術一驚,這才想起船上還有幾名漢人女子。

电子游艺mg试玩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