諸天求道士- 第五十二章 雹神(下)

類別:科幻小說 作者:安平慕道 書名:諸天求道士
    張志清領著師爺吩咐的人回到了天師府,此時他的心中還有些惴惴不安。

    “也不知道師爺有沒有發現我身上的異常?”

    但現在他已經回到天師府了,該面對的還是要面對的,只能懷著忐忑的心情領著王筠倉去面見師爺。

    在路上,張志清也曉得了這人的名字,他叫王筠倉,一個即將去楚中上任的官員;來龍虎山拜謁張天師,也是他在上任途中覺得順道,所以臨時起的念想。

    等見到張致知時,發現他已經置辦好了素席等待著,應該是為了款待他的客人。

    “師爺,您的客人,弟子帶來了。”

    張志清領著王筠倉過去,對著張致知稽首一禮。

    張致知對張志清點點頭,說:“你先在一旁隨侍吧。”隨后,他招待王筠倉說:“客人,請坐吧!”

    張志清得到吩咐,后退到一旁,看著屋內的眾人。

    這屋內,除了張志清、張致知、王筠倉之外,還有不少相貌、穿著異于常人的存在。

    張志清知道,這些人都不是普通人,而是天上的神仙之流,他們都隨侍在張天師身旁。

    這樣看起來,屋中以張致知天師的地位最高。

    所以他顯得很小心,站在屋中角落的地方,努力降低自己的存在感,并小心翼翼的注視著張致知的臉,觀察其面部細微的表情變化。

    宴席進行到半途中,有一位神仙對張致知小聲說了幾句話。具體內容到底是什么,張志清沒有聽到,他也不敢亂用法術偷聽。

    隨后,他就注意到張致知對王筠倉說:“這位是先生的同鄉,你不認識嗎?”

    王筠倉聞言,有些好奇,他問:“不認識,他是?”

    張致知回答:“他就是世上傳說的雹神李左車。”

    王筠倉一聽,驚愕的變了顏色。

    而一旁的張志清見著眼前這一幕,覺得有些熟悉,他好似在哪里見過一般。

    “雹神?李左車。”

    張志清在腦中快速的回憶著。

    “我想起來了,這是聊齋志異中的一篇故事,名字就叫雹神,原來我是到了聊齋的世界嗎。”

    表面不動聲色的張志清繼續關注著張致知的情況。

    只見張致知對王筠倉繼續說:“剛才他告訴貧道,奉旨去下雹子,所以要告辭了。”

    王筠倉忙問:“下在何處?”

    “章丘縣。”張致知回答了一個地名。

    而王筠倉聽到這個地名后,顯得很關切,他連忙從席位上站起來,向張致知乞求能夠免除這場災害。

    一旁看著的張志清并沒明白王筠倉為什么要這么做。

    張致知回答:“這是玉皇上帝的旨意,雹子下多少也有定數的,貧道怎么能徇私呢?”

    王筠倉再三哀求:“章丘縣與淄川縣挨界,而淄川是我的家鄉,我怎么能眼睜睜看著家鄉人受難呢?”

    見狀,張致知低頭沉思了好長時間之后,才回頭囑咐雹神說:“把多數的冰雹下到山谷里去,不要傷害莊稼就可以了。”

    隨后又囑咐道:“貴客在這里,你離去的時候小聲的,動靜別太大了。”

    得到了吩咐的雹神允諾,出了廳堂,來到院子之中。

    聽到了張致知囑咐的張志清好奇的看過去,想見識一下這位雹神如何離開。雖然記憶中自己曾經有經常見到這些神仙,但他覺得還是太虛幻了,缺乏真實感。

    只見那雹神腳底下突然生出煙霧,地面上煙霧繚繞,這情況延續了一刻多鐘。

    張志清看著那雹神腳底下除了不斷產生煙霧之外,沒有任何其他的情況發生,頓時有些興致缺缺。

    就在張志清打算不再關注時,只見那雹神突然奮力往上一躍。

    眼角余光掃到這一幕的張志清又被勾起了好奇心。

    看那雹神凌空站在高過樹梢的地方,又往上一跳,高過了閣樓,忽然一聲霹靂,向北邊飛去了,震得房屋搖晃,桌上的杯盤都顛簸起來。

    張志清被巨大的霹靂聲嚇了一下。

    王筠倉驚訝的問:“他一動身就雷霆大作呀!”

    張志清也很好奇的望著張致知,等著他的回答。

    “我剛才已經告誡過他了。”張致知一副習以為常的樣子。“這已經走的很慢了。

    不然的話,平地一聲驚雷就無影無蹤了。”

    ··············

    “志清,你今天怎么了?”

    宴席結束后,王筠倉告別。

    張致知將張志清留了下來,充滿智慧的眼光打量著張志清。

    “師爺,弟子沒事,只是覺得最近有些恍惚。”張志清找了個借口,他想試探一下,看看這個世界的這位師爺,能不能發現自己是來自其他世界的。

    雖然這樣做顯得很冒險,但的確是得到答案最快的方式。

    那枚玉佩,雖然他之前猜測這玩意是疑似大羅存在的未來的自己給現在的自己的,但在這個同樣存在神仙的世界,具體能不能遮掩住自己身上的異常不被其他同等境界的存在發現,還猶未可知。

    “弟子感覺,這個世界,有點不真實。”

    張志清的話讓張致知睜大眼睛看著他,隨后哈哈一笑。

    “志清,真實不真實,從來都是相對的。

    這個世界,對于我們來說就是真實的。”

    “可弟子,總是感覺自己不過是一個游離在外的旁觀者罷了。

    感覺世間的一切都與自己無關。”張志清嘿嘿著,一副不好意思的樣子,撓了撓自己的后腦勺。“感覺自己隨時好像要脫離的樣子。”

    “噢,是嗎?”張致知好奇的看著張志清,招了招手。“你過來,師爺給你看看。”

    張志清內心一凜,暗自警惕,面上不動聲色、毫無防備似的走到張致知的面前。

    張致知突然伸手握向了張志清的手腕,張志清下意識的就要縮手,但還是被張致知握在手掌中。

    手腕被制住,張志清差點就打算還擊,但他強行忍住這個沖動。

    好奇的看著捏著自己手腕的張致知,張志清等著他的回答。

    張致知瞇著的眼睛中時不時閃過一絲精光,不斷上下掃視著張志清。

    一刻鐘后,張致知放下了張志清的手腕,捏著自己下巴上垂到胸口的胡須,點了點頭。

    “志清啊,你身上沒有什么問題。

    有這種世界虛幻、要脫離的感覺,是因為你陰神大成,可以脫離肉身了。

    達到這一步,你也勉強可以被稱作擁有鬼仙的道行了。”

电子游艺mg试玩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