隱婚契約:夜帝的專屬小甜心- 第274章 她可是個孕婦

類別:都市言情 作者:演練 書名:隱婚契約:夜帝的專屬小甜心
    她惱火的聲音,終是讓夜殤回過了神。

    他看了看屏幕上那個身穿白色晚禮服的女子,再看看眼前的藍草,扯了下嘴角,就拿起遙控器關掉了電視。

    “喂,干嘛關掉電視,我還要看……”藍草伸手去搶遙控器,他抓得很緊,可最后硬是被她搶了下來。

    這時,房門敲響。

    “誰?”夜殤大喝了一聲。

    聲音之大,讓藍草嚇了一跳,手里的遙控器也掉到了地上。

    “殤,是我,安妮啦。”門外傳來安妮嬌媚的嗓音。

    “是安妮?”藍草驚喜的跑過去開門。

    雖然安妮給她的第一印象不是很好,但這個女人性格就跟葉子一樣,直率、豪爽,比那個整天面無表情,陰氣沉沉的阿九好相處多了。

    開門之后,外面站著的果然是金發碧眼的安妮。

    她一見藍草,就熱情的張開雙臂把藍草抱了個滿懷,“嗨,藍草草,我們又見面了,你高興嗎?嘿嘿,反正我是高興死了……”

    “藍草草?”藍草被這稱呼給弄得莫名其妙。

    她使勁力氣推開安妮的熊抱,糾正說,“安妮小姐,我的名字是藍草,而不是藍草草。”

    “好了,別跟我解釋了,反正我喜歡你,就叫你藍草草,而從此刻開始,你就是我的啦。”安妮笑嘻嘻的說完,又是用力的一把將藍草摟住,并且撅起紅唇在她臉上吧嗒吧嗒的親了好幾口。

    “……”藍草滿頭黑線。

    自己哪里是向她解釋?

    自己這是在糾正她,不要喊錯自己的名字,她懂不懂?

    好吧,人家是金發碧眼的西方人,對來自東方的她自然不太了解了。

    夜殤冷冷的看著前方抱成一團的女人,“安妮,知道你現在抱著的是誰嗎?”

    “知道呀,藍草草現在可是我的標本。”安妮笑瞇瞇的說完,又是張臂將藍草一攬,“草草,本來我已經登殤去中國的飛機了,結果有人告訴我,殤欺騙了所有人,他虛晃一槍,沒有去中國,反而把你帶來鳳凰島了,我聽到了,就馬上下飛機,改乘坐最快的航班追來找你了。”

    安妮的力氣很大,藍草被她抱得很不舒服,掙扎著身子,“那個,安妮小姐,你弄得我很痛,能不能先放開我再說?”

    “不行!放開你之后,殤就不會把你送給我了。”

    “我什么時候說過把她送給你了?”夜殤不悅的走過來,一把就將藍草從安妮懷里拉了過來。

    他力氣比安妮的更大,藍草被他掐著肩膀拉進了他的懷里,下巴冷不丁撞到了他堅硬的肩膀,讓她疼得喊了出來。

    “沒事吧?”夜殤要抬起她下巴看她的臉。

    “別,別動,好疼……”藍草捂住撞疼的下巴。

    她不喊疼還好,一喊,夜殤就更要看她的下巴了。

    當看到她下巴被撞得微微紅腫時,他冷眼掃向安妮,“你出去!”

    “我剛來耶,就要我出去?”安妮不可思議的指著自己的鼻子。

    難道只是因為自己不聽他的話,擅自更改落線追著藍草到這里,所以他就要給自己臉色看嗎?

    “出去!”見安妮一動不動,夜殤臉色更加陰沉了。

    安妮瑟縮了下脖子,躲到藍草背后,“藍草草,你是不是覺得殤很兇?”

    藍草捂著尚隱隱作痛的下巴,點點頭,“沒錯,他有時候是挺兇的……”

    “就是啦,特別是他和你在一起的時候,對我就特別兇!”安妮義憤填膺的摟著藍草的臂彎,就好像把她當作救命草躲避夜殤凌厲的眼光似的。

    夜殤的臉色越來越難看了。

    眼看他又要發怒,藍草趕緊搖著夜殤的手臂說,“夜殤,安妮小姐來找你一定有什么事,這樣吧,我先到外面逛一圈,你們慢慢聊。”

    說完,她也不等夜殤有什么反應,抬腿就走。

    “你站住!”夜殤一把將藍草拽了回來。

    “天哪,殤,你小心點,草草可是個孕婦。”安妮緊張的提醒。

    夜殤拽著藍草手腕的力道這才放松了一些。

    安妮不依不撓的過來,把藍草又拉回自己的懷里,瞪著夜殤,“殤,我可告訴你啊,藍草草現在是我的人了,在我沒有研究透徹她身上的紋身之前,你不準對她兇,否則就是對我兇,你對我兇的話,我爸爸一定不會放過你!”

    聞言,夜殤冷冷一笑,“安妮,若你還想和我成為朋友,就不要用你爸爸的身份來壓我,我告訴你,我夜殤從來就不是任何人可以壓制的!”

    看著他冷酷的面容,安妮瑟縮了下脖子,“好了,我知道錯了,不該拿我爸爸威脅你,更不該為了藍草草和你鬧翻,畢竟你是我這輩子最愛的男人……”

    “廢話少說,滾出去!”夜殤眼神冷冷。

    安妮抬頭挺胸懟他,“要我出去沒有問題,但是,你必須收回之前對我的懲罰。沒錯,我是把藍草草的兩張胸照發給了我的朋友,但我這樣做的目的也是為了找志同道合的紋身愛好者一起研究黑氏紋身技術,以便順利的將藍草草身上的紋身去掉呀?可沒有想到,你就因為這樣,罰我把所有流出去的藍草草的胸照毀掉不說,還不讓我加入給藍草草洗紋身的團隊中,所以……”

    安妮一口一個“胸照”,總算讓藍草明白她想要說什么了。

    原來,安妮突然對自己這么好,說到底還是為了自己身上的那個鳳凰紋身。

    可她就想不明白了。

    不過是個普通的紋身,至于讓安妮著迷成這樣,至于讓夜殤如此的緊張嗎?

    在夜殤危險的眼神警告之下,安妮最終還是心不甘情不愿的離開了。

    走時,她還放下了狠話,“夜殤,藍草是你幫我找到的,總之不管怎樣,在我沒有研究透徹黑氏紋身秘技之前,我肯定是要天天跟在藍草身邊的,如果有機會,我還會再給她拍照發到網上去,讓所有喜歡紋身的人,都看看她身上的紋身是多么的漂亮,多么的完美,多么的珍貴!”

    “砰!”房門被安妮用力關上。

    夜殤按下內線,沉聲吩咐,“阿九,讓安妮馬上離開,以后沒有我的允許,不準她靠近藍草一步。”

    “是!”阿九領命去辦。

电子游艺mg试玩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