隱婚契約:夜帝的專屬小甜心- 第332章 你們放開她

類別:都市言情 作者:演練 書名:隱婚契約:夜帝的專屬小甜心
    “金妮小姐,我想,若我們放任你就這樣登機離開s國,負不起責任的那個人怕只會是你。”

    一道戲謔的聲音在安妮身后響起。

    她回頭一看,見著那個玉樹臨風的東方男子時,訝然,“金浪,是你?”

    金浪帥氣的摘下墨鏡,沖她邪魅一笑,“沒錯,就是我。”

    “他們是你的人?”安妮瞪著夾持她雙肩的黑衣人。

    金浪沖那兩個黑衣人打了個手勢,“你們放開她。”

    “好。”兩個黑衣人聽話的放開安妮,站到了兩米開外警戒,擺明了她還在他們的監控之下。

    “金浪,我沒時間跟你廢話,夜殤喊我去中國呢。”金妮說著,轉身就往登機口去。

    金浪雙手抱胸依靠著柱子,漫不經心的說,“聽聞年輕漂亮的紋身大師安妮小姐有一兒一女時,我可是大吃了一驚呢。”

    金妮行走的腳步立即頓住,不可思議的回頭,“金浪,你說什么?”

    “我在說你那兩個可愛的孩子啊。呵,金妮,你太不夠意思了吧?怎么說,我們也認識了好幾年,我也時常找你幫忙做紋身造型,但是,你有一對那么可愛的兒女,怎么都沒告訴我呢?就連夜殤也不知道吧?”

    “你什么意思?”安妮冷靜的問。

    金浪笑笑,“我沒有什么意思,只是忽然喜歡上了你的兩個孩子,正把他們接到我的住處做客呢。”

    安妮雙拳緊握。

    很明顯,這家伙在告訴她,她的兩個孩子現在在他手上。

    她極力用笑容掩飾內心的擔憂,笑著說,“金浪,沒想到你是這么喜歡孩子的男人,但很可惜,我安妮至今未婚,最愛的男人是夜殤,若我要生孩子,也只會生夜殤的孩子。”

    “是嗎?”金浪挑了挑眉,“這么說,你那對可愛的兒女,不會就是夜殤的孩子吧?”

    金妮怒了,“金浪,有意思嗎?你沒聽清楚我的意思嗎?我說,我金妮至今未婚,也沒有男朋友,又哪來的一對可愛的兒女?還有,你竟然如此說夜殤,你還是他的好朋友嗎?”

    “很遺憾的告訴你,前幾天我和夜殤還是朋友,但現在,我和他頂多只是兩個相互認識,卻沒有什么交情的普通人罷了。”

    “怎么可能?”安妮只覺得不可思議。

    眾所周知,夜殤和金浪可是一對好得不得了的朋友,兄弟。

    怎么可能一夜之間就反目成仇呢?

    “沒有什么不可能的。”金浪無比感慨,“我也沒有想到夜殤對我是如此絕情。”

    “夜殤怎么對你絕情了?”金妮莫名其妙,“金浪,你別這么怨氣十足好嗎?就好像夜殤做了什么對不起你的事似的。”

    “想知道是嗎?把耳朵湊過來。”金浪沖她勾了勾手指。

    金妮的耳邊不斷傳來催促乘客登機的通知。

    她本想調頭就走,可一想到金浪剛才的威脅,她唯有怏怏的走向金浪,把耳朵湊了過去。

    金浪調侃的說,“金妮,經歷了那么多事,我和夜殤算是絕交了,所以現在,我和他稱得上是敵對的關系,金妮,我問你,一旦我和夜殤對著干,你會站在哪一邊?是夜殤那邊,還是你那對可愛的子女身邊?”

    “金浪,要我說多少次,我沒有孩子,沒有孩子。”

    “真的嗎?”金浪伸出一只修長的手掌。

    下一秒,立即有黑衣人送上一支手機。

    金浪點開手機里的一段視頻,放金妮眼前,“看到了吧?他們都是你的孩子吧?”

    安妮錯愕的看著畫面上的小女孩和小男孩玩耍的畫面,畫面背景她熟悉得很。

    那是金浪在s國的豪宅。

    這也說明了,兩個孩子的確在金浪手中。

    既然這家伙已經宣布他跟夜殤的關系為敵對,那么……

    安妮猛地意識到了金浪的野心。

    這個成熟穩重,城府深沉的金浪,并不是她之前認識的那個幽默感十足的男子了。

    想到這里,安妮拉著金浪的手來到無人的墻角,“金浪,你到底想干什么?”

    金浪收起臉上嘲弄的表情,沉“不要去中國!也不要接下夜殤的任務給藍草動手術,總之一句話,我不準你用你那些所謂的紋身技術去掉藍草身上的鳳凰標志。”

    “呃?”安妮不可思議的盯著他,“金浪,你是怎么知道夜殤讓我去中國,就是給藍草去掉她身上的紋身的?”

    夜殤都沒有親口吩咐她的事,金浪又是怎么知道的?

    難道,夜殤身邊有金浪的人?

    金浪收起手機,“前不久,夜殤帶藍草來s國,就是想讓你弄掉藍草身上的鳳凰紋身,但后來發生了一些事,這事也就耽擱了下來,如今夜殤這么急著讓你到中國,不就是為了這件事嗎”

    “金浪,你真無聊。夜殤讓我做什么,那是我和他的事,與你無干。”安妮不耐的推開金浪,轉身就往登機口而去。

    再不去登機,飛機就要起飛了。

    看著她頭也不回的身影,金浪冷冷一笑,“安妮,這么說,那兩個孩子真的與你無關了,是吧?”

    安妮頭也不回,繼續往前大步走著。

    “很好,既然那兩個孩子與你無關,那么,白云,風痕,你們可以把那兩個小子賣給殺手集團了,他們最喜歡五六歲的孩子,容易調教訓練,相信再過幾年,這兩個孩子將是聞名全球的少年殺手了。”

    金浪徐徐的吩咐緊跟而來的兩個助手。

    前方的金妮聽聞,腳步又停了下來。

    白云和風痕對視了一眼,皆認真的點頭,“金三少,您放心好了,我們一定會找個靠得住的殺手組織,讓他們權利調教那對無名姐弟的。”

    “不可以!”金妮沖過來,咬牙切齒道,“金浪,算你狠,我不去中國了,你把那兩個孩子還給我。”

    金浪滿意的笑了,“早就這樣不就好了嗎?”

    “廢話少說!”金妮對他沒有好臉色,“你馬上聯系機場,讓他們把我托運的箱子還給我。”

    金浪笑笑,從白云手里接過一張紙。

    他把紙張在金妮面前抖動了一下,“喏,白紙黑字,口說無憑,你在這里簽字,承諾你這輩子都不會給藍草紋身,更不會去掉她身上的鳳凰印記,這樣,我自然把兩個孩子還給你,否則……”

电子游艺mg试玩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