隱婚契約:夜帝的專屬小甜心- 第629章 應該快了

類別:都市言情 作者:演練 書名:隱婚契約:夜帝的專屬小甜心
    雖然不知道夜殤說的是真還是假,但他很聰明的接過話,笑著提醒,“小嫂子,大哥說你外公醒來了,你快去看看吧……”

    葛柒的話還沒說完,藍草便急匆匆的往天臺門口去了。

    夜殤嘴角勾了勾,邁開長腿幾步就追了過去,牽著她的手走下樓梯。

    否則,以這個小女人急切的程度,估計會踩空樓梯,一路滾下去了。

    在大洋彼岸的葛柒,很自覺的掛掉電話。

    也好,既然夜殤已經把治療藍燁的這個難題收回去了,那他就樂得清閑。

    當然他也很清楚,藍燁的醒來,也只是暫時的。

    想了想,他還是不放心的給魏醫生打了電話。

    魏醫生現在是藍燁的主治醫生,因為藍燁這個病人的特殊性,他在平日里都有跟葛柒保持溝通,把藍燁的病情變化匯報給葛柒,聽取葛柒對治療的意見。

    當然,前提是他必須聯系得上葛柒。

    對于這個比自己年輕二十多歲的年輕人,魏醫生可謂是尊重。

    沒辦法,誰讓人家年少有為,醫術超人呢?

    “魏醫生,我教你的那一招,你用了?”葛柒輕笑著問。

    “是的,剛才在夜總的建議下,我給藍燁注射了一陣你留下來的藥劑,沒多久,病人就睜開了眼睛,但說話還是有些障礙……”

    “這些癥狀是正常的,魏醫生,你務必跟藍草解釋,從今天開始,若想要藍燁醒來,只需要給他打一針即可,不過那種針劑打多了,是有副作用的,你一定要把這些利弊說清楚,讓她自己決定,要不要堅持每天給她外公打針。”

    “好的,我明白,我會建議藍小姐最好不要打這種針。”魏醫生凝重的回應。

    可他還是有一件事想不明白,“葛柒先生,藍燁的病情其實并沒有那么復雜,只需要你按照上次的治療方式再給他進行幾次催眠術,就可以讓他完全清醒,恢復正常的思維,可你為什么不這么做呢?”

    對于他的疑惑,葛柒笑笑,“魏醫生,你不用問那么多,我們一切聽夜總的就是了,而我現在讓你做的這些事,也都是我大哥的意見,你明白我的意思吧?”

    “哦,那好吧。”魏醫生似懂非懂。

    其實在他解手藍燁的治療開始,就一直依照夜殤要的效果去做。

    釋然夜殤是他的大老板,他理應聽從老板的差遣。

    可從一個醫生的良心出發,他覺得聽從老板的差遣,就免不了傷害了病人的利益,讓他事后總是內疚……

    然而沒有辦法,他這份工作是夜殤給的,那就得按照夜殤辦事,哪怕喪失一點點作為醫生的良心……

    藍燁醒了,終于從重癥監護病房轉到了普通的病房。

    看著外公躺在病床上,睜著一雙渾濁的,茫然的,毫無焦距的眼睛卻一句話也說不出來,藍草的心很是疼痛。

    外公這個樣子,不就跟他當初昏迷了大半年醒來后的初期一模一樣嗎?

    不,比那個時候還糟糕。

    至少那個時候的他,還能斷斷續續的說一些話。

    可現在,他只是睜著眼睛躺在那里,無法說話,也無法和人溝通,就好像癡呆了一樣。

    “外公,如果你認識我,知道我是誰的話,就眨一下眼睛好嗎?”藍草嘗試性的問,眼睛一眨不眨的盯著眼前的老人。

    結果,藍草失望了。

    藍燁那雙眼睛會動,會眨眼,但他表達的意思并不是說他知道藍草是誰,而是習慣性的眨眼而已,他那雙茫然的眼睛里根本看不到昔日對藍草的期待和寵溺。

    “夜殤,怎么會這樣?”藍草很是失落的看向那個淡定的坐在沙發上的男子。

    夜殤放下手里的平板電腦,朝她勾了勾手,”著什么急,魏醫生不是去開專家會議,討論你外公的病情了嗎?”

    “什么你外公,我外公的?”藍草不爽的走過去。

    不知道為什么,她很反感從這廝嘴里聽見”你外公”這三個字,就好像他跟她并沒有綁在一起成為一體,并沒有家的感覺。

    當然,這種感覺她早就有過了,只不過今天特別的強烈。

    看著她苦惱的樣子,夜殤笑著揉了揉她腦袋,“好好,你外公就是我的外公,咱們外公,這樣總行了吧?”

    藍草撇撇嘴,“你不用勉強,畢竟我和你的關系還沒有親密到這一步。”

    夜殤故作不滿,“女人,我們孩子都快要有了,你還敢說我們沒有親密到這一步?”

    “閉嘴!”藍草緊張的看了看病房的四周,當發現只有他們兩個時,才放心的怒斥,”夜殤,在我外公面前,你不要亂說話,我什么時候有你的孩子了?”

    “在我的努力之下,應該快了。”夜殤勾著唇角,摟著她小腰的手一點點滑到她的小腹上。

    感受到他微涼的手,藍草忍不住哆嗦了一下。

    “怎么?你怕我?”夜殤懲罰性的捏了捏她的腰。

    藍草搖頭,”誰怕你了?你又不是老虎,我為什么要怕你?”

    “這么說,你怕老虎了?”男人揶揄。

    藍草無語的瞪了他好幾秒,冷哼,“算了,我懶得跟你說。”

    說完,她從男人的膝蓋上起身,回到藍燁的病床前。

    那白發蒼蒼的老人一動不動躺在那里,微張著沒有血色的嘴唇,兩只不滿皺紋的眼睛也是睜著的。

    老人這個樣子,有點像電視上那些死不瞑目的人,要是外人看到,早被嚇壞了。

    藍草腦海里突然有這樣的想法掠過。

    隨后,她趕緊在心里唾棄自己。

    怎么可以把自己的外公跟那些死不瞑目的人想在一起?

    想想,都不孝!

    說到不孝。

    自從那天藍嬌離開醫院后,就不曾回來探望藍燁。

    藍草知道個性單純的母親還在因為肖天明的事怪她呢,所以也就沒有給她打電話催她來看外公。

    可長久這樣下去,總不好吧?

    外公是一動不動的躺在病床上,可誰知道他現在的意識是否清晰呢?

    若他只是不能動彈,不能說話,但腦子很清楚,聽得見他們在說什么,看得到他們在干什么,那老人的內心豈不是很傷感。

    正想著,魏醫生夾著文件走了進來,對著夜殤恭敬的說,“夜總,我們的專家會議開完了,這是我們的會議記錄,您要不要看看?”

电子游艺mg试玩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