隱婚契約:夜帝的專屬小甜心- 第1141章 狂妄自大

類別:都市言情 作者:演練 書名:隱婚契約:夜帝的專屬小甜心
    這正是丁夏所擔心的,畢竟在羅氏小島上目前有兩個病人是不能然外界過多知曉的。

    一個是夜殤,那么另一個就是羅侃侃。

    羅侃侃至今仍舊在昏迷中,為此,目前不在羅氏小島的羅尚很是心焦,然而盡管很牽掛自己妹妹的病情,可羅尚依舊還得停留在t國跟自己家族的成員周旋。

    畢竟,這次夜殤前往羅氏古宅行動失敗羅尚要負很大的責任。

    行動既然失敗了,那么也就無法找到塞恩斯這個唯一能解除羅侃侃體內所感染的病毒的人。

    看著歐陽清風那副一切盡在她掌握中的樣子,丁夏挑明了問,“歐陽小姐,您是不是知道些什么?還起請您告知。”

    歐陽清風感慨的嘆息,“我早就提醒過夜殤,羅氏家族內部關系非常的復雜,而他們羅氏家族那座所謂的古宅更是兇險,我都好心提醒他不要闖入羅氏家族的禁地了,他偏偏不聽,所以造成他今天的下場,那是他自找的!”

    丁夏隱忍著怒氣,“歐陽小姐,請您說話……”

    歐陽清風揚眉,“怎么?我的話有什么不妥嗎?”

    丁夏暗自深呼吸,“歐陽小姐,夜先生做什么事都有他的考量,請您不要那樣說他。”

    “很好。”歐陽清風譏誚的看著他,“丁夏,你真不愧是四胞胎里我最看重,也最花精力培養的一個,竟然能在這么短的時間就做到對夜殤這般忠誠,我很好奇,在我養大你的這二十多年里,你對我的忠誠比起你對夜殤來說,哪個比較值得你去忠誠對待?”

    歐陽清風這番話除了譏諷之外,還有著一絲絲的失望。

    畢竟她辛辛苦苦,費盡周折的把丁家四兄妹養大,而如今卻遭遇了集體背叛,她能控制住自己,不狠狠的報復這四兄妹已經是她最大的仁慈了。

    而丁夏這小子竟然還敢在自己面前維護夜殤,讓她情何以堪?

    丁夏何嘗聽不出歐陽清風話里的意思。

    他很淡定,面無表情的說,‘歐陽小姐,您的養育之恩我們沒齒難忘,但是,您養育我們四兄妹的目的如何,您自己明白,還需要我明說嗎?’

    歐陽清風瞇起眼看他,然后自嘲的笑了笑,“沒想到你們四兄妹對我養育你們二十多年的這件事是如此看待的,那么我就好奇了,在你們四兄妹眼里,我這個養母到底哪里對不起你們,以至于你們把我當仇人?”

    “您說好奇?”丁夏不置可否,‘歐陽小姐,您是個聰明的人,我們處事的手段,分析問題的能力也多半是你教出來的,所以你應該了解我們想說什么。’

    歐陽清風冷冷一笑,“你想說什么,直接說好了,你就直接挑明我到底做了些什么讓你們四兄妹恨之入骨?”

    丁夏斂下濃眉,然后抬起頭看著遠方的景色,淡淡的說,“歐陽小姐,您錯了,我們四兄妹并沒有對您恨之入骨,我們只不過是想離開一個讓我們不知道要如何面對的養母而已。”

    “不知道要如何面對我?“歐陽清風甚感興致,“你說說看,你們為什么不知道要怎么面對我?你必須說實話,因為我不想被自己養大的孩子愚弄!“

    “您何必明知故問呢?“丁夏俊朗的臉上表情依舊淡淡,他微微一嘆,“歐陽小姐,有些事挑明了,大家就不好見面了,所以還是不要挑明的好,至少我們四兄妹依舊可以和您保持一種良好的關系,若是挑明了之后,我們連像現在這樣平靜的站在一起說話的機會怕是都不會再有了。“

    “是嗎?“歐陽清風打量著丁夏,不緊不慢,卻暗含著強勢的意味說道,“丁夏,離開我,你變得啰嗦了很多,就跟羅氏家族那位說話啰嗦到出了名的羅啟飛少爺如出一轍,再這樣繼續在夜殤身邊待下去,那會抹滅你與生俱來的天賦的,所以你最好馬上離開夜殤,帶著你的哥哥妹妹回到我身邊,到時,我定會讓你們享受到比待在夜殤身邊更誘人的身份。當然,若你們四兄妹甘愿聽信了某些人把我描繪成你們四兄妹的殺父母仇人的話,而不愿意相信我這個勞心勞肺養育你們二十幾年的養母,那我只能表示遺憾了,因為連丑惡真假都分不清的你們,我也不稀罕!”

    說完,歐陽清風冷冷的掃了丁夏一眼,轉身就離去了。

    她朝的是醫院大門口方向走去,丁夏站在原地尚未來得及把歐陽清風的這番話悟透,就已經抬腿去追歐陽清風了。

    沒辦法,誰讓他還有很多問題要問歐陽清風,問不出個真實的答案,他也是不罷休的。

    因為歐陽清風知道很多跟夜殤夜闖羅氏家族禁地的事,若是她能開口告知,肯定是了解夜殤為什么受傷的關鍵。

    “歐陽小姐,請您留步,我還有重要的話跟你說。”丁夏很快就追上了歐陽清風,語氣恭敬。

    歐陽清風的步伐停頓了下來,微笑著看他,“怎么?你還有話要對我說?”

    丁夏認真的看著她,“歐陽小姐,您錯了,不是我有話要對您說,而是您是不是還有話沒告訴我們,畢竟您也知道的,我這么做都是為了夜先生好,他現在傷得很嚴重,很需要您的幫忙。”

    歐陽清風嘴角勾起了譏諷的笑意,“丁夏,你何必為了夜殤而讓自己的智商倒退呢?”

    丁夏定定心神,很果斷的回應,“我的智商與夜先生無關,也跟您無關。”

    “跟我無關?”歐陽清風冷冷一笑,“既然如此,你為何請我幫忙?”

    “我……”

    丁夏遲疑了一下,尚未來得及把話說完,身后就傳來一道玩味的聲音。

    “因為我知道,您知道能救命夜殤的塞恩斯在哪里。”

    丁夏猛地回頭,只見來人是一身白色大褂的葛柒。

    葛柒雙手插在白大褂的口袋了,一步步朝他們兩個走來,那行走的姿態,還有那臉上的淡定讓歐陽清風瞇起了眼。

    這小子怎么跟夜殤一樣,都沾染了狂妄自大的惡習呢?

电子游艺mg试玩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