隱婚契約:夜帝的專屬小甜心- 第1172章 最后一面

類別:都市言情 作者:演練 書名:隱婚契約:夜帝的專屬小甜心
    她以為這一次夜殤能輕易的躲過這個歹徒的攻擊,不想讓眾人心驚膽戰的一幕出現了,夜殤在歹徒面前倒了下去……

    之后,畫面里就看不到夜殤的身影了,因為太多人沖向他把他給團團圍住了。

    “啊,不會被砍到了吧?”

    “是啊,黛兒的哥哥那么厲害,可這個歹徒手上有刀啊。”

    “那又怎樣?現場那么多警察,為什么不開槍把他給斃了呢?為什么還要讓他去砍人呢?”

    “切,你沒看見那些警察都忙著接受記者的采訪嗎?他們根本就沒有注意到拿刀的歹徒沖向黛兒的哥哥。”

    ‘唉,好可怕,希望黛兒人的哥哥沒事。’

    客廳里的一群年輕男孩女孩都被電視畫面上的這一幕給弄得揪心不已,紛紛安撫那個被驚嚇到呆住的黛兒……

    “是啊,黛兒,你別擔心,我想你哥哥不會有事的。”

    “就是,你不是說你哥哥很厲害嗎?我看他不會被歹徒砍到的,倒下去的那個人一定是拿著刀的那個歹徒……”雋雋如是安撫坐在身邊已經被嚇得無法言語的黛兒。

    另一個女孩兒就不贊同雋雋了,她理智的說,“喂,雋雋,你眼睛瞎了嗎?明明倒下去的那個人是黛兒的哥哥,你為什么說是歹徒呢?”

    “噓,你不懂就不要亂說,我這是在安慰黛兒呢,你不說些安慰的話,難道要說他哥哥死了的話來讓黛兒不開心嗎?”

    ‘誰說黛兒的哥哥死了的?他只是暈倒而已。’

    “你怎么知道他只是暈倒而已,你在現場嗎?”

    ‘對,不在現場看到就不要亂說,我們還是看電視吧,電視一定有說黛兒的哥哥傷得怎樣吧?’

    ‘可是,電視直播到后面就沒有黛兒哥哥了啊,都是些記者和警察,唉,黛兒哥哥不會被送去醫院了吧?’

    “快看,那不是黛兒的哥哥嗎?他被抬上擔架往救護車去了。”

    有人眼尖的看到被人群擋住的一個畫面,夜殤被抬上救護車的畫面,也就那么一下下。

    “夜殤!”被驚嚇得愣住了許久的藍草終于回過神來,她緊張的跑到電視屏幕前,仿佛這樣就能靠近夜殤本人查看他受傷的情況。

    結果,她并沒有再從屏幕上看到夜殤了。

    “小草姐姐,你快閃開,別擋我,我要看看殤哥哥怎樣了……”也不知道黛兒是怎么沖過來的,反正力道很大,一下就把藍草給擠向一旁。

    藍草猝不及防的被她這么一推,整個身子往茶幾傾倒。

    眼看肚子就要砸到大理石做的茶幾,藍草很是著急的試圖穩住自己的身形,否則怎么一撞,她肚子里的孩子肯定會流掉……

    還好,一雙大手及時圈住她的腰身把她就要撞到茶幾的她給撈了起來。

    “你還好吧?”低沉的聲音在藍草耳邊響起。

    是蕭鷹。

    藍草心有余悸,‘謝謝你,蕭先生。’

    蕭鷹淡淡的勾了勾唇,‘不客氣,要是你在我的家里出了什么事,我可無法向夜殤說清楚,所以無論如何,我不會讓你在我家里受傷的。’

    “這么說,你知道夜殤的親口嘍?”藍草焦急的問,“他怎樣?他傷到哪里,傷得重不重?”

    蕭鷹扶著她顫抖的雙肩,“藍小姐,看得出來,你很關心夜殤的傷勢,既然這樣,你還是快點回去看他吧,不然你就要錯過見他最后一面了。”

    藍草的心怦的一下彈跳了起來。

    什么最后一面?

    意思是,夜殤就要死了嗎?

    就在藍草怔愣的當頭,一道小身影朝著他們撲了過來,直接撲在了蕭鷹的身上。

    “喂,大頭鷹你再說一遍,你說我的殤哥哥怎樣了?什么最后一面是什么意思?”掄起小拳頭一拳一拳的搭在了蕭鷹的胸膛上。

    蕭鷹蹙眉,伸出大手一把包住她的兩只小拳頭,語氣不悅,“小丫頭,我讓你和你的朋友在這里面壁思過,你卻給我看電視,我還沒找你算賬,你對我大大聲的,是想做什么?”

    “你管我想做什么,我的殤哥哥都快要死了,你還只顧著你自己,你真是太可惡了,自私到了極點的大頭鷹,我討厭你!”此時的黛兒已經是淚流滿面,她用力掙扎想掙脫被蕭鷹禁錮的雙手,然而都是徒勞。

    蕭鷹牢牢的掐住她手腕,語氣凌厲的回應她,‘黛兒,你給我聽好了,就算夜殤真的死了,你也別想離開這棟房子去看他!還有,從現在開始,如果我再聽見你說“我的殤哥哥”這樣的話,你就后果自負!’

    “該死的大頭鷹,你才后果自負呢,我不準你詛咒我的殤哥哥……呀,大頭鷹你干嘛,你抱我去哪里?我要去看看我的殤哥哥啦,他受傷了,我一定要去看他的……”

    黛兒的抗議聲,以及她倔強的刺激蕭鷹的一句句‘我的殤哥哥’最后消失在了走廊的盡頭。

    眾人眼睜睜的看著黛兒被蕭鷹扛走,好一會才回過神來。

    “喂,雋雋,到底是怎么回事?蕭鷹先生為什么會這么對黛兒?”一個女孩小心翼翼的問旁邊的男孩。

    那個男孩就是雋雋,他兩手一攤開,表示無能為力的樣子,“我怎么知道?我又不是黛兒的親哥哥。”

    “喂,雋雋你的口氣怎么這么酸?我們都知道你喜歡黛兒,可是沒有用,人家黛兒喜歡的是她的哥哥,還有,你沒看見蕭鷹剛才的表情嗎?我看他也喜歡黛兒……”

    “閉嘴好嗎?”雋雋終于忍受不了這些人的八卦了,他霍的起身走到藍草跟前,‘小草姐姐,你還好吧?’

    藍草的目光一直盯著蕭鷹抱著黛兒離開的方向。

    她腦海里還一直回想著蕭鷹之前說過的每一句話。

    當然那一句‘最后一面’直接讓她當場幾乎石化,連抬腿的動作都不知道要怎么做好了。

    被雋雋這么一提醒,她立馬反應過來,于是匆忙的對雋雋說了一句,“很抱歉,我要走了。”然后就撒腿朝大門狂奔。

    ‘唉,小草姐姐,你的包包忘記拿了……’雋雋拿著藍草掉落地上的包包追了出去。

    可惜他晚了一步,藍草早就坐上汽車離開了。

    不過,讓雋雋開心的是,緊閉的大門此刻是敞開的,而他們之前開過來的摩托車也都停在了外面……

电子游艺mg试玩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