隱婚契約:夜帝的專屬小甜心- 第1345章 溫柔

類別:都市言情 作者:演練 書名:隱婚契約:夜帝的專屬小甜心
    ‘沒人?’藍草皺了皺眉,掀開被子下床轉了一圈臥室,并沒有看到那個男人的身影,就連書房也沒有,他到底去哪里了?

    “咕嚕咕嚕……”

    一陣奇怪的聲響在藍草耳邊回蕩。

    盡管沒有人,可她還是尷尬的紅了臉。

    這聲響就是從她的肚子里發出來的,提醒她肚子餓了。

    今天她只吃了一點早餐,午餐沒有吃,現在也到了吃晚餐的時候了,難怪肚子會這么餓。

    藍草倒了一杯溫水喝了下去,暖暖的感覺填滿了饑腸轆轆的胃,讓她的肚子暫時忘記了發出咕嚕咕嚕聲。

    簡單梳洗了一下,藍草來到二樓樓梯口往下面的客廳看了一眼,竟然看到了一個讓她想不到會來的人。

    那個神色疲倦的靠著沙發休息的女子不是葉子,是誰呢?

    ‘葉子?你怎么來了?什么時候到的?’藍草又是驚訝又是驚喜,忙不迭的扶著樓梯扶手走下樓。

    這時,一道低沉的聲音在她身后響起……

    “女人,你慢點走,別忘了你是孕婦。”

    藍草回頭一看,只見夜殤一臉關切的走過來,她好心情的沖他笑笑,“葉子來了,是你接她過來的嗎?”

    夜殤走到她身邊,獎賞的親吻了她額頭一記,笑著說,‘真不愧是我的女人,我做什么,你光猜就能才對了。’

    藍草白了他一眼,嬌嗔道,“沒辦法,誰讓你無論做什么事都自以為是,霸道自戀到了極點呢?”

    夜殤輕笑著點了點她微皺的小鼻尖,失笑道,“別總把這些負面的詞匯冠到我的頭上,我寧愿你說我善良,是個善解人意的準爸爸……”

    ‘善良?準爸爸?’藍草聽得都不好意思了,“夜殤,你能不能不要這么自戀?我可不希望肚子里的寶寶生出來就是你這副自戀狂的樣子,很糟糕的好不好?”

    聞言,夜殤一雙大手捧起她嬌嗔的小臉,額頭抵著她的,姿勢甚是親密,“好,我聽你的,我不自戀了,我戀你和我們的寶寶就好。”

    說完,他的唇就覆上了藍草柔軟的唇……

    就在夜殤想加深這個吻時,樓下葉子戲謔的聲音響了起來。

    “喂,你們兩個夠了吧?在我一個失戀的女人面前秀恩愛,不覺得殘忍到了極點嗎?”

    聽見葉子的聲音,藍草下意識的一把推開夜殤。

    可她忘記他們現在站在階梯上,她這么一推,很容易把人推倒一路滾下樓梯去的,還有,她那么用力的推拒對方,也很有可能被這股力量反推回來,導致她滾下樓梯。

    開玩笑,她可是孕婦啊,要是這么一摔滾到下面去的話,那她肚子里的孩子還要不要?

    藍草的擔心不是沒有道理的。

    她這一推,人家夜殤快速的用手抓住了扶梯,瞬間就穩定了他要往樓梯下方墜去的身形,可藍草就沒有這么好運了,強大的反作用力使得她重心不穩的往后仰倒……

    ‘天哪,小草,小心!’樓下的葉子驚呼。

    剎那間,藍草非常的驚恐,小手下意識的護著小腹,以免摔倒的時候磕碰到這個嬌貴的肚子,要知道,肚子里面有著一條小生命。

    生命是愛情的延續,那一瞬間,藍草希望她和夜殤的愛情能夠長長久久,白頭偕老。

    愛情?

    不知道為什么?藍草把這兩個浪漫的字眼加諸在了她和夜殤的關系,是戀愛的關系,相互愛著對方,愿意為對方付出……

    這樣的愛情真的很美好,很讓人眷戀!

    “女人,你知不知道你現在在做什么?你到底有沒有一個孕婦的自覺,你怎么就這么魯莽愛折騰,愛讓人操心呢?”

    男人凌厲的呵斥聲打斷了藍草天馬行空的幻想。

    她回過神,這才發現自己被某人緊緊摟抱在了懷里,而抱著她的那個人臉色有些白,眼眸里藏不住焦急,仿佛被剛才一幕給驚嚇了似的。

    樓下,葉子把二樓樓梯口的這一幕從頭看到尾,她的心不由自主的跟著藍草走。

    當看到藍草差點摔倒時,她已經下意識跑了過來。

    不過,有個男人顯然比她動作還大,一把將要摔倒的藍草給圈在了懷里。

    盡管如此,葉子還是覺得藍草需要有人好好教訓她一番了,否則,自己的心臟都要被這個魯莽的丫頭給弄殘了。

    想到這里,葉子就一步步走上樓梯,朝著樓梯口的男女走去,一邊走,一邊說,“小草,剛才很危險好不好?要不是夜殤及時抱住你,你就要滾落樓梯去了,到時候就是一尸兩命了……”

    “閉嘴!”夜殤粗暴的打斷葉子的話。

    這個女人也太自以為是了吧?一尸兩命?她憑什么這么詛咒他和藍草的孩子?

    葉子被夜殤冷漠的眼神掃了一下,頓時頭皮發怵了起來,“好好,夜大老板,你不要用這種眼神瞪著我好嗎?你這樣會讓我以為我自己做了什么對不起你和小草的事似的。”

    夜殤那雙凌厲的眼睛繼續盯著她,淡淡道,‘你的確做了一些對不起我和藍草的事,所以你還是想想待會要怎么向我們解釋吧。’

    “……”葉子聽得莫名其妙。

    她和藍草幾個月不見面了,她到底做了什么對不起藍草的事了?

    從兩人的對話中,藍草似懂非懂,不過她還是偏向于葉子這一邊,不滿的用手指頭戳了戳某人的胸膛,“喂,你干嘛對葉子這么兇?她不是你邀請過來陪我的嗎?既然如此,那她就是你的客人,你要對人家溫柔一點。”

    “溫柔?”夜殤俯首在她耳邊曖昧的說,“聽你的意思,你想給我納妾?”

    ‘……’藍草大窘。

    這個男人到底知不知道他在說什么?

    還未等她想明白,夜殤就懲罰性的捏了捏她的下巴,提醒說,“記住,別再勸我對其他女人溫柔,我沒有這個義務!”

    說完,他就擁著藍草一步步走下樓梯。

    一邊走,他一邊叮嚀。

    “小心階梯……”

    “我知道我很帥,可你也別光顧著看我,要留意腳下,小心又摔倒。”

    ‘肚子餓了吧?想吃什么,我讓廚房準備……’

    “……”

电子游艺mg试玩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