隱婚契約:夜帝的專屬小甜心- 第1350章 閨蜜

類別:都市言情 作者:演練 書名:隱婚契約:夜帝的專屬小甜心
    面對她的戲謔,夜殤但笑不語。

    他站直了腰,牽著她的手走到花房的搖椅前,小心翼翼的讓她坐在搖椅上,而他就站在一旁輕輕推著搖椅,掌控著搖椅前后搖動的節奏。

    藍草的身子隨著搖椅的節奏搖擺著,一種不安的感覺頓時揪住了她的心。

    她可是孕婦啊,坐在搖椅上做這么激烈的動作,會不會影響到肚子里的寶寶?

    正想著,身后的男人一個用力,藍草的身體立即隨著搖椅前后搖晃了起來。

    她強忍著身體的不適應,商量的口吻,“那個,夜殤,你快停下來,別搖了,我肚子難受。”

    一聽她說肚子疼,夜殤立馬蹲下來,關切的盯著她的小腹,“是孩子在踢你吧。”

    ‘去你的!”藍草冷哼著按了一下搖椅上的按鈕,頓時搖椅就乖乖的在那里,沒有再動了,她這才松一口氣,責備某人,“夜殤,一聽你就是一個毫無服侍孕婦經驗的男人,孩子在我肚子里都還沒有成型呢,你胡說八道些什么啊,難不成你想詛咒我們的孩子?’

    聞言,夜殤伸手撓了撓她的腦袋,呵斥,“別亂想,你知道我不是那個意思。”

    “那你是什么意思?”藍草眨巴著大眼睛看他,期待他的答案。

    夜殤嘆息,“唉,你這個女人怎么一點也不懂浪漫?你不是口口聲聲說我不夠浪漫嗎?沒有想到,你也是呆板女人一個。”

    “去,你才呆板呢。”藍草不甘示弱的瞪了他一眼,然后就要跳下搖椅。

    一雙大手比她動作還快的抱住她,邁開步伐,大步流星的走到花房中央擺放的一張大大的貴妃椅上。

    藍草雙臂摟著他脖子,什么話也不說,就像看看這個女人到底想要做什么?

    貴妃椅很大,足夠容納兩個人躺在上面。

    藍草側躺在貴妃椅上,而夜殤就躺在她身邊,從她的背后伸出長臂圈住了她的腰。

    此時,他們躺著的姿勢很是曖昧,男性的氣息頓時包圍了她,她不由自主的臉紅心跳了起來。

    夜殤的手掌就貼在她胸口,因此感受到了她心跳的頻率,于是揶揄,‘怎么了?心跳這么快?該不會是發現了你愛我愛到不可自拔了吧?’

    “……”藍草大囧,“夜殤,你今天怎么了,為什么突然變得自戀了起來?”

    “在你面前,我一直都這么自戀。”

    ‘糟糕,我討厭自戀的男人!’

    “為什么?”

    “因為自戀的男人到頭來都會辜負喜歡他的女孩子。”

    “那你呢,你喜歡我嗎?”

    “廢話,不喜歡你的話,我還會冒著生命危險給你生孩子嗎?”藍草下意識的嗆了一句。

    夜殤滿意的點點頭,隨后親親她的耳墜,喃喃的追問,“你的喜歡,是愛嗎?”

    ‘愛是什么,你跟我說一說。’

    “女人,別裝,就大膽的說你愛我吧。”

    “我才沒有裝,對你,我可愛不起來。”藍草聳聳肩道。

    聽她這么說之后,夜殤瞇起了眼,小心翼翼的將她的身子扳轉過來,兩人面對面躺著。

    “為什么?”夜殤沉沉的問。

    ‘什么為什么?’藍草莫名。

    夜殤徐徐的提醒,“你說,對我,你愛不起來。”

    藍草愣了一下,隨后哈哈大笑,“哈哈,夜殤你也太執著,太認真了吧?難道你不懂什么是玩笑話,什么是調解氣氛順手拈來的情話嗎?”

    見她笑得這么歡,夜殤縱然有不爽,但也跟著笑了。

    好久沒有見到她笑得這么開心了,看來,他帶她來花房的臨時決定是對的。

    忽然,藍草想起了什么,用手指頭戳了戳男人的胸口,“那個,我終于弄清楚葉子和歡姐是為了什么打架了,你想不想聽?”

    “你說,我就聽。”’男人笑得很寵溺,聲音也很溫柔。

    藍草被蠱惑了,于是簡短的把她和葉子見面時聊的話都跟夜殤說了。

    后者默默的聽著,什么話也不說。

    他太過安靜,讓藍草忐忑了起來,“夜殤,你是不是覺得葉子在撒謊?”

    夜殤挑眉,“她不是你最要好的朋友嗎?你怎么連她的話都不相信了呢?’

    藍草不滿的嚷嚷,“喂,我這是在問你話,你怎么扯到我身上來了?”

    “葉子不是你的閨蜜嗎?”

    ‘什么閨蜜?我們都這么久不見了,早就不是閨蜜了。’

    “你這話什么意思?”

    “其實也沒有什么特別的意思,我就是回國之后對葉子的情況一無所知,所以我不好意思自稱是她的閨蜜……”

    男人輕笑,“呵呵,這就是你們女人奇怪的邏輯,專門為難我們這些男人的。”

    “喂,你不要這么大男人主義好嗎?整天只知道看清我們女性,哼,虧你還有一個強勢的母親冰晶夫人呢。”

    “別把我母親帶進這個話題!”男人冷冷呵斥了一句。

    正沉浸在跟他打情罵俏的樂趣中,乍一聽到他這句嚴肅的話,藍草頓時了。

    眼前的男人怎么突然就換了一副面孔?

    上一秒還笑呵呵的,怎么下一秒就薄唇緊抿,眼神犀利的盯著自己?

    難道,范冰晶是他們交流的禁忌嗎?

    可剛才,她不是也提過范冰晶嗎?他那時候可沒有翻臉啊?

    看到自己突然的失態嚇壞了這個女人,夜殤暗自懊惱。

    他確實敏感了。

    在這個花房里,聽到母親兩個字從她嘴巴里說出來,他莫名的就上火,甚至有種想掐死她的沖動。

    掐死她?

    這個念頭太可怕了,要是他真的沖動掐她,那么后果就是一尸兩命。

    想到這里,夜殤又是愧疚,又是后怕的。

    他緊緊摟著懷里的女人,將下顎擱在她肩窩上,微微喘息著,一動也不動。

    知道他情緒的變化,藍草很識趣的任由她摟著自己,自己一雙手也很主動的回抱他寬厚的肩膀。

    不知道為什么,這一刻,她感覺到了這個男人脆弱的一面。

    這很罕見,要知道這個男人在外人面前是多么強勢的存在啊。

    要想看到他脆弱的一面,還真的很不容易。

    就這樣,兩人緊緊相擁在貴妃椅上,久久不動。

    后來,方姨和工人說說笑笑的走進來,這才驚動了他們。

电子游艺mg试玩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