隱婚契約:夜帝的專屬小甜心- 第1440章 酸兒辣女

類別:都市言情 作者:演練 書名:隱婚契約:夜帝的專屬小甜心
    這個吻持續的時間很長,兩人都有些動情,最后還是藍草有些喘不過來,發出嗚嗚聲之后,夜殤才放開她。

    他也有些喘,不過比起滿臉通紅的藍草,他還算是好的了。

    溫熱的大手撫摸著她的小腹,他在她耳邊低啞聲問,“肚子里的孩子都還好吧?”

    “嗯。”藍草用力喘了好幾口氣,這才說,“梁醫生剛來給我做過檢查,說一切正常。”

    “那就好。”夜殤粗糲的手指沿著她小腹微微隆起的地方劃線。

    “喂,你別這么碰我,癢。”藍草有些癢,扭著腰躲避他的手。

    “你覺得梁靜怎樣?”夜殤忽然問道。

    “梁靜是誰啊?”藍草還在笑著躲他。

    “給你保胎的梁醫生。”

    “哦,原來她叫梁靜啊,很好聽的名字,她人還好,你怎么這么問?”

    “跟李雙雙相比呢?”夜殤又是問。

    藍草雖然納悶他為什么突然問起這兩個醫生了,可還是認真的對兩人做了個比較,“我覺得她們兩個都差不多吧,不過這個梁醫生不說話的時候陰惻惻的,李雙雙呢,給人的感覺有點飄,她的笑容很假,有點自以為是。”藍草沒有忘記那天李雙雙對她說的話。

    夜殤把把手從她小腹上移開,摟著她的肩膀柔聲說,“還有呢?”

    藍草怒了,“喂,你干嘛問這個?她們只是婦產科醫生而已,不是嗎?”

    夜殤咬了她脖子一口,“認真回答我,這很重要。”

    藍草咬著唇抬頭看他嚴肅的臉,“喂,難道就是因為李雙雙是你媽媽的人,所以你才這么關心她?”

    “你想哪里去了?”夜殤手指摩挲著她白皙脖子上被他咬紅的地方,低低的說,“我擔心李雙雙說的話讓你心情不好,孕婦心情不好,生出的孩子就會不聰明。”

    孩子聰明與否跟孕婦的心情有關?

    針對他的言論,藍草翻了個白眼,“對,李雙雙那天告訴我,說你母親讓她鑒定我肚子里胎兒的性別,如果我懷的是男孩,就要打掉,呵呵,夜殤,你聽到了嗎?你媽媽居然這么說。”

    夜殤臉色一沉,“我不是告訴過你,不要相信這樣的謠言了嗎?怎么?才沒幾天你就忘記我的提醒了?”

    藍草打了個哈欠,“沒辦法,誰讓李雙雙是你媽媽的人,那個梁醫生又是她的師妹,你知道嗎?今天梁靜忽然出現要給我做身體檢查,弄得我心慌慌,以為她是要確認我肚子里孩子的性別,你說,若她查出是男孩,會不會就悄無聲息的把我肚子里的孩子弄掉,比如讓我吃些對孩子不好的藥……”

    “別胡說八道了,你擔心的這種事,李雙雙和梁靜想都不要想,更別說去做了。”夜殤眼眸里閃過冷厲之色,“不管是誰,只要敢傷害你肚子里的孩子,我不會放過他。”

    他狠戾之氣藍草感受到了,于是吐了吐舌頭,暗自后悔不該說這些來激怒他。

    可不說,她憋在心里又難受得很,所以與其自己一個人難受,說出來也讓他煩惱一下。

    想到這里,藍草摟著他的脖子說,“夜殤,為了我不胡思亂想,你就不要讓梁醫生留在我們這里了,你讓她回醫院好嗎?不然我身邊總有個婦產科醫生在晃悠,會讓我得產前憂郁癥的。”

    “傻瓜。”夜殤輕笑著榮揉了揉她的腦袋,“你還這么小就當媽媽了,經驗不足,有專業的醫生在旁邊看著你,我才會放心。”

    “總之,我不想頻繁的做產檢,那會讓我覺得自己懷的是個有問題的孩子。”藍草嘟著嘴一把推開他,然后坐到桌子前開始吃福嬸送過來的晚餐。

    今天的糖醋排骨有點酸哦,不過很好吃。

    俗話說,酸兒辣女,難道她懷的真是個男孩?

    藍草搖了搖頭,暗自排斥這種荒唐的想法。

    她一口氣吃了好幾塊排骨,這才想起關心某人吃晚飯了沒有。

    她回頭望著坐在沙發上盯著她的男人,‘夜殤,你要不要一起吃點?’

    “好啊。”夜殤噙著笑走過來坐在她身邊,“你喂我。”

    “切,讓一個孕婦服侍你,你也好意思?”藍草一邊鄙夷的說他,一邊夾起一大塊排骨塞入他嘴里。

    夜殤咬了一口,便被那酸甜的味道刺激到皺眉。

    他一向不喜歡吃酸甜的東西,當然,這是藍草夾給他的,他總得假裝好吃,免得他說不好吃激怒了孕婦?

    “怎樣?是不是很酸?”藍草笑嘻嘻的問。

    “嗯。”男人點點頭。

    “俗話說,酸男辣女,所以我肚子里的寶寶一定是男孩。”

    “你不用試探我,我說過男孩女孩我都喜歡。”

    “你喜歡有什么用?你媽媽根本就不準我生下這個男孩……”

    “又來了。”夜殤一把掰過藍草的臉蛋的,盯著她淘氣的眼睛,“女人,我們在一起,你就非得說這些不可能發生的事嗎?”

    見他真的生氣了,藍草開始順著他的胸膛,安撫說,“對不起,你別生氣,我不過是隨口說說罷了,別氣了,小心氣壞了身子,無緣見到寶寶出生的那一刻。”

    “哼,我不會讓這種事發生的。”

    “嗯,我相信你,你是最棒的。”藍草順便拍了他一下馬屁,然后端正了神色,一本正經的問,‘對了,夜殤,你是怎么跟外公匯報今天會議的?’

    夜殤給她碗里夾了一根青菜,淡淡的說,“外公今天身體不是很好,早早就休息了,我沒有去打擾他。”

    藍草一愣,“怎么?外公生病了嗎?”

    “沒有,他年事已高,身體已經不如從前了,他需要休息。”

    “我去看看他。”聽到外公身體不好,藍草一下就沒有了食欲,起身就要去外公的房間。

    夜殤也沒有攔她,而是拉著她的手,“我跟你一起去,不過在那之前,我們是不是統一好口徑?”

    ‘統一什么口徑?’

    夜殤拿了外套給她披上,一邊說,“有關今天會議的,你跟外公說,你贊成我收購藍星集團。”

    藍草抬頭望著他,“你真的要收購嗎?外公不會同意的。”

    夜殤握住她的雙肩,盯著她的眼睛,“你呢?你贊成我的建議嗎?”

电子游艺mg试玩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