隱婚契約:夜帝的專屬小甜心- 第1980章 沒有了默契

類別:都市言情 作者:演練 書名:隱婚契約:夜帝的專屬小甜心
    “你也是受害者?”阿九冷冷一笑,“好個受害者,這可真是你為自己辯解最好用的詞語了,只是不知道,要是我把你的話轉告給夜少的話,他會怎么看待你呢?”

    聞言,關穎臉色一沉,“阿九小姐,請不要威脅我,你以為我會害怕夜殤嗎?還有,你是不是弄錯了,我現在雖然在為黑羽飛做事,但是真正讓我為他做事的人,是歐陽清風女士,你明白我的意思嗎?”

    “歐陽清風?”阿九重復了一下這個名字,然后看向藍草,“藍小姐,你會不會看在你三姨婆的面子上原諒了關穎這一次?”

    對于她們兩人的對話,藍草聽得是一頭霧水,似懂非懂,不過既然阿九點名自己了,她再不回應一下就太不好了,于是,她不解的問,“阿九,我又沒有怪關秘書,所以也就無所謂原不原諒她的事,所以也請你不要再針對關穎了,好嗎?”

    阿九勾了下嘴角,似笑非笑的問,“藍小姐,你覺得我是在針對關穎?你覺得她沒有做錯?還是說,你覺得你應該要感謝她帶你到了黑羽飛的船上,讓你有機會遇見這個島上有名的黑氏家族的子孫?”

    “阿九!”面對阿九的咄咄逼人,藍草只能無奈的喊了一聲她的名字。

    “藍小姐,請你不要生氣,我之所以質問你這些,是想讓你清楚現在坐在你對面的人并不是你肉眼看到的那么簡單,在你看不到的第,她或許已經做了對不起你和夜少的事,所以請你先弄清楚事情的深層次博弈之后,你再友善的對待關穎吧,好了,既然你們想單獨談談,那我就把空間讓出來,你們繼續聊吧、”說完,阿九便眼神暗含警告的看了關穎一眼,然后就離開了房間。

    房間里就剩下藍草和阿九了。

    兩人默默的對視了好幾秒,最后是藍草最先開了口,“關秘書,阿九就是這樣的人,她對夜殤很忠誠的,她要是說了什么話冒犯了你,你不要介意啊。”

    關穎說,“藍小姐,你這么維護阿九小姐,可惜她似乎不領你的情。”

    藍草聳聳肩,“無所謂,反正她是我夜殤工作的,沒必要領我的情。”

    “哦,是這樣啊。”關穎沉吟了一下,隨后說,“那么藍小姐,晚點我會跟歐陽小姐聯系一下,不過我并不能保證能聯系上她,請你理解。”

    藍草微笑,“沒關系,你試著聯系她一下,拜托了。”

    關穎想了想,說,“那好,我現在就跟你說說我所知道的黑羽飛這個人,先讓你了解他的背景,這樣的話,你會能更加客觀的看待他這個人。”

    “好啊。”藍草倒是很想知道黑羽飛是什么人呢,關穎能這么主動的介紹,倒也不錯。

    就這樣,關穎把她所知道的黑羽飛的背景告訴了藍草。

    當然,她對黑羽飛了解的也不多,所以不斷的在過程中強調,有些跟黑羽飛有關的,都是她聽說的……

    而另一邊,在國內,夜殤和白依依訂婚的事無辜往后推遲,而且是白依依單方面宣布的,為此范冰晶非常的生氣。

    她把夜殤叫到自己的住處,冷冷的看著他,“說吧,白依依說要無限期推遲和你的訂婚宴,是怎么回事?”

    夜殤很從容的回應,“很簡單,她想跨過訂婚這個儀式,直接和我登記結婚,成為法律承認的夫妻,并且她要我給她一場轟動世界的婚禮。你說,我怎么能答應她的這種請求?我不答應,白依依就用推遲訂婚儀式來嚇唬我,媽,你知道我這個人從來不受人嚇唬威脅的,何況是白依依來嚇唬我。”

    “……”范冰晶不知道該說什么好了。

    如果夜殤說的是事實,那么白依依這次鬧得也太大了。

    那丫頭不是一直期盼著這次的訂婚儀式嗎?怎么自己就突然給取消了訂婚儀式?

    難道她另有想法不成?

    想到這里,范冰晶嚴肅的看著夜殤,“你老實的告訴我,是不是你做了什么讓白依依不高興的事,然后刺激她做出這些決定?”

    夜殤笑了,“媽,你這么問我,要我怎么回答?在白依依看來,我無論做什么,只要不符合她的利益,她就一定會不高興,這不是顯而易見的嗎?”

    “好,好,我知道你想說白依依是個不可理喻的女孩子,但她是白氏家族的千金,脾氣難免會高傲一些,為了大局著想,你就不能忍一下嗎?”

    “媽,你讓我做什么都可以,但不要讓我沒有尊嚴的對一個挑釁我的女人忍氣吞聲。”

    “那好,你不想忍,那是想看著我們辛苦多年打下的基礎帝王集團從此崩塌嗎,還是,你想看到我們努力了這些年,好不容易就要重新回到鳳凰島上的機會就這樣在我們眼前流失嗎?”

    “你說的這些,我正在尋找解決辦法,雖然跟白依依訂婚能夠快速替我們解決一部分問題,但這也只是暫時的,如果不是為了讓你放心,我是絕對不會答應你的這個聯姻計劃的,因為這會讓我覺得自己受到了羞辱,竟然需要一個女人來為我解決問題,呵呵,真是諷刺,我只要想起這些,都覺得臉紅,所以媽,我和白依依的事情,你在旁邊看著好了,不要插手,讓白依依鬧騰去吧。”

    聞言,范冰晶長長的嘆了一口氣,“夜殤,我知道你心里的不甘心,你能對我坦誠你心里的不爽快,是說明你還信任我,我也知道你現在很想罵我,埋怨我讓你這么沒有尊嚴,但是,我們之前不是說好了嗎?為了給你的父母報仇,我們不惜任何代價嗎?為什么自從你認識藍草之后,在很多事情上,我和你就沒有了默契了呢?”

    “媽,我們在談論白依依的事情,你能不能不要把藍草扯進來?”

    “我也不想這樣,可問題是,你和白依依之間的問題的本質就是因為藍草所引起的,白依依都能接受藍草生下你的孩子,你為什么就不能……”

    “媽,我知道你想說什么了,如果你還是想勸我忍白依依的話,那就沒必要了。既然如此,我不如干脆取取消和白氏家族合作的事好了。”

电子游艺mg试玩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