養鬼為禍- 第五十六章 :退路

類別:玄幻魔法 作者:浮夢流年 書名:養鬼為禍
    真不知道這城隍爺是誰,為什么渾身上下透著一股妖異。    難道是因為他說出了引鳳鎮三個字?還是人皮面具后面,真是我熟悉的人?

    可我記不起到底什么時候在引鳳鎮見過他。

    其實,這些疑問我都不想去解開,因為他的實力可不是我現在能去抵御的,俗話說的好,沒有金剛鉆,就別攬瓷器活,多管閑事,那是會死人的。

    “我們并不是在引鳳鎮見過……那,你又知道些什么?為什么想要躲開我?”城隍爺陰冷的聲音再次從耳邊響起。

    我根本不敢回答他,其實他肯定是誤會了什么,我剛才只是本能的想要逃而已。

    惜君還在我眼前嗤牙低吼,黑白無常伺機而動,一切仿佛都靜止住了。

    “我宰了你們!”陳至立從黑白無常背后擠了上來,金色枷鎖飛也似的朝著惜君砸來!

    惜君這次根本沒有戲弄陳大恒一樣的打算,嗖一下就飛到到了陳至立的肩膀上,半蹲在上邊,一口就咬斷了陳至立的脖子,并以極快的度趁機撲向黑無常!

    她快得就跟閃電一樣,黑無常伸出手,飛念了幾個咒語,一瞬間就分出了幾道的黑影,居然就此到了另一個位置。

    惜君撲了個空,轉回頭馬上抓向了白無常!

    白無常伸出大袖,一把把的鎖鏈就從里面莫名的伸出,鐵鎖相摩擦,出了難聽的金屬聲音。

    我知道這是勾魂索,它們頭部全都是鉤子,只要是魂體,它就會跟生了眼睛一樣追上去!

    惜君就像靈動的猛獸,嗖嗖的從一個地方出現在另一個地方,而鎖鏈雖然也分出幾道去追她,但最后都因為咫尺的位置錯過而釘入地面!

    迫于壓力,惜君也又回到了我跟前不遠的地方,這場急襲宣告失敗了!

    我覺得,這根本就是沒有勝算的戰斗。

    城隍爺來到我們前面不遠處,冰冷沒有表情的眼睛全部放在了我身上。

    黑白無常已經站在了旁邊,而陳至立雖然給咬斷一次脖子,但立馬也回復了原來的樣子,他和他弟弟一樣,都是能量不耗盡就不會死的,不過因為這一口,也夠他喝一壺的了。

    “你們認為,這條就是還陽道?其實,還陽道怎么可能在這么顯眼的位置?”城隍爺話了。

    “還陽道也罷,陽間道也沒什么,打開這堵大門,我們就此離開,你想要干什么都不關我的事,要不然,就算拼著一死,我也不會讓你們好過!”我冷冷的說道,反正無論怎樣我也不能認慫。

    “你什么都不知道?”城隍爺半瞇著眼,似乎想從我表情里讀出點什么。

    “不知道!如果不是你派人索我魂,我也不會來到這里。”我覺得這城隍爺肯定是和引鳳鎮的事情兜搭在了一起,并且有些什么陰謀醞釀在里面。

    可這都不關我的事,只要不涉及到我切身的利益,我沒必要橫插一杠吧。

    城隍爺忽然詭異的露出笑容,說道:“殺錯不放過。”

    黑白無常對視一眼,立即就一起飛撲了過來!而陳至立也跟鐵塔一樣沖了過來,一群鬼將仿佛不怕做炮灰,黑壓壓的全來了。

    這正是我擔心的事情,位城隍爺無論如何都不打算放過我們了,他肯定是在預謀一些大事,要不然不會起滅口的打算。

    轟隆!

    而就在我萬念俱灰的時候,整個大門都給宋婉儀轟破了,我很慶幸她盡了全力!

    “主人,門破了,就算不是還陽路,也是條退路。[棉花糖小说网M&#1o5;a&#11o;&#1o4;uata&#11o;&#1o3;.cc更新快,網站頁面清爽,廣告少,,最喜歡這種網站了,一定要好評]”宋婉儀跟我說完,就拉著我要逃reads;。

    惜君打退了一波敵人,很快也跟著我后退。

    “哼,想從我眼皮底下離開,你們還嫩了點!”城隍爺群陰兵鬼將都那我們沒辦法,自己跟著伸出了手!

    一只無形大手瞬間就想飛來抓住我的身體,路上的陰兵鬼將全部都給隔開了!

    宋婉儀連三道風刀,都像打在石頭上一樣,根本攔不住那大手,它還是朝我抓來!

    “且慢!”

    千鈞一之際,一個蒼老的聲音從陽間道那邊傳來,隨著聲音而來的,還有三張藍色的符紙,它們有違法則的如令箭般穿刺下來,過程里迅的燃燒,形成三堵火焰墻,轟的一聲巨響,截住了那巨大的手!

    我的前方如同火燎一般耀眼!

    “海老!?”我又驚又喜,我不知道這個時候海老的聲音怎么會出現在這里,但顯然事情有了轉機!

    我前面的陽間道中,光影撲朔迷離,周圍白霧彌漫,一人背著桃劍,手拿紙符,一人則拿著紙人,從外邊疾步跑來。

    手持紙人的那位毫無疑問正是海老。

    而背著桃劍的人,我一怔住了!

    “張一蛋!!”我驚得差點沒咬斷舌頭!

    這怎么可能!不可能的,張一蛋已經死了!他已經死了,雖然尸體不翼而飛,但也不可能還活著,這人是誰!

    “夏小兄弟?你說什么胡話呢?你沒事吧?”海老沒什么事,問了一句回答,就拿出了一張藍色的紙人,急忙放到了我手里:“沒時間解釋,拿著這個!還陽去!”

    我一接過紙人,一陣暖流兀然從我身上傳來,打了個激靈,我眼前就一片空白了。

    醒來時,我現渾身酸軟得很,躺在床上動彈不得,睜開了雙眼,也不知道為什么,頭上遮了一層的白布。

    門外面,吵吵嚷嚷的,就跟菜市場一樣。

    不過我現在沒心情去細聽這些。

    掙扎好幾下,我身體的血液才恢復了流動,把白布一把扯開,隨后在劇烈掙扎里,噗通一聲,我還是摔倒在了地上。

    旁邊的兩個魂甕滾到了一邊,我警醒了過來,猛然似乎想起惜君和宋婉儀還在陰間的事情。

    難道這不是夢?

    “滴……君……婉……離……”我張開嘴,舌頭卻大得叫不準名字,而且叫了幾聲,這兩個家伙也沒現在哪。

    我想了想,反映了過來,就艱難的畫了兩道符文,我坐在地上喘著粗氣,動了動舌頭,覺得咬字應該沒問題后,才念道:“惜君,婉儀,……回來。”

    眼前一陣朦朧,我感覺氣血仍然是虧空得可怕,媳婦姐姐也沒有半點存在的端倪。

    在我患得患失之間,惜君和婉儀出現在了我跟前,她倆似乎并沒有什么大問題,惜君一,就跑過來摟住了我,也不管我渾身著冷汗,她臉頰就是在我臉上磨蹭著,一副愛昵的樣子。

    我累得話也說不出來了,宋婉儀跪坐在我身邊,拿起袖子給我擦拭冒出來的冷汗,溫柔的手,讓我稍微對她之前要丟下惜君的行為淡化了不少怒火。

    而且,我現在也還在懷疑我剛才是在做夢,這是怎么的,夢中居然出現了海老?

    海老就算了,可連張一蛋都跑出來了,這又是怎么一回事?

    但想想也是,張一蛋死得冤枉,我自己救不了他,難免會日思夜想,最后變化成夢境就不奇怪了。

    我艱難扭頭惜君,這一愕然了,徘徊夢境和現實的我,仿佛終于確定了這件事情一樣。

    撐開了她的一只眼睛,我現眼珠子里一圈明顯的紅暈,這就證實了我和惜君確實去過陰間了reads;!

    記憶可能還有些地方錯亂,我可能把那個背著桃劍的高人當成了張一蛋也說不定,我嘆了口氣,開始恢復身上的活力。

    宋婉儀乖巧的拿了我之前還沒喝的茶水,遞給了我,我一飲而盡,但還是感覺到饑渴。

    我究竟睡了多久?幾個小時?感覺著身體恢復活力時度,還有身體有沒有出現尸斑什么的,我算了下,估摸時間并不會太長。

    我開始考慮還了陽,還會不會讓城隍爺再喊下陰間?這要是再給喊下去一次,我可就玩不轉了,怎么都得自救吧?

    我找了幾張紙符,朱砂,快的書寫了些固魂的紙符,雖然我不知道有沒有用,但至少也圖個安心。

    拿起打火機,我點燃了符紙,直接蘸到了茶水里,捏著鼻子一飲而盡。

    沒有媳婦姐姐鎮住場子,我現我真的是太沒用了,這一次要不是有海老和那位厲害的道士,估計我真的就回不來了。

    “麻煩你們放尊重點!死者為大,請你們不要再騷擾天哥了!有什么事情沖我來就是了!要賠什么,我都賠就是了!”我模模糊糊的從門外聽到趙茜哭泣的聲音。

    什么死者為大?我猶豫了下,剛才我掀開的那層白布,嚇了一跳,這白布蓋臉的,難道讓趙茜現我死了?

    我身邊,一件剪裁好的紅色冥紙衣就丟在那里,惜君沿著我的視線也現了這件精致的衣衫,很是高興的跑了過去撫摸。

    “天哥都死了,你們怎么還這樣呀!嗚嗚嗚……”郁小雪哭得很可憐,跪在外面求張小飛他們。

    “什么死了活的!你們以為隨便編個理由我們就會信?裝死這樣蹩腳的戲法都拿出來了?我張小飛有那么好糊弄的?今早不還活蹦亂跳的么!冤有頭債有主,你們兩個今天不弄個所以然來,我們立馬砸了你們家別墅!”張小飛大聲吼了起來。

电子游艺mg试玩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