養鬼為禍- 第七十六章 :嫁禍

類別:玄幻魔法 作者:浮夢流年 書名:養鬼為禍
    厲鬼橫行,棺槨招搖。  小說75txt.【  .  】

    我在棺材里,給十幾個厲鬼抬著。搖搖晃晃,不時撞到棺材板上,冷汗都冒個不停,從小到大的我還真沒躺過這么狹隘的地方,我想我以后要真死了,一定打一副寬得能睡兩三個人的棺材才行。

    棺材外面,我聽到陰風呼嘯,真不知道到哪去了,我趕緊的想伸手去摸魂甕,結果因為棺材太小,連彎曲都是不能,現在好了。想要安然施法都是不能。

    我咬破了舌尖,急念幾句咒語,結果石沉大海,棺槨就是結界,關進來就別想施法了。

    媽的,這簡直就是要我死呀!

    城隍爺太卑鄙了,了我,就派了這么小的棺材來拘我肉身。

    我能夠想象一群厲鬼抬著我去埋的景象,這也太怨了點吧。

    直挺挺的躺著,我動都動不了。開棺,我是沒法子了。

    也就這樣一搖三晃的不知道走了多久,終于,周圍都安靜了下來。

    難道破了陽間道,入了陰間了?

    周圍很多窸窸窣窣的聲音,也不知道說些什么,我知道應該是鬼語了,聽得多了,也就不覺得奇怪了。

    后面又不知走了多久,反正我是差點沒睡著,我說這鬼抬棺也太慢了吧。至少城隍也得來輛快點的呀。

    要見城隍,還得受這折騰。

    張小飛和張玉忠扔給我的骨灰盒還在我胸前那躺著,不過我反正是不會開的,鬼抬棺媳婦姐姐都沒預警,說明我小心點也能應付過去,可這個盒子她可是預警過的,我肯定難以應付,所以還是稍安勿動了。

    奇怪了,惜君和宋婉儀她倆到哪去追我了,自從我進了棺槨后。怎么外面都沒動靜呀?

    海師兄有沒有對我進行施救?他會不會帶人破開陰陽路救我?要是他不來,我可真死定了。

    姚龍姚叔說要保我三天,我這都給拉去給城隍爺下酒了,他咋還不橫空出現?

    想著一些有的沒的,也不知道怎么的,可能給不變的外界環境干擾,或者走路的時間太長,我居然直接睡著了過去。

    也可能過了很久,嘭的一聲,棺槨終于落地了!

    劇烈的震動讓我一瞬間就驚醒了過來!眼睛都撐得大大的。

    轟!

    棺槨蓋子打開了!

    旁邊一抹的敞亮。我抱著骨灰盒,直起身左右一都給嚇綠了。

    周圍至少上百的鬼,每一個不是大將模樣就是文官的模樣,而城隍爺就坐在大廳之上。

    場面陰森森的,周圍暗淡無光,但我偏偏能楚。

    陰陽怪氣帶著個人皮面具的城隍爺,我臉都拉了下來,一摸魂甕,嘴角念念有詞:“惜君!婉儀!”

    一陣的白光,惜君就出現在了我面前,而宋婉儀也從白光中出現。

    我心下一陣的大定,有她們倆,怎么都能撐一會吧?

    “夏一天,你屢次的見到本城隍都想逃,是不是覺得每次都能逃過去,啊?”城隍爺饒有興致的reads;。

    “不逃給你抓來下酒呢?”我左右一圍的鬼將已經遠遠不止是我們能夠對付了,這城隍爺早有準備!他比前兩天前招來的人馬多了不止多少,也不知道哪來的。

    可能他怕把我肉身帶魂的拘來后還怕我給跑了,才重兵壓陣。

    “有趣,我對活人沒下酒的心思。”城隍爺笑了起來,周圍的一群鬼將也跟著笑了起來。

    在鬼將里面,我鎖大將陳至立了,就站在一群鬼將里,而黑白無常兩位跟在了城隍爺的后面。

    至于其他鬼將,也是厲害到不行,我們跟陳至立似乎都沒差多少的樣子,當然,他們肯定沒惜君,宋婉儀厲害就是了。

    不過要真拼命,我想要逃出這里,幾率等于零蛋。

    “嘿,反正我逆天改命,罪無可赦,你招兵買馬,聚集了上百的鬼將,所圖非常,真假城隍可真分不清了,大家心里有數就行。反正今天掉你手里,我也逃不出這里,你想要咋樣就快說,如果真想要對我不利,巴不得我也只能拼命了,咱們撩開了場面,現在就開打?多少我也能拉上點墊背的。”我目光陰沉了下來,城隍爺,我現在情況拼命了也未必逃出,不過運氣好能走出這里找到還陽路,沒準現在師兄就在那攻門了,時間應該過很久了。

    “開打?好玩,你兩個鬼將,面對我上百的鬼將,還敢說出這種話來,況且你現在還是肉身在陰間,持久戰后,覺得能走出這里么?你知道我所圖非常,倒也有點眼光,不如我開出三個條件,你只要選擇其中兩個,我就可以留你條活路,還給你諸多便利。”城隍陰陽不分,說的話都是假聲,是男是女,真不知道性別了。

    “說這么多干啥,先把條件開出來,如果合適,我為了小命答應下來倒也沒什么。”我皺著眉。

    “好,爽快。”城隍爺點頭,拍手說道:“第一,把你身邊的那位吞神鬼將留下,第二,留下來給我辦事,第三,幫我拘來李破曉……”

    “哥哥!我一定要吃了她!”第一個條件就讓惜君氣壞了,她掛在我脖子上,指著那城隍爺問我能不能吃。

    “宋婉儀,你是智將,你覺得怎樣?”我扭頭就問宋婉儀,手里卻摸著骨灰盒。

    “好,主人,第一個條件是上選,一個換倆劃算,第二個依主人性情肯定是不會屈居鬼下,是下選,第三個條件適中,雖然難度大點,可選。”宋婉儀點頭,眼里暗藏秋波。縱帥池劃。

    惜君瞪了宋婉儀一眼:“哥哥,我們把山鬼丟這好了!”

    “吞神鬼將是厲害,我這有個更厲害的,要不我用來換惜君好了?第三個條件我也可以答應,反正我和李破曉有仇,幫你拘他也會盡力點。”我沒理她們斗嘴,拿出了張小飛給的骨灰盒,估計城隍爺也給李破曉惡心到了,她自己沒辦法,就打算借我手,哼,只要讓我上去了,鬼還跟你回來,老子立馬天天粘著師兄,讓你一點拘我的機會都沒。

    這骨灰盒里也不知道什么東西,反正連媳婦姐姐都不讓我開,我反正沒興趣,沒準城隍有呢?

    “主人,這里面的不是鬼將江寒的夫人柳鳳依么,您拿她換不大好吧?咱們還是用惜君來換好點,沒準我們還能因此收服了江寒,我對加入主人陣營也挺心動的,連城山也呆不下去了,正準備投靠我們呢,主人愿意的話,反而多了一對鬼將夫婦喔。”宋婉儀在我耳邊說道。

    “別鬧,就用這個。”我對這宋婉儀真是無語了。

    城隍爺一灰盒,上面還封了一大堆封條,自己也皺了眉,隨后說道:“這封條是封鬼的,也確實有點年代,像是厲害家伙。”

    我直接就雙手奉上了,反正現在不也沒辦法么,惜君我肯定不會給的,也只能對不起江寒了,回頭就說她女人跟了城隍做壓寨夫人去了算。

    而且里面那玩意是不是柳鳳依還不知道呢,媳婦姐姐可不會騙人,以我現在的實力,如果是柳鳳依,她根本就不會扯我衣角。

    “行吧,要你交出吞神鬼將好像也不大現實,我就收下這個盒子,而你上了陽間,我會派去鬼將協助你拿下李破曉的。”城隍爺似乎見我答應了兩個條件,很是高興,拿著盒子在那擺弄。

    我一去揭開,立即就打斷道:“你把我拘來了,也得送我上去吧,不然算怎么回事?”

    “哦,也是,你沿著這出去,外面拐左一直走就是陰陽道了,你那幾個朋友,正在外面打著城門呢reads;。”城隍爺隨意的擺擺手,丟了塊巴掌大的棺材過來:“這個叫來去自如,到時候你記下李破曉生辰八字,丟入棺材里,然后找天好日子,把李破曉打個半死后,用這招來鬼抬棺拘他,我現在派黑白無常送你們出去。”

    拿了棺材,我想都不想,拉了宋婉儀的手就溜了,完了隍爺真的想去揭了那封印!

    我嚇壞了,跑得更是快了,這城隍爺可真是膽大包天,那玩意要是好東西,張家就不會給我送來了,這一揭開沒準出來個鬼王什么的,我們可就吃不了兜著走了!

    “你小子跑什么呀?我們還想和你喝頓酒呢。”黑白無常得急,也不等他們,十分的狐疑。

    “家里孩子餓了,回家喂奶。”我隨口糊弄道。

    “這樣啊,那必須的。”白無常大將跟我套著近乎。

    “不是呀夏一天!你家還沒孩子吧!”黑無常恍然說道。

    我很快就走出了城隍府邸,當然不可能回去這就立即腳底生風的跟著宋婉儀朝著陰陽道跑去。

    “我們又不拘你!你慢點呀!”黑白無常疑惑之極。

    我卻帶著肉身,跑得不快,惜君一路上少的陰兵,結果給她一抓一個,吃個不停,黑白無常攔都攔不住。

    她是好久沒有陰兵鬼差吃了,走到陰陽道時,就吃了上百個,實力可謂大漲。

    我反正管不了這么多,這種情況,肯定也是和城隍爺鬧掰的。

    果然,城隍爺似乎揭開了封印,一瞬間,陰氣就跟海嘯一樣的從府邸那涌現,我和宋婉儀這會兒更是沒命的逃了起來。

    轟的一聲巨響!

    也不知道生了什么事,城隍那反正是亂成了一團,喊殺連片,我也不懂盒子里的到底是什么兇厲的東西,居然一出來就這么厲害。

电子游艺mg试玩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