養鬼為禍- 第一千九百五十一章:質抵

類別:玄幻魔法 作者:浮夢流年 書名:養鬼為禍
    “還沒有落腳的地方么,老帥今日剛剛出門,一時半會也回不來,我們就算拿得定主意,卻拿不出東西來,要不你就在此地住上兩天,如何,而且內城三步一崗五步一哨,還是很安全的,風景秀麗也更勝外城,”何上神生怕我不愿意住似的,

    我卻暗道正中下懷,回答道:“會不會太過麻煩,畢竟神霄府是六部重地……”

    “也不會太麻煩,有些軍事要地,會有士兵提醒你不要靠近的,而且如果你留在此處,反倒能夠省去很多麻煩,至于能省去什么麻煩,我想你自己應該知道吧,”何上神拍了拍我的肩膀,

    “那就多謝何上神招待了,不過我有個職業毛病,就是沒事做的時候,到處都喜歡瞅一瞅,希望上神不要介意,至于軍事要地,如果不方便,我也不會進去的,”我笑了笑,提前給他打了下預防針,

    可能是邊城太久不出事了,何上神似乎對我沒太多的戒備,無所謂的擺擺手,然后看向了其中一個司官,說道:“鄒臣,今天起,你先跟著他到處轉悠吧,畢竟把客人關房子里,也非待客之道,”

    “是,”那鄒臣立即站了出來,然后客氣的請我跟他離開,

    “謝謝上神招待,”我笑嘻嘻的說完,然后跟著那叫做鄒臣的中年人往另一處院中別府走去,

    “夏仙家,真沒想到你運氣這么好,居然連這個等級的星盒都能夠找到,如果換成仙氣盤,估計這輩子都不用為真仙氣愁了,這么多年,我見過許多大荒來這里的游散,多是有去無還的,數都數不清,大家都是為了生計而努力,過那大道的獨木橋,嘖嘖,你這樣的,鮮少了,”鄒臣也是五品的道體,見識似乎頗為廣博的樣子,

    我笑了笑,說道:“是呀,隨我一起去的伙伴們,今夕恐怕早以六道輪回多時了,大道通天,卻未必適合所有人,我們能夠走到這個境地,也算是造化眷顧了,”

    “先前還覺得夏仙家常去大荒拾荒,性情必定是大開大合,現在只說了幾句,卻不詳仙家如此見識不凡,想必也是得道高人的弟子了,”鄒臣對我另眼相看,他大半雖然是軍人,但卻留著八字須,腰間佩戴乾坤玉錢,應該是個道家厲害的修道者,所以我投其所好,感懷天地不仁,總不會有錯,

    “我師從十數位恩師,學會了許多道理,最后方才得道出界,大荒中闖蕩許久,才知道這里有這么一片樂土,”我真真假假的說道,

    畢竟大荒也不是真的什么界都沒有了,老三就是從大荒中出來的,而且這么多年下來,鄒臣他們牧邊應該知道了很多,所以只見他捻須一笑,說道:“大荒是塊神秘之地,傳說那里有許多的上古傳承,能夠活下來并且得到飛升的,自然是其中翹楚,想來仙家也是得到上古傳承而來的吧,這機緣本身,就是優勢,”

    “是否上古傳承我也不知,師父教的自然是照學不誤的,”正說著話,我們就來到了別府的一間客房,而鄒臣打開了門,也不好再跟我扯這些大道上的事情,開始介紹起了起居的事情,

    我一邊點頭,一邊是心中暗暗定計,等他說完,我就說了自己耐不住寂寞,想要出去走走的話,鄒臣點頭,立即帶我前往各處游玩,

    還別說,這何上神也不是善茬,這看似松散自由的安排,實際上卻算是很高明老道的,至少我在鄒臣的手底下,大的戲法肯定用不出來,

    畢竟聽對方的談吐,應該是家學淵源,而且各道都有所涉獵,我要是用上一些古怪的法門,瞬間怕就要給對方戳穿了,但如果我不用,時間一到,我豈不是白來了么,

    不過,鄒臣是通曉各種奇術,可我也不差,至少匿跡藏形上面,我就不會比別人差了,所以一路上,我每到一處,都仿佛被新奇玩意所吸引,四下里以四小仙陣法作為依托,暗藏了許多沒有任何氣息的太一道紙人,等游走了整個內城一大圈,基本上也把陣法布上了好幾遍了,

    這些太一道的紙人都是海師兄精簡和重新繪制過的,他最為擅長無聲無息就能把人繞進去,所以這些紙人五彩繽紛,根本沒有行跡可行,丟在原地毫不起眼,我并不怕有人現,就算撿走一兩個,也不會影響整個大陣的連鎖啟動,

    做完這一切,我肚子里的墨水也基本上用得差不多了,讓鄒臣陪著,絕對是一種壓力,要不然何上神也不會無緣無故就挑到他,

    回到了神霄府,我看向了后山那邊,說道:“真仙之氣源源不絕從后山涌出,那邊就是老帥的道場所在吧,我在大荒中孤陋寡聞,也不知道你們是怎么分配這道場的,”

    一段路走了大半天,鄒臣已經視我為知己,所以沒有太多的懷疑就道:“老帥的道場確實就在后山,我們這些親近偶爾也能會去那里請老帥處理軍機,但我們修煉倒是不需要在道場進行,因為到了那邊,仙氣濃郁程度也不見得高出多少來,怎么,夏仙家難道有興趣去看看,這恐怕是不行呀,”

    “哦,其實我走了一圈,也在留意此地的建筑格局,有必要和沒必要的,心中就有了自己的想法,而且我的星盒,如果要和你們老帥換取物什,除了大量的真仙氣盤,其實我也想布置那么一個道場,你知道的,開創基業的,恍若浮萍無根,但若是做成這次的生意,我恐怕就會安定十年,甚至更久了,當然要借鑒下道場的布置對不對,而且何上神讓我四處走走,估計也是有意讓我看看喜歡什么的吧,畢竟星盒全換成氣盤,恐怕老帥又要讓你們折返神庭一趟,這想必周上神也知道,所以不知道可否和何上神說一聲,帶我前去一觀,”我誠摯的說道,

    “這……”顯然去后山那參觀,已經出了鄒臣的職權外了,他猶豫了下,然后說道:“好吧,那我去請示上神,夏仙家是否還要去別處一番,若是不去,請先歇息一下,我隨后請示后再來說與你結果,”

    他要去請示何上神,我恨不能馬上去,所以乖乖的就回了住處,并且在住處這里也毫不猶豫布置了小型的陣法,

    做完這一切,鄒臣就興沖沖過來了,我當下知道事情成了,

    畢竟后山道場之類的地方,神仙們多數不是特別在意,畢竟親近一些的守護者都可以去那邊修煉,而且主公修煉,他們偶爾還要去請示一些事,所以也算是半個公眾場合了,所以我剛上來的時候,白如琪就讓我隨意使用她家的道場,所以不算是特別的例子,

    我心中暗喜的同時,也耐心等鄒臣親自給我報訊,果不其然,何上神似乎也沒有太在意我的舉動,繼續讓鄒臣帶我去后山參觀,甚至還說了有什么喜歡上的東西,可以讓鄒臣記錄下來,到時候折算等值氣盤,加入交換星盒的質抵價值里,

    去往后山道場的路上,我也不忘到處撒紙人,反正這里到處山林和草地,也算是提供了天然屏障,

    道場和神霄府距離并不遠,也算是內城的延續,我一路上又問起了鄒臣各種各樣的道場相關問題,他也事無巨細,看來五品神仙可不好成就,經手過的東西遠比我要多得多,

    走入了道場,我終于看到了熟悉的那塊主帥打坐用的圓形玉盤,

电子游艺mg试玩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