養鬼為禍- 第兩千零三章:玉杯

類別:玄幻魔法 作者:浮夢流年 書名:養鬼為禍
    我也沒想到這把劍出世,居然引來了這位神級的打造者陳訓華,而且得贈玉佩‘紫氣東來’,簡直是喜中之喜,讓人唏噓這世間天運的神奇。

    不過我也對這陳訓華問劍而不問弟子感到一絲失望,弟子提劍尋公道,他隱而不出,天子怒出世,他卻姍姍而來,委實有點本末倒置,讓我不禁心生芥蒂。

    似乎見我心有猶豫,竺君鈺平靜的問道:“一天,你之所想,便是我之所想,你與徐劍嬌的緣分,自然不簡單,故而她的下場也是我心中耿耿于懷之事,但我問及陳老。他卻說一句耐人尋味的話,讓我百思不得其解。”

    “還請竺叔叔詳說,不然我用這把劍,終歸會感覺有纖毫不順。”我苦笑道,這竺君鈺也是聰明人,斷然會問及陳訓華為何不救弟子。

    “他說。天命自有公道,不是他不救,而是天命公道還未出現。”竺君鈺看著我的時候,雙目彤彤有神,讓我心中凜然而不敢正視。

    看來,神庭里還是存在級強者的。而且正以雙目看著生的所有一切,我心懷感動,說道:“原來如此,既然徐老覺得是天命公道未到,那便等公道來的哪一天吧。”

    竺君鈺點點頭,但卻面露惆悵,說道:“真不知道天命公道,何時會來呀……”

    “總有一天。”我正色回答,而竺君鈺也不回答,久久看著我,好一會才說道:“夜深了,就不留你了。免得別部說些閑言碎語,你且先回去吧,我聽聞你的伙伴因為你,已經耽誤了去任職的期限,你不回去,他們怕是不放心的,另外,司器監重啟遴選機制日子也差不多了,你這一來一回,也差不多這個時間,盡早準備。”

    “好。”我想起了趙茜她們,心中感動,而耽誤了她們時間去任職,也心生愧疚,就和竺君鈺道別,然后出了他的書房。

    這時候,竺道青、竺道蘊、竺道荷、劉融夫婦都在殿外涼亭那喝茶等我,我當即前去跟她們道別。

    竺道蘊和竺道荷兩姐妹看著我,頗有些依依不舍,至于竺道青,似乎知道點內幕,只說了句以后有的是機會見面,就未曾再說別的,至于劉融。他一路幫我打官司,對內部了解應該更甚竺道青,也就敬了杯茶,寒暄幾句后,和妻子竺道藍、大舅子竺道青一起回了大殿。

    臨行時,劉融和竺道青這倆壞蛋似乎已經打好了商量。說了不送客后,就把時間留給了道蘊和道荷。

    兩姐妹單獨見到我,也頗為尷尬,此時,正是一界月色高懸,美不勝收的時候,周邊的林草里,不時有鳴蟲叫著,頗讓人有感而。

    “你……會很快回來的,對么?”竺道荷凝視我,聲音有點顫,仿佛春情萌動的少女,偏偏她穿著一副鎧甲。

    我忍不住笑了笑,眨眼和她說道:“當然,過段時間就是司器監遴選大典,我會和珊珊一起過來。”

    “姍姍……韓姑娘么?”似乎覺得我叫得親密了,竺道荷有些埋怨的表情,我苦笑了下。說道:“她和我情同兄弟,我不也叫你道荷么?”

    “那我也是你兄弟么?就……就……就沒當成別的?”竺道荷這小娘子頗為哀怨的問我,而遠處的竺道蘊似乎還是聽到了我們故意壓低的聲音,笑得花枝亂顫,這小娘皮也是腹黑的緊,自己妹妹故意單獨拎了我到這才說話。她居然偷聽。

    我不知道該怎么回答,但少女表白,總讓人心生悸動和迷茫,就算我已經經歷無數,面對這種情感流露,還是忍不住心臟砰然躍動。

    竺道荷看我不回答。有些著急了。

    我笑了笑,說道:“道荷,我是有婦之夫,所以你有沒有想過,我可能不適合你,大好青春。又怎么能浪費在我身上?”

    竺道荷一怔,頓時兩行清淚隨著月色滑落下來,凄憐之狀,讓人莫不心痛,我伸手替她抹去眼淚,說道:“道荷。別哭,這會讓我也難過的。”

    竺道蘊看到自己妹妹竟哭了,一時也不敢再偷笑了,立即飄過來說道:“傻姑娘,人家又不是說不喜歡你,夏一天。你喜歡我妹妹的對不對?”

    “呃……這,一路走來,道荷為人正直,剛正不阿,正是我學習的對象,況且長久接觸下來,如此品格,我又怎么會不喜歡她?”我愣了下說道。

    竺道荷聽罷,也是有些迷茫了,竺道蘊倒是借著這話連忙安慰起妹妹來:“看,是喜歡的……”

    但這次竺道蘊的話沒有讓自己妹妹高興起來,反而更添了一絲傷感,我嘆了口氣,暗道暫時這樣吧,荒廢別人的青春,總是讓我負罪累累,到了后面,終究不知道取舍了。女子軍團,不正是這樣的存在么?她們跟著我來到了這里,我又怎么能辜負她們?

    至少現在看來,我一個都不能拋棄,一個都不能放手,因為她們已經和我的親人沒什么區別了。我不能沒有她們,相同的,她們也一樣不能沒有我。

    “我……我有點不舒服,我先回去了,勞煩……姐姐送夏大哥一程……”竺道荷并沒有聽竺道蘊的話,而是轉過身。飛入了拱門,返回自己的閨房去了。

    “道荷!”竺道蘊連忙追了過去,但竺道荷根本不打算停下來,所以追到了拱門那邊,她看到我轉身準備離開,就只能返回來找我。

    我嘆了口氣。這事絕對不能強求,竺道荷在這里眾多追求者,她正直華茂之年,我怎么能拖累她?但顧著想事情,竺道蘊卻從后面突然的抱住了我。

    我怔了一下,想要掙開。但竺道蘊卻說道:“你這么絕情,讓我妹妹怎么辦?”

    “竺姑娘,還請放手,你這樣,若是給令尊、令堂看到怎么辦?”我有些著急說道,竺君鈺待我如自己侄子,而楚嫣卻這么不待見我,這要是給誤會,那就麻煩大了。

    “我不管!要是讓他們看到,我就干脆嫁給你好了!”竺道蘊生氣的說道。

    然而這時,我身后頓時陰風陣陣,竺道蘊似乎感覺到了陰風拂面,心中一驚,似乎還以為由我出,她放開我后說道:“你……”

    “不……不是我,如你所見,這正使我妻子……”我淡淡說著,回過了頭。

    就算聽到了我說起媳婦姐姐。可竺道蘊畢竟不是竺道荷,臉上反而沒有太大的波動,只是微微一臉紅,就說道:“反正我兩姐妹也嫁不出去了,以后就跟定你,你要也得要,不要也得要……也肯定夫人也能容下我們兩姐妹……”

    我訝然看著她,說道:“竺姑娘,你這是何苦?你們芳華正茂,怎么能把青春浪費在我身上?”

    “哼,可你想呀,道荷跟你出去一年半載,然后又雙雙回來,你知道神庭里的公子,都怎么說的么?各種難聽的都有,就算還有要上門來提親的,你覺得這種事態下,他們有幾分真心真意?是否只是打我們家權勢主意?若是嫁給他們。我妹妹可又原意?而我,現在雖然暫時還沒什么,但你把吉立新害成這樣子,又與我竺家走的如此之近,你覺得我的處境之后又比我妹妹好哪兒?”竺道蘊撅著嘴說道。

    我暗道這竺道蘊口齒伶俐,頗為難纏,得想點什么辦法才行,結果辦法沒想出來,竺道蘊拿出了一方手帕,把之前她和我喝茶時偷的琉璃玉杯拿了出來。

电子游艺mg试玩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