養鬼為禍- 第二千七百三十二章:烹殺

類別:玄幻魔法 作者:浮夢流年 書名:養鬼為禍
    第二千七百三十二章:烹殺

    “確實是這樣,既然你來了,而李道仙也愿意幫忙,我當然不會放棄能夠做的一切,包括你不愿意,我稍微動點手段的必要,我也算計進去了。”樊天圣淡淡的說道。

    “看來樊前輩經過千年的蛻變,已經不是當年正道的樊天圣了,而徹底成了陰險狡詐,歹毒殘忍的九劫鬼道,從之前怎么把永寂哀思送出來,就看出來了。”我冷笑說道。

    “呵呵,當年我殺的那群人,他們都是小偷,盜墓者,我殺了也并沒有覺得不妥,我們正道之時,殺邪修不也很正常么?而現在我為了讓夜國鬼氣不再擴散而想要控制它,也是為了天下蒼生,在大義面前,一切皆是可以取舍的,難道有什么不對么?”樊天圣的想法還是和當年在正道時一樣。

    他說的話依舊大義凜然,和李相濡幾乎一模一樣。

    “不愧是正道中的佼佼者,你可以問問李道仙,當年他所創出的古仙道,也同樣是一統江湖的,口中一向是大義凜然,可惜,最后把背后的東西拿出來一曬,那可就了不得了,真希望樊前輩有李道仙一樣的志氣,卻沒有他背后的陰鷙呀。”我半瞇著眼睛。

    嘭!

    李相濡一拍桌子站了起來,怒道:“夏一天,道不同不相為謀,何以處處與我作對?”

    我冷笑一聲,說道:“本來我們就不對付,難道指望和你稱兄道弟?能受得了你就忍,忍不了可以滾,或者……單挑約生死,我也不會介意的。”

    “你!”李相濡怎么敢和我單挑約生死?那簡直是作死,我有三兄弟的魂甕,真打起來現在只有七劫的他連半點勝算都沒有,所以憤怒歸憤怒,他還是要避免跟我戰斗的,所以直接拱手道:“樊前輩,此子與我有私仇,此處我就不待下去了,出去吹吹風!”

    樊天圣呵呵一笑,說道:“嗯,恢復一下元力損失也好。”

    李相濡點頭,隨后揮袖就出去了,我笑道:“別又兜搭上唱曲的女鬼,要不然樊前輩怕不放過你。”

    “哼!”李相濡怒哼,也再懶得反駁我了。

    “孩子,既然你已經知道了夜國當年的種種,又得到了永寂哀思,還冒死來到了這里,也總該盡一份力量,讓這里變得更加的美好不是么?況且,我聽李道仙也介紹過了,你如今在仙國之側,不是建立了一門叫天一道的道派么?如今興旺繁華,倒是有聲有色,當然,若是換著其他地方確實展空間無限,可你想過沒有,如果仙國的鬼氣變得不可控制,怕最后天一道也會成為仙國的一部分吧?”樊天圣說道。

    “是有這個可能,所以先天鬼氣肯定是要控制,只不過我卻不想和你們合作,那和與狐謀皮沒什么區別。”我說道。

    “哈哈……有這樣的想法,實在是正常不過的,不過如今不是由不得你么?來來來,我姑且把先天鬼氣禁閉之陣繪制出來,你看看此陣怎么解吧。”樊天圣笑起來,隨后在臺上快用鬼氣來繪制了一副地圖,這副三維立體的地圖很明確的把皇城的構造勾勒了出來,很多地方看起來都完整無缺,看起來就仿佛還是當年輝煌的皇城,而大陣的坐落則在皇城的后山,這點也沒有出乎我的預料。

    畢竟仙國皇帝,當然也有很多秘密,而最大的秘密當然得掌握在自己手中,像是皇家后院這種凡仙不能進入的地方,當然是藏匿最隱秘寶藏之所。

    看著他仔細的構造出整個后山,我也在研究其中的大陣,甚至包括大陣有幾個正副陣眼,研究起來也無比的認真。

    樊天圣在繪制結束后,開始介紹了每個陣眼,以及自己這些年的研究結果,隨后當然也讓我參與討論,比如該如何憑借斷杖控制,又如何利用到鬼石什么的,其中牽涉事無巨細,而李相濡當然不會真在外面聽曲泡女鬼,在開始討論地圖大陣的時候,這老家伙就進來了,甚至還提供了不少關于陣法的意見。

    還真別說,李相濡其實是陣法大師的事我還差點忘記了,畢竟他平素劍法太過優異,以至于遮住了其他的優點,而現在經過一時的點撥,群策群力后,三個臭皮匠也會賽過諸葛亮,這陣法在一天后,就給我們破解得頭頭是道了。

    很快,我們就穿過了一大片的住宅區和商業區,來到了皇城的禁地,這片地方開始,就不是鬼仙們能夠靠近的地方了,鬼仙能夠活動的只有龐大的住宅區和住宅區,像是皇城這地方,當然是皇族才能居住,畢竟有鬼道大型陣法隔絕,一夫當關萬夫莫開。

    到了這里,天地顯得一片的漆黑,煙霧蒙蒙之中,一座巨大的城墻就矗立在那兒,這樣冷冰冰的建筑,讓人一看就想要顫栗,畢竟高聳的皇城,本來就不是常人能夠進入的地方。

    “鬼仙被我隔絕在了外圍,因為我不想破壞這里面的一切,而九劫的神塔就在皇城的后山,所以這么多年過去,并沒有能夠沖破九劫的存在,你能明白我的意思么?”樊天圣用平靜的語氣問我。

    畫船很快如同駛在空中河流一般,開進了皇城的空域,我和李相濡、樊天圣站在船頭往下方看去,一幕了然這如同天庭一般的皇城,當然,這底下原來應該住著皇族的,但現在空無一鬼,是真正的死城。

    而樊天圣說,這里之內沒有鬼,外面才是鬼仙活動的地方,他不讓大家上神塔頂沖擊九劫,這也確實太獨了,不過其實也說得過去,仙國的鬼哪個都不好控制,特別是他現在已經有道體,修煉成為了鬼修,以大部分鬼仙而言,他就是個異類一般的存在。

    加上一個九劫,統制所有的八劫真仙,這才方便不是,不過相信他沒那么無聊,會特意的這么問我。

    所以我很快說道:“是為了紫奴準備的?”

    “呵呵,不錯,我終究是個異數,而且我出身正道,這里的鬼仙,鮮少不知道我斬斷永寂哀思的,找我麻煩的也不計其數,都給我趕走了,好幾次他們還圍剿皇城,只不過給我輕易打退了而已,所以注定了我無法控制整個夜國不是么?我培養紫奴出來,其實也是想要擬補和重建臨夜國。”樊天圣苦笑說道。

    他的每句話,都展現了自己的大公無私,只不過越是這樣,我就越不能信他,況且打開之前我們研究的大陣會生什么事,這還未可知呢。

    “圣道之極在哪?”我問道,李相濡也兩眼微微一亮,看向了樊天圣,他最在意的就是這把劍。

    “此劍是開啟破解大門至關緊要的輔助鑰匙之一,當然已經給我藏在了后山,而且它克制鬼氣,劍出之時,必耀眼萬丈,摧枯拉朽,所以我將其藏在了深層的地脈之中,一為滋養,二也為了避其鋒芒。”樊天圣說道。

    “這么說來,這把劍相當厲害么?”我看向了李相濡,然后說道:“我也是劍仙,完成了任務,此劍給我,寶物我就不要了,給李道尊吧,反正他這次來也是打醬油的。”

    “你!”李相濡大怒,樊天圣卻笑了起來:“孩子,你不適合此劍,況且此劍是李道仙要帶回正道去的。”

    “哦,沒事,我也可以拿著這把圣道之極去統一正道,相信做得會比李道尊要好。”我冷笑,瞅到機會能烹殺了李相濡,是我最樂意干的事,能一個人做的,要兩個人干什么?

电子游艺mg试玩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