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帝止戈- 第378章 邪土惡疆

類別:都市言情 作者:寧落葉 書名:神帝止戈
    “決戰,平滅嵐武司。www..org”洛沉坤的眸中,透出一分冰冷的寒意。

    宗政閻走回了自己的黑色王座之下,回首看向殿內眾人,道“七日內集結大軍于凼天山脈,七日后,平滅嵐武司!”

    “尊宮主法旨!”

    “遵宮主法旨……”

    殿內眾人紛紛接命。

    ……

    ………

    暗星天宮,開始調撥大軍。

    凼天山脈,位于中域之東,是目前暗星天宮最為前線的地盤,宗政桓準備以此為前進大本營,來展開對嵐武司的最后一戰。

    嵐武云山之下,嵐武司之中。

    云清河雖然已經猜到過,黑市可能會相助暗星天宮,可得到了證實之后,心境還是受到了一些影響,如今的局面,確實是到了最難的時候。

    實力本就已經非常懸殊,此刻,更是大的難以彌補。

    “唉,看來也只能舍命一戰了,若是能夠拼死擊敗宗正閻,或許還會有一些轉機。”云清河心中想到。

    不過這個可能性,太低了一些。

    在上武國王城,宗政閻之所以不愿意與他死戰,是因為那時候的宗政閻,沒有完全做好準備,如果拼死戰下去,他們都會有隕落的風險。

    所以,宗政閻選擇了退一步。

    可等到真正決戰的時候,宗政閻必定是做好了全盤的準備,到時候,他想要擊殺宗政閻,幾乎是成了不可能的事情了。

    真正角逐勝負的,還是下面的人。

    不多時,一個云袍老者,踏入殿內,此人,乃是白虎閣的閣主,宴浩。

    “宴閣主,此一行,結果如何?”看到宴浩進來,云清河趕忙發問道。

    古來,黑市和古宗聯盟,都在互相牽制,此次黑市投向了暗星天宮,對于古宗聯盟來說,也是一個巨大的壞消息,所以,云清河就派遣了宴浩,前去拉攏他們。

    之前,他們也去過一次古宗聯盟,不過,那些古宗古派,精明的很,根本不愿意插進來。

    宴浩無奈一嘆,道“古宗聯盟的內部,也是亂了套,結論不一,肯幫我們的,沒有多少,有不少人,甚至還說要投降暗星天宮。”

    云清河心中有些怒氣,但還是按下沒有發作,嵐武司若滅,古宗聯盟必定是黑市和暗星天宮的第二個目標,如此唇亡齒寒的道理,他們都不明白。

    “唉,也怪不得他們,如今暗星天宮的風頭太盛,就算是古宗聯盟加入進來,勝算也是不大,他們自然不敢輕易拿著全宗性命冒險。www..org”云清河道。

    確實,嵐武司毀滅之后,古宗聯盟確實很危險。

    但是現在,跟著嵐武司卻是更加危險,等嵐武司被滅之后,那些跟著嵐武司的古宗,必定會被最先剿除。

    而就這么隱世,沒準還能茍存百年,或者,就這么安安穩穩的在暗星天宮的治理之下,做一個順民,什么都按照暗星天宮的指示去做。

    二人談論之時,一人匆忙進入殿內,對著云清河趕忙稟報道。

    “宮主,前線發現大批暗星天宮的軍隊調動,他們似乎,是往凼天山脈的方向集結過去了。”

    暗星天宮的這次調動,本就是規模巨大,準備和嵐武司決戰,自然動靜極大,立刻就被察覺。

    “看來,決戰的時間要提前了。”云清河眼眸一瞇道。

    “立刻下令,調動大軍,前往仟云山界布置防御。”

    仟云山界,是嵐武大地東域的屏障,若是丟了仟云山界,就等于是丟掉了大半個東域,可以說,如果丟掉了這就,就再沒有什么回天之術了。

    宗政閻集結大軍于凼天山脈,很明顯,就是為了攻下仟云山界做準備。

    “轟隆隆——”

    天上陰云驟起,天地間,風也更寒了一些。

    淅淅瀝瀝的雨從天空中飄下,整個嵐武司都蒙上了一層淺淺的薄霧。

    “要變天了。”云清河坐在殿內,低聲呢喃。

    ……

    一連幾天,陳子陵哪里都沒有去,一直都在落楓崖陪著鐘芷溪。

    鐘云煙的身影,出現在了二人的身后。

    鐘云煙自然知道鐘芷溪的位置,只是這幾天,都沒有去打擾他們,不過眼下形勢緊急,他也知道陳子陵非常重要,不能讓陳子陵繼續留在這里了。

    “決戰在即,嵐武司危在旦夕,你們若是要談情,也該換個時間吧。”鐘云煙道。

    坐在崖邊的二人起身,鐘芷溪的臉上,帶著一抹紅暈,趕忙對著鐘云煙行禮“芷溪見過姐姐。”

    “芷溪,你與我之間,可是從來不曾行禮的,怎么就三天便是如此生分了么?”鐘云煙道。

    “姐姐誤會了,我只是……”

    “罷了。你有了情郎忘了姐姐,這也沒什么不應該的,陳子陵,暗星天宮就快要動手了,所有人都要立刻趕往仟云山界。你也趕快吧。”鐘云煙說完之后,便是離開了。

    陳子陵遙望著西邊,總感覺天上的陰云,更沉重了一分。

    “陵哥,我們走吧,我們去仟云山界吧。”鐘芷溪道。

    “嗯,我去看看父親。”陳子陵道。

    這些天,父親一直在嵐武云山,由嵐武司之內的專人照看著,云清河也為陳無賦準備了壓制夜照蟲的東西。

    畢竟,嵐武司和暗星天宮對抗了多年,也會準備不少,克制邪殿的寶物,不過,陳無賦被夜照蟲侵入身體的時間太長,最多也只能是壓制,別的就什么都做不了了。

    這幾天,陳子陵的心境,也放輕松了很多

    說實話,江漓對他的背叛,對他造成的打擊,實在是太大了,現在,他基本上也是放下了之前的一切。

    從宗政桓身上探出的關于暗星天宮,以及宗政閻的情報,陳子陵都已經交給了云清河。

    雖然在宗政桓的記憶之中,沒有太過重要的情報,但是,宗政桓畢竟是宗政閻的兒子,他對于宗政閻的一些了解,還是常人接觸不到的。

    如果云清河能靠著這些,對宗政閻形成一定的優勢,也會是一件好事。

    陳子陵一行人,半日之后,便是抵達了仟云山界。

    以陳子陵如今的戰力,排進嵐武大地前二十,那是綽綽有余的事情,在整個仟云山界集結的大軍之中,他都是一頂一的強者。

    仟云山界,十分的遼闊,縱橫十二萬里,有無數的山脈組成,地形極為復雜,是嵐武大地中域和東域的天然分界線,想要大軍攻入東域,這仟云山界,是必行之地。

    嵐武司在仟云山界布置了幾百年,這幾年,更是投入了大量的精力布置了重點城池、要塞、陣法、陷阱,幾乎是把仟云山界打造成了銅墻鐵壁,在仟云山界決戰,也是嵐武司最后的機會。

    若敗,一潰十萬里,東域再無守住的可能,他們所有人,要么死要么淪為奴隸,最好的結果就是逃出嵐武星此生流亡。

    仟云山界,一共被劃分為十二個大區,每一塊區域都是縱萬里有余,駐扎著上千萬的武者軍隊,嵐武司能號召集結到的修士,大半都已經集中到了這里。

    雖然大部分的古宗,都不愿意幫助嵐武司,不過,并不是所有都不愿意,還是有一些古宗,和一些不弱的氏族宗門,加入到嵐武司的聯軍中來的。

    陳子陵能夠和元江境巔峰的修士一戰,可謂是嵐武聯軍中的最強戰力之一,云清河便是拜托他,鎮守一方大區,以防暗星天宮的突然襲擊。

    北三區。

    是陳子陵鎮守之地,這里的地形破頗為復雜,易守難攻,不太有人會從這里開始入侵,所以云清河將這里交給了陳子陵,畢竟,陳子陵雖然實力強大,但是經驗不足。

    三區大殿之內,陳子陵盤坐其中閉目修煉,若是能夠在決戰之前,突破一個小境界,他就能夠做到,元海之下難有敵手。

    至少在嵐武大地的元海之下,是如此。

    他如今已經是大成元池境,而地元境肉身,算是能增加他一到兩個小境界的戰力。

    所以,就算是什么都不算上,陳子陵真正的戰力,也是巔峰元池境打底的。

    在巔峰元池境的基礎上,陳子陵掌握著諸多乾坤法,并且得到了不止一位圣人的教導,擁有《最魔圖》《至神錄》《天道典》等三本逆天的功法,加上掌握著伏淵戰戟這樣的古器,還擁有初元紫府能使用鴻蒙元氣,跨越五六個境界交手,是在正常不過的事情。

    當然,他也深知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的道理。

    嵐武星,畢竟只是茫茫星海之中的一粟,莫說是整個大世界,單是一個神夢星域,就不知道擁有多少顆星球,多少龐大的勢力了。

    陳子陵能得到如此多的機緣,看上去好像相當逆天一般,可世間比陳子陵機緣得到的更多,天資更加逆天的人物,絕對不會少。

    “放肆,此處乃是區主大殿,你是何人竟敢擅闖,來人啊,給我把他拿下!”

    “放開我,我是區主的叔叔,讓我進去!”

    “沒有區主的命令,誰也不能進去!”忽的,殿外傳出了聲響。

    傳入殿內的聲音,其實非常的輕微,不過陳子陵在修煉的時候,也是保持著完全戒備的狀態,千丈內的任何風吹草動,都躲不過他的耳朵。

    是陳青樞的聲音。

    林府和陳府活下來的人,都被嵐武司安全的保護了起來,這次,也一同進入了仟云山界,畢竟,這次乃是決戰,任何一個有戰力的人,包括武徒,都要來這里,沒有人能例外。

    武師以上的人負責交戰,而武徒則負責搬運東西和一些雜活,林府和陳府的武者,基本都在北三區之內。

    他與陳青樞,早已經恩斷義絕,這種時候,陳青樞來找自己做什么?

    難道是因為自己恢復了修為,陳青樞害怕自己報復,所以前來賠罪?

    或者說,是陳青樞畏死,想要逃走,讓陳子陵行個方便?

    陳子陵的心中,想到了許多個原因。

    對于陳青樞,陳子陵實在是沒有任何好感,也不想要見他,陳子陵本想傳音,讓侍衛將他趕走,但思忖了片刻之后,還是走了出去。

    ……

    陳子陵的身影,一步步的走出殿宇。

    守在外面的武王侍衛長,趕忙對著陳子陵抱拳行禮。

    “見過區主,此人竟然膽大冒充區主的叔叔,屬下正要驅趕。”那武王侍衛長道。

    陳子陵對著那武王侍衛長微微點頭,而后視線轉向了陳青樞,清冷道“陳青樞,你還真是大膽啊,我與你早已經沒有了任何瓜葛,你居然還敢冒充我的叔叔。”

    陳青樞的頭發凌亂,樣子有些憔悴,他一句話都沒有沒有說,直接便是在陳子陵面前跪了下來,頭死命的往臺階上磕去。

    如今的陳青樞,已經是歸元境的紫府修士了,也算是一位上人,擁有不弱的力量,他狠狠的磕頭,把大殿前的磚石都磕破了,鮮血從額間流出,流了一地。

    陳子陵面色清冷,沒有任何的改變,淡漠得道“陳青樞,你回去吧,我與你之間,不想再有任何的瓜葛。你有事,也不必來求我。”

    當日,陳青樞不僅是辱了自己,更是侮辱了林洬,這是陳子陵絕對不能夠允準的事情。

    “子陵,當初是我的錯,我不該,我罪大惡極,我可以去死,我可以為我當年的錯賠命,但是我求求你……求你救救綺鈺,她是無辜的……她還小,她不能死啊。我這個做父親的錯,請你不要牽連到綺鈺的身上,她一直沒有對不起你過。”陳青樞的臉上,血混雜著淚水,面容無比的痛苦,仍舊在不斷的磕著頭。

    “綺鈺!她怎么了!”聽到綺鈺二字,陳子陵面色陡然一變。

    一直以來,陳子陵都把綺鈺當做自己的親妹妹。

    塵武宗的事情之后,陳府有不少人,都在為陳子陵求情,還有不少人,其中就包括綺鈺,她被陳青樞關了許久,在陳子陵死后,陳青樞才松懈了對她的管制。

    之后,陳綺鈺直接逃離了陳府,去參加了離使的選拔,她加入離使的目的,就是為了殺死害死陳子陵的人,為陳子陵報仇。

电子游艺mg试玩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