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醫棄女- 第1900章 魂歸何處

類別:玄幻魔法 作者:MS芙子 書名:神醫棄女
    “豈止見過,這惡棍在冥界可是足足的呆了四百多年!冥界里出了名的鬼見愁,冥神好受歹說,才讓他去投了胎!嚶嚶,醫佛大人,你不會是想把這家伙帶回冥界吧?冥神如果知道了,會重罰小蛟的。”

    四方冥蛟只差聲淚俱下,號啕痛哭了。

    說起帝莘,那可真是一本冥界血淚史。

    只是和桃花蠱神陣中,帝莘為了葉凌月,擊退四方冥蛟的版本不同。

    在五百年前,帝莘在被夕顏和戰痕背叛,又想起了年幼時戮父的行徑,他心灰意冷,是被四方冥蛟自愿緝走的、

    只是在如何前往冥界的問題上,帝莘和四方冥蛟生了爭執。

    四方冥蛟捕捉魂魄,歷來都是用爪一抓,就帶回了冥界。

    帝莘那般高傲的人,豈肯屈居于一頭畜生的腳下。

    他一怒之下,和四方冥蛟戰了一場,把四方冥蛟好不容易求來的皮肉給剝皮削肉。

    最后,帝莘還是踩在了四方冥蛟的腦袋上,去了冥界。

    這件事,一直是四方冥蛟的奇恥大辱。

    到了冥界后,四方冥蛟本以為,帝莘會被重罰,甚至落入雷獄中遭受九重天劫之罰。

    哪知道冥神居然只是罰他在冥界勞役一百年。

    帝莘在勞役期間,倒也沒惹什么事,只是在勞役了百年后,輪到帝莘輪回轉世。

    哪知道這廝也不知哪根筋不對了,闖到了冥太子那里,搶奪了生死綱。

    被冥神等人緝拿之后,帝莘不愿意重新輪回。

    任憑冥神和冥太子怎么威逼利誘,帝莘始終不肯重入輪回。

    冥神等人趕又趕不走他,殺也殺他不得,無奈之下,就和帝莘那樣耗著。

    足足過了四百多年,帝莘儼然已經成了冥界最資深的魂魄,他甚至和冥太子還成了朋友。

    冥太子還萌生了想法,想留帝莘在冥界當差,哪知就在某年的某日,帝莘松口,答應墜入輪回投胎。

    冥太子還為此,挽留了一番,但最終還是沒能勸住帝莘,他重入紅塵輪回。

    聽冥太子說,那一世的帝莘,富貴榮華,乃是出生在帝王之家。

    四方冥蛟在內的一干冥使都松了口氣,以為短時間內,是再也不可能再見到帝莘了。

    哪知道這才過去了多少年?

    二十年不到?

    這家伙又回來了。

    四方冥蛟誓,眼前這張和帝莘一模一樣的臉,絕對是那個曾經讓冥界聞之色變的惡棍!

    “竟有此事?這么說來,五百多年前,帝莘你也在冥界?難不成,我和夜狐貍好像還帶著月兒在冥界住了一陣子。帝莘,你該不會是那時候就認識了月兒吧?”

    云笙驚得險些合不攏嘴。

    帝莘頷,承認了這件事。

    “小婿不才,的確在五百年前見過凌月,而且……那時候她就答應當我的洗婦兒了。”

    帝莘說著,看了眼一旁的紫堂宿。

    兩個男人的目光,撞在了一起,隱隱有電石火光閃過。

    帝莘的魂魄已全,脫離了桃花蠱神陣后,他回憶起了很多往事,其中就要一部分關于夜凌月的記憶。

    所謂的姻緣天定,誠不欺人。

    原來,他和洗婦兒的緣分,早已是定了數百年之久。

    云笙翻了個白眼,她才不信帝莘的鬼話。

    帝莘一看就是個機靈的,自家女兒五百年多年前,還********都在奚九夜身上,又怎么會答應當他的洗婦兒。

    十之八九,是帝莘連坑帶拐,騙了自家女兒。

    不過這些都已經是陳年往事,眼下最緊要的是找到葉凌月的魂魄所在。

    云笙稍作考慮,心中已經有了定論。

    她好說歹說,才讓四方冥蛟相信,帝莘絕不會再冥界生事。

    四方冥蛟這才松口,答應帶云笙等人前往冥界,只是人數,依舊只得四人。

    “我、帝莘、紫堂宿還有這口石棺,需要到冥界一趟。其他人,先留在這里,凌光,太虛墓境的結界已破,你帶著其他人先出去。”

    云笙看了眼夜凌光。

    她已經注意到,這一次到人界,一向開朗的夜凌光身上生了不少的變化。

    云笙打算找回了葉凌月的魂魄后,再詢問一番。

    “娘親,你放心去吧,這里的一切都交給我們就可以了。你一定要救活阿姐,這一次,我們一家五口再也不要分離了。”

    夜凌光強顏歡笑著。

    云笙率先躍上了四方冥蛟的背,帝莘和紫堂宿互看了一眼,兩人按著石棺的手誰也不肯松開,于是兩人你左我右,托舉起了那一口石棺,也飛身躍上了四方冥蛟的背。

    四方冥蛟騰空而起,破開了太虛墓境上空的禁制,飛向了冥界。

    太虛墓境里,眾人看著云笙等人離開后,也都是各懷心事。

    太虛墓境一戰,人族和妖族都是元氣大傷。

    妖界的十三古族,除了赤族,幾乎是全軍覆沒。

    而人族為的九洲盟的精英代表隊,也折損嚴重。

    “我們也該出去了。希望帝莘他們能早點帶回好消息。”

    章全聲音疲憊,舞悅等人也是一臉的傷痛。

    這一場戰役,對于舞悅而言也是畢生難忘的,她失去了五師,六弟妹至今也是生死未卜。

    “這鏡子是不是凌月的?”

    這時,舞悅只覺得眼前閃過了一縷光亮,再一看,地上躺著一面鏡子。

    鏡子距離葉凌月的生命乾坤袋不遠,看樣子,是早前葉凌月被偷襲時,不小心從袋子里跌落的。

    早前葉凌月被擊殺,乾坤袋也掉到了地上,眾人都擔心著葉凌月的安危,鏡子和乾坤袋一直無人問津。

    “是主人的生命袋……我先收著,主人回來時,我交給她。”

    小吱喲接了過來,堅定無比的說道。

    他相信,主人一定會回來的!

    一行人各自原路返回,一路上分別收殮了彼此隊員們的尸骸,走出了太虛墓境。

    小吱喲揣著那個小小的生命乾坤袋,將它緊緊地抓在手里。

    因為無法打開老大的乾坤袋,那面小巧的鏡子,也被他隨手拽在了手里。

    小吱喲對這面鏡子,沒有多大的印象,還以為那是面普通的鏡子。

    小吱喲沒有留意到,那面小小的鏡子,細細看去,會現在鏡子里,似乎有什么東西……

电子游艺mg试玩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