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棄妃三小姐- 第293章 死皮賴臉大法

類別:玄幻魔法 作者:吳姬煙行 書名:逆天棄妃三小姐
    “你到底想干嘛啊!?!”帝瀛再也忍不住了,拉住樊襄到一旁咬牙問道。

    樊襄一臉無奈:“參加宗派大比啊,多好的機會。不管能不能進入宗門,趁此機會查查是誰下的咒也方便啊。你不解咒可以換回原來的肉身,我不解咒等著再當一次祭品么?”

    玄翰豎著耳朵參與討論,也很是贊同:“就是就是,這真是瞌睡遇見枕頭了。他們手里有四張,勻我們三張就行,這都不給也太小氣了。”

    玄翰的嗓門沒有林師兄那么粗,但是音量控制水平與之相當。他這句話剛一說完,對方就發出劇烈不滿。

    “你個小東西,說誰小氣,你說誰!?”林師兄暴跳起來。

    玄翰看了看像是皮球跳起的林師兄,頓時笑了:“小東西!?你叫誰小東西!?”

    說罷,他還不知死活的伸手想要摸摸林小個子的腦袋。

    林師兄長得矮小,最忌諱別人摸小孩兒一樣動他,玄翰的手剛一過來,他就劈下一掌。樊襄都沒看出他的具體動作,玄翰的胳膊已經耷拉下來了。

    一回合的面面相覷之后,哀嚎聲才從玄翰喉嚨里噴出來。

    “殺人啦,小師父啊……”

    雖然恨他嘴欠,但是眼下這個局勢,必須拿捏住。

    “教主,我這徒弟就是嘴欠,可也沒傷到貴教一根毫毛。您看,他這胳膊沒個十天半月都恢復不好,我們還要照顧他,買丹藥、找大夫的。要不這樣,咱們平分,他傷成這樣也上不了場,四張入門銀券,咱們一邊兒兩張,如何!?”樊襄在玄翰的哀嚎中,毫不受影響的說完了整段話。

    強盜一樣的邏輯,顯然驚呆了鸞起壩洲教派,不管這位面相年輕的教主到底多少歲,這么無恥的丫頭他都是第一次見。

    大個兒顯然被說蒙了,愣了一會兒以后問道:“教主,這入門銀券是他們給咱們的么!?這丫頭說的,好有道理啊。”

    刀疤女狠狠瞪了他一眼,低聲喝止:“細牙你給我閉嘴!”

    細牙!?

    樊襄看了看略帶不好意思展現出嬌羞笑容的大個兒,他那顆巨頭里林立的板牙,像是每一顆都有一定重量的模樣。

    細牙!?

    這個教派別的不說,起名字絕對是高手。

    她現在特別好奇,這位刀疤女,還有教主,到底叫什么。

    “小姑娘,看你年紀不大,江湖氣倒是不少。老夫也多年沒遇見過你這么有趣的小友了,不過,宗門大比可是不計生死的,上了擂臺我可管不了你。”教主一副老氣橫秋的模樣。

    樊襄覺得有門兒,趕緊應下:“好好好,都好說。生死各安天命,我們絕不會給教主您添麻煩的。入門銀券,是否能賞下?”

    她瞇起眼睛,伸出雙手,按上條尾巴就能搖起來。

    帝瀛在一旁深深嘆氣,卻又不好多說。

    教主微微笑了笑,展手一伸,一對兒入門銀券便出現在他手上。

    樊襄如獲珍寶的接過來,這才看清楚人家教派的名字:鸞起壩洲。

    雖然不是亂七八糟,但是還是有點奇怪啊。

    見她盯著銀券上的字一直看,教主笑問:“我教以御獸入道,鸞鳥紋為徽記,最早就是在萍鄉壩洲頓悟入道的。起這個名字,也是老夫一點小執念吧。小友師從何派,又是如何入道的?”

    師從何派!?圣武殿?!還是象彌行者的普華境座下?

    都不合適,這兩個地方哪個也不缺入門銀券。

    如何入道,被迫辟谷之后被雷劈入道!?

    這經歷說起來也不丟人,就是慘了點兒。

    見樊襄猶猶豫豫,林師兄切了一聲:“躲躲閃閃,不知所謂。”

    教主笑了笑:“不愿意說也無所謂,只不過,小友這張貼滿了全國的臉,恐怕就算有入場銀券,也難登上擂臺吧。”

    說罷,他用目光帶了一下一臉震驚的帝瀛,心中也基本確定了這位矜持少年的身份。

    起初發現被識破,樊襄也是心頭一縮,但見對方不甚為意的模樣,反倒輕松了。

    “教主眼力過人啊,我還是第一次被人認出來。”

    教主一怔:“畫像和你本人一模一樣啊。”

    樊襄頓了頓,回想起那張抽象派的簡筆畫,不知道教主這是夸自己還是罵自己。

    反正銀券在手,她倒也不很在意這些。

    “多謝教主,那我們有緣再見。”身份都說穿了,此刻不走怕生變故。樊襄收好了入門銀券,便一拱手。

    帝瀛扶著齜牙咧嘴的玄翰,跟著樊襄便要出門。

    “樊小友,邊城也畢竟是賀蘭國地界。你確定有銀券在手,就能順利進城入場么?”

    樊襄自然知道公然露面的風險,但是宗門齊聚,這個機會她說什么也不能就這么放過。

    畢竟,現在是被打了印的豬,就看主人什么時候宰。就算不能抹掉印記,最起碼得知道屠夫是誰吧。

    “這我自有辦法,教主就不必憂心了。”樊襄微微頷首,便要出門。

    突然,一陣疾風旋過,幾人不由得停下腳步,遮擋著眼睛。四狡感到威脅,瞬間沖到最前面。

    抬起頭,只看見上百只飛鳥齊聚,各個目光晶亮,盯在三人身上。

    樊襄這才深刻體會到,什么叫御獸入道,為什么他要叫自己門派鸞起壩洲,感情這位教主是個逗鳥的高手。

    “教主御獸手段高明,樊襄見識了。”小時候聽人說,這鳥兒最喜歡啄人的眼睛了,樊襄說話時,眼皮瞇成了一條縫。

    帝瀛喚出長索,橫在身前,寬大的袖袍遮擋住樊襄的半張臉。

    不得不說,有這么個地方躲一躲,心安了不少。

    “小友項上人頭價值連城,可換高官厚祿。那兩張銀券,在黑市也值百金。小友就這么帶走了,是不是不太厚道。”教主還是笑著的。

    樊襄卻感受不到任何善意,她看了看教主假笑的臉問道:“原以為教主是疼惜小輩,如今看來不妨直說,教主看上小輩什么東西了?”

    樊襄說這話透著理直氣壯,她現在爛命一條,眾叛親離,要什么都沒有,他就看著要吧。

    “你的……胳膊……”教主笑盈盈的說道。

电子游艺mg试玩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