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本正修- 第二百四十九章 來個萌寵仙游

類別:女生小說 作者:紅衣墨袍 書名:一本正修
    “你們兩個很不錯,本座記住你們兩個了。”王旭瑞目光轉向徐墨和葉璃兩人,有著毫不掩飾的怨恨與威脅之意。

    想想在仙魔戰場上,若是和他人解下梁子,背后放冷槍的可不在少數,根本沒有地方去說理1去。

    以金丹境界的修行者想要弄死一個虛丹境界的修行者實在太容易了,只是王旭瑞這金丹真人明目張膽的威脅兩個女孩子,簡直是無恥。一般的境界高一點的修行者,不會這么肆無忌憚威脅境界低的修行者。

    想威脅我嗎?

    徐墨笑笑,滿是嘲諷的味道。

    這幾年來威脅過自己的,一只手可以數過過來,可最后能夠奈何我,就你的破燈泡金丹?

    “我讓你走了嗎!”

    徐墨一句話喊住了正要轉身就走的王旭瑞。

    得罪了本尊,丟下狠話就想走,沒那么容易。

    “你想如何!”王旭瑞停下腳步。

    此時,徐墨帶著驚人的威勢,底下的影子遮住他的視線,一步上前,身形如影,重拳出擊。

    砰!

    王旭瑞像一顆炮彈一樣被打飛了出去,地面上出現了一條長長的溝壑。

    那一拳的聲音,在場的眾人都能聽到,特別是那瞬間的骨骼碎裂的聲音,令人覺得害怕。

    這一拳太突然了,速度太快,快到金丹的反應速度都反應不過來,就被一個看起來嫩嫩弱弱的拳頭打飛。

    這一幕,徐墨簡直是樹立起不折不扣高手的形象,把人打成屎一般。

    誰也沒有想到,這姑娘會突然的出手。

    這下完了,王旭瑞無論如何也不敢相信,自己被一個女人打了,居然就在眾目睽睽之下……

    王旭瑞從那邊地上爆射回來,當眾人看到他那半張臉腫得更豬頭一樣,鼻子嘴巴溢出了鮮血,忍不住笑了起來。頓時覺得,某人可是真正的踢到鐵板了,更主要的是,這次的女孩可不領陳子義那家伙的情。

    徐墨沒有感情看著他,她這么做不僅僅只是為了泄氣,同時也給他看看,不是什么人都可以隨便招惹的,留下狠話的。

    “看來,此事是不能……”

    嘭!

    王旭瑞根本不知道發生了,話還未說完,一個大巴掌就拍了下來,直接將他拍打在了地上,金丹的法力還沒用出就被對給破法了,法力四泄,同時也給他的金丹帶來一定的創傷。

    連對手都不知道究竟是什么人就敢隨便放下狠話,簡直是愚蠢不及的行為。

    陳子義看著前面虛丹暴打金丹的一幕,眼中掠過一抹異色,沒想到會遇到一個如此強勢霸道女子。

    她暴打金丹的時候,好像沒有用到法力靈法吧,只有單純的純力量手段。

    不自覺中,高看了對方幾眼。

    在這仙魔戰場上,總的來說還是一切要靠實力說話,沒有一定實力,有門派背后撐腰都沒有多大作用。

    暴打仍在繼續,以金丹的體質沒那么容易被打壞,可對方不是普通的修行者,每一拳腳下去都有一道細微骨骼碎裂的聲音,聽起來有些滲人。

    最后還是陳子義開口,徐墨才停下暴打。

    “好,就當給你個面子。”

    反正打也打夠了,爽也爽夠了,就放過他吧。

    不用靈力法力抽人的感覺不要得實在太爽,當然這樣很好,不會那么容易引來執法隊的注意。

    沒有熱鬧可看了,周圍寥寥無幾沒多少人也就散了。

    徐墨也不管此事有什么后果存在,到時候再說便是。

    “極上閣是二品門派,你打傷了他們的人,恐怕他們是不會善罷甘休的。”陳子義提醒徐墨道。

    徐墨不屑一口:“不就是護短嗎,有本事他們就來,照樣揍得他們生活不能自理。”

    王旭瑞在仙魔戰場是有些名頭,但更多的是不好的名頭,睚眥必報喜歡仗勢欺人,齷齪不已的事情明里暗里做了不少,不知道有多少人十分討厭他,現在卻被人活生生被揍了一頓,揍到金丹都有些破裂不穩,不知讓多少人大快人心,這叫罪有應得。

    沒有再理會躺在地上生死不知王旭瑞,一條不知道哪里來的狗跑到這里,撒了一泡尿在他身上,氣得他身上最后一絲游離的法力只能嚇跑對方。

    ……

    “這只小可愛是你的師妹的,那就交還給你。”葉璃將金鼻錦毛鼠交還給了對方陳子義,對比徐墨的霸道強勢,葉璃溫柔一些,讓人覺得心里舒服有好感。

    那金鼻錦毛鼠看到是自家主人的師兄,當即跳回到師兄身上,趴在劍肩頭。

    陳子義看了一眼肩上的金鼻錦毛鼠有些無語,然后朝葉璃抱歉道:“此事對你們帶來了不小的麻煩,實在抱歉。”

    “沒事,換作是其他人,我相信他們也會同我們這么做的。”葉璃說得不無道理,這么一只小可愛,相信給再多的靈石也不會輕易去換的,何況這本來就不是她們的。

    徐墨雙眸流光閃明打量著那只金鼻錦毛鼠,看出這并不是普通的寵物,而算得上是一只帶有極具攻擊力的靈寵,若是被咬傷一口,估計會是難受得個很久,怪不得那叫什么極上閣王旭瑞的金丹真人高價要金鼻錦毛鼠,這可是錦毛鼠中的王者。

    想想,自己身邊的靈寵剛好是十二生肖的三只,土狗旺財,猴子小白,吃吃看起來像是兔子就當它是兔子好了,現在老鼠出現,令人不由得想到,要不要湊一組十二生肖來玩玩。

    來個萌寵仙游。

    “這只小白鼠我想這并不是普通的小白鼠吧。”

    陳子義點了一下頭,既然被看出來了,也沒什么好說的:“沒錯,這是一只金鼻錦毛鼠,在靈獸排行榜是在前三十的行列,這也是為什么王旭瑞要爭奪它的原因。”

    徐墨玩味戲謔笑了起來:“這么一只珍貴的靈獸,就這么差的就丟了,真夠可以的,連交換契約都沒有交換,如果下次結果可就不一定了。”

    葉璃同意:“靈獸雖是我們的伙伴,我們還是要交換一個契約比較好,畢竟在世間上沒有多少人把靈獸當成真正的伙伴的。”

    聽了這話,陳子義也是這么認為的,世間把靈寵當成伙伴的占極少數,更多的修行者把靈獸成畜生當成工具,身上的所有用來煉丹煉藥煉器。

    徐墨繼續說道:“回去后還是讓你的師妹盡快和它交換契約吧,不是什么時候都能夠遇上我們的。”

    “那就先謝過兩位仙子了。”陳子義笑容燦爛且帶著溫柔和風,這也是他富帶女人緣中的屬性之一,讓人氣憤。

    不過,徐墨對這些可是完全免疫的。

电子游艺mg试玩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