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臣謀- 四千零九十二章

類別:歷史軍事 作者:葉落衡 書名:君臣謀
    莊青不會讓這個事發生,他也不會讓這些發生,因為他本身就不是那種屬于喜歡別人怎么樣怎么樣,喜歡別人如何如何,喜歡別人在他面前一個勁的嘮叨,甚至于說個沒完沒了,甚至于他自己都不知道應該怎么去面對那些人的事情出現。

    因為太麻煩,因為太辛苦太累。

    莊青是一個嫌棄麻煩的,是的了,無論這個麻煩究竟是什么,這個麻煩究竟是如何,好弄得還是不好弄得他都嫌棄這個麻煩,他都不想碰到這個麻煩。

    因為麻煩事情太多了他自己不好解決,因為麻煩事情太多了他自己不好整,他自己不好弄,他自己不好如何如何的。

    因為莊青本身就不擅長這個東西,莊青本身就不會這個東西,他本身就不會這些,而這要是讓莊青如此,這要是讓莊青這么弄,這還不如直接的要了莊青他自己的命實在。

    當然,沒有人敢要莊青的命,因為莊青背后還有莊周,他的背后還有人在,并不是一個人都沒有,并不是一個人都沒得。

    既然不是一個人都沒有,一個人都沒得,那自然不可能把莊青怎么著,自然不可以把莊青怎么樣。

    是的了,無論這個人是誰,無論這個人究竟是哪一位,這個人究竟是做什么的,這個人究竟是怎么著的,他都不可能把莊青怎么樣,不可能把莊青這個不務正業到了一種程度的人如何,他也不可能把莊青怎么樣了。

    是的,這哪怕是凌琛他也不能夠如此,他也不能夠這樣,他也不可能這樣,因為這要是他這么做了,這要是凌琛如此做了會搶別人的心,會讓別人不好做,會讓別人很難過,會讓莊家上上下下都很難過的。

    而莊家上上下下都很難過了凌琛這個皇帝自然不可能好過,凌琛這個皇帝自然不可能會有多好,他自己自然不可能如何,他自己自然不可能怎么樣。

    只是莊家的雖然不可能對他怎么樣,雖然不能夠對他怎么樣,但是并不代表其他人不能夠對他怎么樣,其他人不能夠對這個把他們弄成這個樣子的越王殿下如何,不能把他怎么樣。

    這要知道越王這個位置只不過是因為打下這個地方的是他們凌家,是凌琛的皇祖父打下的這個,只不過是因為人家運氣太好被分到,只不過因為人家能耐本事什么的太不錯,人家其他的什么的太好,祁國沒有了他們這些個邊緣的地方還有其他的。

    既然只是因為這個東西,既然只是因為這些個有的沒的,既然只是因為這些,那人家這個位置才會這么穩固,他們就有辦法能夠讓這個位置不穩固,他們就有辦法有能耐讓這個位置不穩固。

    畢竟這要是他們自己的位置不穩固了,這要是他們自己的位置坐不住了,那就說明這地方應該換別人開學,這個地方應該換別人來弄,應該由別人來整了。

    既然是應該由別人來做,既然應該由別人來做決定那這個位置自然就是由別人去代替,可不是么,既然這個位置是別人辛辛苦苦弄來的別人辛辛苦苦得到的,別人辛辛苦苦弄到的,那自然不可能讓別人去弄,自然不可能讓別人得到,自然不可能讓別人去整。

    畢竟是自己辛辛苦苦弄到的,自己自然應該做好這些,自己自然應該弄好這些個東西,這些事情,因為他們這要是不去做好他們這要是不弄好這些不去整這些,那很多時候都不會按照他們的想法來做,很多東西都不會按照他們自己的意思去弄。

    因為不會按照自己的意思去做不會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弄,很多事情自然不可能一模一樣,很多事情自然不可能原樣。

    既然是不可能一模一樣,既然是不可能如此很多事情自然不可能讓他的想法去做,按照他的意思去玩。

    既然是不能按照人家的想法人家的意思去做,自然不可能由著他們自己的意思去做,自然不可能按照凌琛的想法去弄。

    退一步來說這就是再如此,他們也不可以這樣,他們也不可以在繼續聽凌琛的想法來做,退一步來說這就是可以,人家也不可以這么弄,人家也不可以這么整,人家也不會這么去弄,就算是可以,人家也不會這么去做,人家也不會這么去整,這么去搞,人家也不會這么去整這么多有的沒的。

    既然是不會如此,人家既然是不會這么做,那這就是再如何,他也不可能這樣,他也不會這樣,他也不可能這樣去弄這些,去整這些亂七八糟的。

    因為凌琛脾氣性格什么的都很好,他什么東西都很完美,他什么東西都很可以,他什么東西都很是屬于很完美,屬于很好的類型。

    既然是很完美很好的類型,那自然是別人沒辦法挑剔,別人都沒有辦法去整,別人都沒有辦法這么去做的類型。

    既然是別人沒有辦法去整沒有辦法去弄,那自然不可能去弄。

    而凌琛也不會這樣,因為凌琛這要是這樣了很多東西他都會失去,很多東西他都會沒有,很多東西他都會成為一個想要卻不能要,想得到卻不能夠得到的事情。

    既然是一個如此的事情,那自然是不會愿意這么做,自然是不會愿意讓這件事發生的。

    無論是誰,他們都不會讓這件事發生,無論是誰,無論是怎么了,他都不會讓這個事情發生,而不會讓這個事情發生的原因是什么,不會讓這個原因這個事情發生究竟是為何,究竟是怎么的,自然是因為他們自己的意思,自然是覺得凌琛是一個很有分寸,凌琛是一個特別有分寸,甚至于分寸過的頭的人,因為凌琛是一個如此的人,因為凌琛是一個這樣的人,所以他才會知道這些,所以他才會明白這些,他才會清楚這些,他才會重視這么一大堆的人重視和他們的相處。

电子游艺mg试玩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