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裁的天價窮妻- 671章 帶顧念念拜訪老爺子

類別:都市言情 作者:洛麗塔 書名:總裁的天價窮妻
    “不過阿姨。”顧念念壓低了聲音:“這件事情你可千萬不要告訴溫庭域,女人都是愛面子的,你也知道。”

    林采晴失笑:“好好,念念你放心,我一定不會告訴庭域你后悔了的事情,我會讓庭域知道你是他千辛萬苦好不容易追回來的,要他一生一世都把你當無價之寶一樣寵著。”

    林采晴這么說顧念念忍不住也跟著笑了。

    很多事情一旦解開了心結就忽然好了起來。

    在林采晴和顧念念的共同忙碌下,一盤盤菜也端上了餐桌。

    就在顧念念做好最后一道珍珠丸子的時候,溫悔就回來了。

    他捧著一個大大的西瓜回來。

    林采晴又看到溫悔帶回一個瓜來頭都是大的。

    溫悔看到了顧念念異常開心,他急忙抱著自己的西像獻寶一樣拿到顧念念面前:“念念,你知道這是什么嗎?”

    “西瓜啊。”顧念念摸了摸溫悔的頭。

    溫悔搖頭晃腦:“不是不是,這才不是一個簡簡單單的瓜,這是一個有故事的瓜。”

    顧念念:“……”

    她還是第一次聽說,瓜也是有故事的。

    她好笑說道:“這個瓜怎么就是有故事的瓜了。”

    溫悔把西瓜費力的舉高:“你看,上面寫了什么。”

    顧念念湊近一看,這個瓜上還真有字。

    只見偌大的西瓜上龍飛鳳舞寫著三個大字“溫瓜瓜”。

    顧念念:“……”

    她剛要說什么忽然觸及到了溫悔的眼神,那是一種很認真很尋求認同的眼神。

    顧念念的心里像被什么輕輕敲擊了一下。

    這一刻,她忽然有種恍然大悟的感覺。

    或者在成年人的世界,溫悔這樣的舉動太好笑太不可思議。

    可在小孩的世界,就一切都不一樣了吧。

    人,不應該總站在自己的角度去考慮,而應該站在對方的角度。

    顧念念蹲下了身子很溫悔平視。

    她很認真看著溫悔:“悔悔,你真的很喜歡瓜瓜這個名字嗎?”

    溫悔用力點點頭。

    顧念念唇角輕輕彎起:“那好,以后你就叫瓜瓜。”

    溫悔一下笑了起來。

    他沖著身后的溫庭域和林采晴眉飛色舞:“你們看到沒有,念念叫我瓜瓜了,以后我就是溫瓜瓜。”

    溫庭域:“……”

    林采晴:“.……”

    溫庭域是不太贊同溫悔叫這個名字的,但顧念念既然贊同……

    嗯,他聽顧念念的。

    這邊林采晴叫大家一起去吃晚餐:“一起來吃晚飯要不菜都涼了,悔悔你也來吃。”

    “叫我瓜瓜!”溫悔睜大了眼睛。

    林采晴無奈:“好,瓜瓜,來吃晚餐。”

    溫悔立馬喜滋滋的跑到了餐桌前。

    當他聽說晚餐都是顧念念親手做的時候更是胃口大開。

    他一邊嚼著珍珠丸子一邊說道:“我就說今晚的菜怎么那么好吃,原來是念念做的,我最喜歡吃念念做的了。”

    顧念念笑著又往溫悔的碗里夾了一個珍珠丸子:“不用急,周末的時候還會帶你去廣州玩,那里有各種好吃的。”

    溫悔的眼睛立馬一亮:“真的?”

    顧念念點點頭:“真的,不騙你。”

    溫悔伸出了手指:“那念念,我們拉鉤。”

    顧念念也伸出了手指:“拉鉤。”

    看著顧念念和溫悔拉鉤的場景,溫庭域的眼底浮出了笑意。

    他有種預感,周末會很順利。

    當他告訴溫悔顧念念就是他的生母以后,溫悔應該能很快接受。

    美好的未來似乎就在眼前。

    *****

    吃過晚餐以后顧念念又陪著溫悔玩。

    溫庭域忽然有幾分后悔帶著顧念念回來了。

    嗯,本來接下來的時間都是他和顧念念的了,結果現在都變成他兒子和顧念念的了。

    大總裁只能眼巴巴的在一邊看著。

    眼前天色越來越晚了,溫悔又鬧著要顧念念陪她睡,不讓顧念念回去。

    顧念念沒有辦法了最后只好打了個電話給顧軍。

    顧軍倒沒說什么只是在電話里問了一句:“念念你明天會回來吧?”

    “會的,怎么了爸。”

    顧軍猶豫了一下:“念念,明天我有事情要和你說。”

    顧念念也沒有多想,掛完電話以后就陪著溫悔去睡。

    結果睡前的時候溫悔又鬧著要吃瓜,顧念念只好陪著溫悔再去吃瓜。

    兩個人把西瓜,哈密瓜,香瓜統統吃了個遍,吃得顧念念肚子幾乎都要爆炸了,溫悔這才算甘心。

    他笑嘻嘻看著顧念念:“念念今天我好開心啊,你能來陪著我。”

    顧念念一聽心有觸動:“那我以后天天陪著你好不好。”

    溫悔的眼睛立馬一亮:“念念,你沒有騙我吧?”

    “我什么時候騙你了?”顧念念拍了拍溫悔的腦袋。

    溫悔烏溜溜的眼珠轉了一圈,他忽然湊近了顧念念神秘兮兮道:“念念呀,你是不是和我爸爸和好了。”

    顧念念:“……”

    溫悔這個孩子啊,真的是人精。

    她也神秘笑了笑:“到了周末你就知道了。”

    “不能提前告訴我嗎?”溫悔扁了扁嘴巴。

    顧念念幾乎有種沖動,想現在就告訴溫悔,但想想后還是等到周末吧。

    既然已經和溫庭域說好了,那就等周末再說。

    “乖悔悔,等周末說。”

    “叫我瓜瓜。”溫悔強調。

    “好好好。”顧念念失笑:“瓜瓜。”

    *****

    翌日溫庭域告訴了顧念念一件事情。

    他想晚上的時候帶著顧念念去見一下溫老爺子。

    溫庭域低沉說道:“念念我知道你不想見,但老爺子畢竟是長輩而且我希望你得到他的認可,所以我還是想帶你去拜訪一下。”

    顧念念沒有任何的猶豫立即答應下來。

    雖然她也知道溫老爺子不喜歡自己,雖然她想到要見溫老爺子心里也覺得有些怪怪的。

    但是誠然如同溫庭域所說,溫老爺子畢竟是長輩,她也希望能得到溫老爺子的認可。

    更何況如果真較起真來,還是她做錯在先。

    如果她當初不冒充溫容止的未婚妻來到溫家,那也不會讓溫老爺子的成見那么大了。

    溫庭域見顧念念答應不由在顧念念的額頭上親了一下:“念念你能理解太好了。”顧念念笑笑:“我當然能理解,你去公司吧,我還要回去一趟,我爸爸可能有事和我說。”

电子游艺mg试玩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