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網 >歷史軍事 >驚雷 > 第一百四十四章 信箱(加更)
我的書架 | 加入書架 | 舉報章節錯誤 | 返回書頁

驚雷- 第一百四十四章 信箱(加更)

類別:歷史軍事 作者:只愛煞英雄 書名:驚雷
    和陳溪橋見面之后的第二天,余驚鵲一大早就跑去冰城工業大學,他沒有想到自己居然又回來了。

    不過這一次不是為了傳單的事情,而是為了監視一個教員。

    這個教員應該沒有問題,特務科擴撒網撒中了他,算是他倒霉。

    余驚鵲早上開始就盯著他,見過什么人,干過什么,上課的行程全部記錄下來。

    這種工作比較簡單,余驚鵲只需要做到一點,不要被發現就足夠。

    這個時候,其實就是一個取舍的問題。

    有的時候,你不能一直盯著對方,你甚至是可以故意離開一段時間。

    當然了,你離開的這段時間,可能會錯過非常重要的情報。

    所以需要你自己來判斷,你又不能被發現,又要完成自己的任務。

    好在余驚鵲負責的這個人,只是一個普普通通的教員,不是什么特工。

    他的警惕性很低,反偵查的能力同樣很弱,余驚鵲對付一個這樣的人,難度不大。

    一整天的跟蹤,最后目送這個人,回去宿舍樓,算是告一段落。

    “有發現嗎?”特務科的警員,對余驚鵲問道。

    站在宿舍樓外面,余驚鵲將手里的本子遞過去說道:“沒有,一整天老實的不行。”

    對方將本子接過去,這個本子他們會送回去特務科,看看在上面能不能發現蛛絲馬跡。

    其實這個時候余驚鵲可以離開,他的工作已經完成,不過他沒有馬上走,反而是站在這里,和特務科的人聊起來。

    聊天的過程中,余驚鵲看到了特務科的人,陸陸續續的過來,看來被監視起來的人不少。

    在其中,余驚鵲看到了一個熟悉的面孔,周介之。

    看來陳溪橋說的對,周介之果然被特務科盯上,周介之有發現嗎?

    按理說,周介之是有身份的人,警惕性應該高一點。

    可是從周介之捅傷黃天來看,他的經驗明顯不足,不然黃天不可能被救活過來。

    這個問題,余驚鵲也沒有辦法解決,他是不可能提醒周介之的。

    周介之被特務科的人盯上,余驚鵲去提醒,那是自投羅網。

    看到了自己想要看到的東西,余驚鵲不打算繼續停留。

    “晚上你們辛苦,我先走了。”余驚鵲和特務科的警員告別。

    特務科的警員點頭說道:“行,慢走。”

    從冰城工業大學離開,余驚鵲回頭看了一眼周介之所在的宿舍樓,他不知道周介之有所察覺嗎?

    如果有察覺,從現在開始,周介之就要按兵不動,只要他不露出破綻,特務科的人確定不了他的身份。

    從現在的情況來看,特務科明顯沒有確定周介之的身份。

    假如周介之的身份被確定,那么便不需要監視這么多教員,僅僅只監視一個周介之就足夠。

    特務科還在找,找他們之中誰是地下黨,周介之現在最好有所察覺,然后老老實實隱藏自己。

    唯一的擔心,就是周介之沒有察覺,那么他就容易暴露。

    余驚鵲想歸想,你讓他提醒周介之,那是不可能的。

    不僅僅是余驚鵲不能提醒周介之,現在誰都不能提醒周介之。

    周介之已經被特務科盯上,只要有人提醒,就會直接暴露,從而讓特務科確定他的身份。

    坐車回到家里,和季攸寧聊會天。

    余驚鵲稍微打聽了一下顧晗月的消息,沒有什么有價值的,就沒有繼續打聽,免得季攸寧以為自己對顧晗月有意思。

    第二天走的很早,因為要去冰城工業大學,反而是和季攸寧同路。

    “你怎么走這邊?”季攸寧問道。

    “你忘了學生的事情。”余驚鵲沒有辦法說監視的事情,就拿學生的事情搪塞過去。

    聽到這個結果,季攸寧不滿意的瞪了余驚鵲一眼,氣呼呼上班去。

    余驚鵲到沒有過多的關注季攸寧,反而是路過陳溪橋所在地方的時候,眼神看的格外仔細。

    一個光禿禿的花盆,里面沒有花,只有土,被放在窗臺上。

    看來這花盆里的花被養死了,就看來年開春,能不能新種一株。

    只是余驚鵲關注的不是花盆和花,他關注的是陳溪橋給自己的消息。

    上一次從陳溪橋家里離開的時候,兩人商議,如果組織采納余驚鵲的計劃,而且計劃好時間,陳溪橋就將花盆放出來,算是通知余驚鵲。

    現如今花盆在這里,余驚鵲就明白。

    將季攸寧送走之后,余驚鵲扭頭回來,來到陳溪橋的信箱前。

    用手里陳溪橋給的鑰匙,將信箱打開,從信箱里面拿了一封信出來。

    裝好信之后,將鑰匙放在信箱之中,再將信箱鎖上。

    這封信里面,就是余驚鵲需要的情報。

    至于開信箱的鑰匙?

    雖然余驚鵲拿在手里,以后傳遞情報會更加方便,但是卻也危險。

    在你身份,發現一把不屬于你的鑰匙,也是一個麻煩。

    為了保險起見,陳溪橋要求余驚鵲只能用一次,之后將鑰匙鎖在信箱里面,他會取回去。

    如果下一次需要,那么就再給余驚鵲。

    麻煩是麻煩一點,勝在安全。

    做這個行當的人,沒有人會嫌麻煩,再麻煩都可以,只要安全。

    裝著信封離開,去了學校,在宿舍樓下面找到特務科的警員。

    “人下來了嗎?”余驚鵲問道。

    “沒呢。”特務科的警員跺了跺腳說道。

    余驚鵲往里面站了站,大家都躲在這小房子里面。

    小房子是特務科準備的,不然一個人,站在外面一晚上,那不是很奇怪嗎?

    既然是監視,你就需要隱藏好。

    在房子里面,大家開始聊天,不一會,特務科的人來了不少。

    有人問道:“昨天晚上有人出去嗎?”

    “有,我們還以為有發現,派了個人就跟上去,你們知道是干嘛的?”警員問道。

    “干嘛的?”這個時候,總是有人接話。

    警員繼續說道:“偷人的,鬼鬼祟祟,你說還教員呢,知識分子,干齷蹉事情啊。”

    “我看你小子是羨慕。”有人開玩笑的說道。

    還有人比較認真,說道:“會不會是故意演給我們看的?”

    “那也演的太像了,我們的人可是聽墻根聽了一晚上。”警員的話,讓大家哈哈大笑。

    “放心,股長已經派人去調查了,看看他們到底是不是有關系。”一個警員說道。

    余驚鵲就知道,萬群不會這么大意,哪怕覺得不太可能,也會派人調查一下,求心理安慰。

    “不和你們說了,走了。”一個警員,看到從宿舍樓里出來的人,立馬起來拍屁股走人。

    這個警員剛走,余驚鵲也站起來說道:“你們聊,先走一步。”

    “辛苦。”大家說著話,余驚鵲慢慢跟了出去,他的目標已經出來,他一天的工作,又要開始了。

    ps:感謝gogo高高的打賞支持。

电子游艺mg试玩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