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網 >歷史軍事 >驚雷 > 第二百一十六章 破局之前先做局
我的書架 | 加入書架 | 舉報章節錯誤 | 返回書頁

驚雷- 第二百一十六章 破局之前先做局

類別:歷史軍事 作者:只愛煞英雄 書名:驚雷
    夜色掩護余驚鵲離開,同樣掩護韓宸回去。

    今天晚上發生的一切,在余驚鵲看來有點不太真實,恍然若夢。

    可惜卻又是真實發生過的,韓宸居然是軍統,雖然不知道季攸寧的身份,但是卻和余默笙有關系。

    瘋子一樣的韓宸,居然將余驚鵲給算計了,這讓余驚鵲很不開心。

    不開心也沒有辦法,誰讓韓宸知道的消息更多,單單一條余驚鵲是余默笙的兒子,就已經讓余驚鵲防備不到。

    你說今天一點好事都沒有嗎?

    也不盡然,你非要說的話,今天晚上好像都是好事。

    余驚鵲來殺沈箋,他是要冒很大風險的,哪怕是跟蹤他的保安局中人,可以證明他晚上在家里。

    卻不能證明,余驚鵲沒有將這個消息透露給其他人,畢竟沈箋這條線索,余驚鵲是知道的,他就有嫌疑。

    韓宸攔下來,也算是剛好。

    而且還能救余默笙,余驚鵲不配合韓宸參加這次行動,那么協助韓宸的就是余默笙,相比較起來,余驚鵲覺得還是自己來更好。

    至于其他的好處,最明顯的就是和軍統牽線搭橋了,用陳溪橋的話說,那就是打入軍統。

    既然打入軍統,余驚鵲以后就不需要擔心余默笙和季攸寧。

    雖然韓宸說,他的事情不能被余默笙知道,但是有這一層關系在就好。

    余驚鵲以后哪怕是在余默笙和季攸寧面前,露出了破綻,被他們懷疑,甚至是被他們抓到把柄。

    到時候余驚鵲也不用慌張,一句話,我是軍統,完美解決這些問題。

    看似好處很多,危險也存在,你在軍統這里得到好處,自然也要完成軍統的任務。

    這些任務,就是風險,只是這件事情沒有辦法解決,如果任務能救幾個愛國之人,余驚鵲認為也不是不可。

    現在面臨的困難是配合韓宸行動,或者是韓宸配合余驚鵲行動,亦或者說兩人合作。

    這是關鍵,如果這件事情失敗的話,一切都要免談。

    思緒翻涌的回來,余驚鵲遠遠看了一眼自己家里的書房,還有一個人影在這里,好像在認真的伏案學習一樣。

    看了一眼保安局的人,余驚鵲悄悄的回家,然后回到書房之后,將人影弄開,將書房的燈關掉,準備回房間睡覺。

    家里人好像沒有發現余驚鵲離開又回來一樣,這讓余驚鵲很慶幸。

    進來臥室,季攸寧問道:“終于忙完了?”

    “嗯。”余驚鵲點頭。

    余驚鵲還想要問問,有沒有人找自己,但是一想如果有人找自己的話,自己在書房能聽不到嗎?

    索性不問,和季攸寧聊了會別的。

    之后兩人就上床休息,不一會耳邊就傳來季攸寧平穩的呼吸聲,這呼吸聲讓余驚鵲也安心,慢慢陷入夢鄉。

    第二天早上起來,余驚鵲率先去了書房,他看了看被自己藏起來的手槍,之后裝在了身上。

    沈箋隨時可能將另一個人的身份說出來,韓宸這邊便隨時都有可能行動,到時候余驚鵲必須要配合行動,這槍需要隨身攜帶。

    可是拿起來之后,余驚鵲覺得不對,將槍放下。

    如果韓宸不出面,余驚鵲用這把槍殺人,將調查的目標,放在當時捅傷警署警員的地下黨身上,余驚鵲可以擾亂特務科的視線。

    但是現在卻不行。

    沈箋到時候一死,韓宸一定知道是余驚鵲殺死的,如果調查方向在地下黨身上,你讓韓宸怎么想余驚鵲?

    余驚鵲身上怎么會有地下黨當時搶走的手槍呢?

    這余驚鵲沒有辦法解釋,韓宸對余驚鵲的身份,就會有懷疑。

    重新將槍藏好之后,余驚鵲長舒一口氣,幸好昨天晚上,韓宸來得及時,將余驚鵲阻攔住。

    不然韓宸可能已經猜到余驚鵲的身份了,這陰差陽錯之下,余驚鵲才發現自己躲過一劫。

    在家吃過早餐,和家里人告別,季攸寧今天又放假了,羨慕的余驚鵲不行。

    出門之后,依然被跟蹤,余驚鵲笑了笑沒有言語,帶著尾巴去了特務科。

    來到萬群辦公室之中,余驚鵲要開始做局。

    現在的情況,你想要破局,就必須要先做局。

    “萬股長,遇到麻煩了。”余驚鵲進來的第一句話,就是遇到麻煩。

    萬群果然放下手里的東西,抬頭問道:“怎么回事?”

    “韓宸他們可能知道我們在監視他們。”余驚鵲有些猶豫的說道。

    “知道?”萬群語氣帶著不滿。

    “股長,我認為我們的跟蹤和監視沒有問題,一直都很小心,他們……”余驚鵲看起來好像在給自己找借口一樣。

    這種事情發生,不管是什么借口,那都是余驚鵲他們的責任。

    “你怎么發現的?”萬群問道。

    “有人跟蹤我。”余驚鵲低聲說道。

    “跟蹤你?”這句話讓萬群意想不到,什么人會跟蹤余驚鵲。

    萬群繼而問道:“你認為是韓宸安排的人?”

    “除了韓宸還能有誰?”余驚鵲理所當然的說道。

    現在的情況來看,還真的只有可能是韓宸派人來跟蹤余驚鵲,至于你說吳歸遠,開玩笑誰會在這個時候想到他。

    吳歸遠一個局外人,大家的注意力都不在他身上,而且他安分守己了很長時間,大家都有點將他遺忘。

    就連余驚鵲剛開始被跟蹤的時候,都沒有想過保安局吳歸遠,這是同一個道理。

    “他派人跟蹤你干什么?”萬群想不出來,韓宸派人跟蹤余驚鵲的目的和取得的收益是什么?

    一臉為難,余驚鵲說道:“我也不知道。”

    “什么時候開始跟蹤的?”萬群問道。

    “不知道,我昨天夜里發現的。”余驚鵲只能這樣說,他如果說三天之前,萬群一定會問為什么不早點來匯報。

    聽到余驚鵲說不知道什么時候被跟蹤的,萬群說道:“看來跟蹤你的人,專業能力不低,可能還真的是新京特務科的人。”

    “但是股長,他們不是才來了四個人嗎,怎么可能還有人來跟蹤我,他們四個人我們可是盯的死死的。”余驚鵲還不忘給自己的工作失利,挽回一些形象。

    “新京特務科,有可能會猜到我們知道他們要來的事情。”萬群是特務科的人,自然也知道新京特務科的一些想法。

    韓宸從新京過來,他們收到消息,新京的特務科想不到這一點嗎?

    余驚鵲一拍手說道:“我們被玩了,韓宸可能只是他們放出來的誘餌,在明面上迷惑我們,真正來冰城負責行動的人,我們還根本不知道呢。”

    這種情況,很有可能。

    新京特務科猜到冰城特務科會知道他們潛入的消息,一方面安排韓宸帶人過來,給冰城特務科監視,另一方面秘密派遣了其他人過來,暗中完成任務。

电子游艺mg试玩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