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網 >歷史軍事 >驚雷 > 第二百一十七章 局已做好請君入甕
我的書架 | 加入書架 | 舉報章節錯誤 | 返回書頁

驚雷- 第二百一十七章 局已做好請君入甕

類別:歷史軍事 作者:只愛煞英雄 書名:驚雷
    現在余驚鵲和萬群商討的情況,是存在出現的可能,真真假假,假假真真,反而是讓余驚鵲現在說的話,具備了可信性。

    但是萬群依然搖頭說道:“就算是有另一伙新京特務科的人潛入冰城,那么他們老老實實執行自己的任務就好,干嘛還要來跟蹤你?”

    “要不要抓回來審訊?”余驚鵲現在就是一問三不知,你不要問我,我什么都不知道。

    至于提議抓人,余驚鵲知道萬群不會同意的。

    果然,萬群說道:“抓人先不急,既然都來了冰城,還擔心抓不到人嗎?”

    “難道就要這么被跟著,那么我們跟蹤韓宸的事情,韓宸不是知道的一清二楚?”余驚鵲覺得這樣他們就暴露在敵人的目標之下,一點作用都沒有。

    將面前的文件合起來,萬群站起來走到窗戶邊,看著外面的景色。

    之后扭頭說道:“你就裝作不知道,看看他們到底想要干什么。”

    “我該跟蹤韓宸就跟蹤韓宸,該干嘛就干嘛嗎?”余驚鵲不確定的問道。

    “對。”萬群說道。

    “這是不是……”余驚鵲不知道該怎么說,就是覺得這是不是太傻了。

    傻?

    萬群有自己的想法,這一點都不傻。

    萬群說道:“新京的人,只要來了就不要想離開,就算是想要離開,功勞也必須留下來。”

    “我們只要盯住韓宸,暗中的人就一定可以揪出來,讓他們先忙碌,最后給我們做嫁衣。”

    這就是萬群的想法,坐收漁翁之利。

    “股長好計策。”余驚鵲一個馬屁跟上。

    對于余驚鵲的拍馬屁,萬群沒有什么興趣,他依然還是想不明白,新京的人跟蹤余驚鵲能有什么好處。

    就是因為想不明白的地方太多,萬群才沒有輕舉妄動,讓余驚鵲以不變應萬變。

    萬群心里還有一個想法,那就是跟蹤余驚鵲的人,不是新京的人,但是他沒有辦法證實。

    他現在不能派人調查跟蹤余驚鵲的人,你派人調查他,就會打草驚蛇,那些人可能就再也不會出來跟蹤余驚鵲。

    “你只要記住,韓宸只要逃不出我們的手掌心,那么新京的人一個都跑不掉。”萬群這句話說的倒是霸氣。

    他們只要盯著韓宸,最后將韓宸抓回來,逼著韓宸交代,那些新京的人確實跑不掉。

    你說弄死韓宸,他們可能不行,畢竟新京那邊不會放任不管,但是想要讓韓宸開口,還是很簡單的。

    “是股長,屬下明白,那我就繼續去盯著韓宸。”余驚鵲臉上帶著笑,心里的笑意更多。

    和萬群告別,離開特務科,帶著尾巴去安歸旅館。

    看到尾巴老老實實跟著自己過來,余驚鵲心里暗笑,局已經做好了,現在就準備請君入甕。

    “隊長,他們還在旅館里面,今天不會又一天不出來吧?”李慶喜看到余驚鵲過來,上來匯報。

    現在李慶喜稱呼余驚鵲隊長,叫班長也行,不過大家更喜歡叫隊長一點。

    不出來?

    不可能,韓宸馬上就會出來,余驚鵲低頭看了一眼手表。

    這是他和韓宸昨夜商量好的,余驚鵲做局,韓宸配合。

    現在局已經做好,但是要請君入甕才行,保安局必需要變成局內人,而不是邊緣人物。

    但是這些話不能說,余驚鵲說道:“那我去旁邊的咖啡館坐一會。”

    來到咖啡館,余驚鵲要了杯咖啡,看了一眼手表。之后就看到李慶喜急急忙忙跑過來,在余驚鵲身邊說道:“韓宸他們出來了。”

    “不是說不出來嗎,這杯咖啡又浪費了。”余驚鵲看著眼前的咖啡,有些可惜。

    李慶喜一臉委屈,剛才他們是沒有要出來的意思,誰知道現在突然出來。

    “算了,走吧。”余驚鵲扔下鈔票和咖啡,跟著李慶喜出去。

    “他們今天沒開車。”李慶喜說道。

    余驚鵲當然知道韓宸今天不會開車,他不是為了讓余驚鵲等人跟蹤,是為了讓余驚鵲身后保安局的人可以跟上。

    韓宸開車,余驚鵲開車,那么保安局的人豈不是就落下來了。

    “我們也步行。”余驚鵲說道。

    這個李慶喜沒有意見,對方都沒有開車,你開車比走路還慢,看起來不奇怪嗎?

    一路走,余驚鵲一路觀察背后保安局的人,他還在跟。

    可以,讓你慢慢跟。

    最后的目的地是教育局,韓宸在教育局之中將沈箋叫了出來,大家看的一清二楚,背后保安局的人自然也看到。

    韓宸和沈箋交談了很長時間,余驚鵲和李慶喜看了很長時間,保安局的人同樣看了很長時間。

    差不多夠了,余驚鵲覺得。

    現在也算是請君入甕,這場大戲,你必須要跟著唱,你不想唱,那都不行。

    “隊長,你說這韓宸,老和沈箋見面,到底說些什么?”李慶喜有點郁悶,他們跟蹤韓宸,總是能看到韓宸和沈箋見面,卻不知道他們到底聊了些什么。

    “急什么,早晚弄明白。”余驚鵲絲毫不擔心的說道,沈箋其實不愿意在這里見面,但是韓宸要求也沒有辦法。

    李慶喜無聊的點了根煙說道:“股長不知道怎么想的,要我說,我們直接抓了他們,讓他們知道這冰城到底是誰的天下。”

    “誰的?”

    “日本人的,你抓了韓宸能有什么用,新京開口,日本人插手,還不是要老老實實給人家送回去。”余驚鵲瞪了李慶喜一眼。

    李慶喜不服氣的說道:“那也比現在強吧。”

    “少發牢騷,被人聽見。”這種牢騷,余驚鵲認為還是少發得好,免得被人拿去做文章。

    “這不就和隊長你說說嘛。”李慶喜這人,做人很不錯,他這三言兩句,就拉近了和余驚鵲的關系。

    好像他信任余驚鵲,才和余驚鵲說這些話一樣。

    其實李慶喜自己也知道,這些牢騷就算是被人傳到特務科里面,對他影響也不大,畢竟只是牢騷,而且還是為了特務科著想。

    他利用這些,巧妙的拉近和余驚鵲的關系,也算是人精一個。

    余驚鵲沒有揭穿李慶喜,看到韓宸和沈箋分開,他說道:“看來是準備回安歸旅館了。”

    不著痕跡的觀察了一下保安局的人,余驚鵲覺得今天和韓宸的配合不錯,還算是有些默契。

    “韓宸和沈箋見面這么頻繁,要我說盯著沈箋更有價值。”李慶喜將煙頭扔掉說道。

    “我和股長建議過,不過股長不想打草驚蛇,要不要你今天回去再建議一次啊?”

    余驚鵲的這句話,讓李慶喜急忙搖頭說道:“不去。”

    他不傻,余驚鵲建議過,都被萬群拒絕,他再去不是找萬群罵嗎?

电子游艺mg试玩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