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返1977- 第三百零三章 大洋蔥

類別:都市言情 作者:鑲黃旗 書名:重返1977
    洪衍武真誠的等著洪衍亢的表態。

    可他卻不知,自己的一席話已經讓洪衍亢聽得目瞪口呆。

    他的這位堂兄的內心,此刻正波濤洶涌呢。

    這不奇怪,因為在商海里撲騰了半生的洪衍亢看來。

    生意場上風云變幻,做買賣其實是件很難把握的事兒。

    最通常的規律恰恰在于,在做買賣的所有人中,永遠是賠錢的多賺錢的少。

    要是能維持著不賠不賺或是微利,就已經算不錯了。

    這就像大家伙在一片土地上爭搶著打井一樣。

    鑿呀,挖呀,許多人可能費了許多精力和時間也挖不到一滴水。

    只有少數的幸運者,會突然一下子挖在了泉眼上。

    然后泉水就止不住的往外流淌,越淌越旺,一發不可收拾。

    還有許多人甚至尤為倒霉。

    他們只要再挖那么一鐵鍬就能碰到泉眼了,就能轉運了。

    可他們偏偏在關鍵的節骨眼上灰心喪氣,停了手,徹底一敗涂地。

    所以說,買賣實在難做,只是發財的希望迷惑了蕓蕓眾生的雙眼,勾引得人們前仆后繼。

    許多人就沒有對商場有一個客觀的認識,是切膚之痛才讓他們體會到了厲害。

    也正是因此,洪衍亢一直認為做任何投資,都需要慎重。

    花錢容易賺錢難,一定要十分有把握才好下手。

    但他現在不完全這么想了,因為聽了洪衍武的話之后,他某些固有認知被顛覆了。

    他忽然意識到或許那些少數的幸運兒,壓根就不是什么運氣,或許他們正是像他這位堂弟這樣天生的商人。

    而那些為數眾多的陪襯,應該就是蕓蕓眾生里的普通人,是像他這樣不具備什么特別商業天份的人。

    眼光啊,眼光獨具!

    這世界上有的人就是敏銳的商業嗅覺,具有透過表面直接看到本質的能力。

    或許,這才是最合理的解釋。

    不管別人怎么樣,反正他對洪衍武的這番見解相當服氣。

    他甚至再次為自己長房子孫的身份感到了一點點的難堪。

    他真是不明白,為什么祖宗的商業天賦全都跑到二房去了,連他這一代也是如此。

    他又不免想到,要真是二叔當年成功把二嬸接到了香港……

    那洪家現在的局面……

    肯定就完全不同了!

    即便不是全港首富,也不至于樹大中空,江河日下啊……

    就這樣,洪衍亢胡思亂想著。

    好一陣,他才因洪衍武再次追問,從呆呆出神的狀態里清醒過來。

    至于隨后,自然沒的說啊。

    無論出于長兄對弟弟扶持的初衷,還是出于對洪衍武商業才能的信服。

    他絕沒有不答應兄弟聯手的道理。

    只不過應是應了,他最后還有一事甚為擔憂,不能不拿出來問個明白。

    “小武啊,這事好是好,可要賺錢就要先投錢。這買賣的盤子有點大啊。你有沒有想過資金問題怎么解決啊?就算銀行可以給咱們貸款一千萬。可剩下的就得咱們自己想辦法了。”

    “我可以交給實底兒,香港那邊,我再想辦法,頂多只能再抽出三四百萬港幣。因為這邊畢竟不是短期能見效益的事兒,我得為那邊的資金運轉考慮,這恐怕就是極限了。”

    “這樣加上我手里的四百萬港幣,即使都交給你去私下兌換,也不過五六百萬人民幣。這差得還遠呢。剩下的三百萬你能想辦法湊出來嗎?”

    “而且你也好考慮到長期的消耗資金,你都說了,開始是肯定要賠著的。那總得再需要五六百萬才應付得來啊。資金壓力這么大,會不會吃不消?”

    沒想到洪衍武對這個問題不但一點沒顯出為難了,倒胸有成竹的笑了。

    而他下面的話,甚至比他剛才的那些話還要驚人。

    再次讓洪衍亢震動,讓他領教了什么才叫真正的精明算計。

    “衍亢大哥,這事其實特好解決。您別太實在了,我不是跟您說了,這邊商業行為不大規范嘛。既然不規范,就有很大的余地可以鉆空子”

    “打個比方,最簡單的法子,我們可以在工程設計和預算上打埋伏。我會要求設計院和建筑公司那邊按照一千五百萬做設計和工程預算,然后跟縣里申報時加上虛頭報兩千萬。”

    “且不說這些錢應該是分批陸續投入的,即使一下子都必須馬上拿出來。貸款一千萬,加上您手里的五百萬,這不就夠了嘛。”

    “另外這事兒,有實實在在的景區和官方開發計劃擺著,再加上咱們外資招牌,簡直太能唬人了。我甚至可以在此基礎上再變個戲法,連貸款都省了。”

    “比如說,我拿著這個項目去找三家單位合資,約定每家出五百萬,讓他們各占百分之二十五的股份。這就等于咱們實際上一分沒出,就白得了四分之一。”

    “但這還不算完呢。真等日后這幾家單位覺著長期虧損不樂意了,對扭虧無望沒信心了,咱還可以再低價買下那三家的股份。這樣里外里,咱就賺大發了。資金還是問題嘛!”

    好家伙,這招兒可夠陰夠損的啊。

    而就在洪衍亢越聽越驚,心下不禁暗暗叫絕,同時卻又覺得洪衍武此舉逾越了他的道德線。

    正猶豫不知該不該勸告、該不該反對的時候。

    沒想到洪衍武也明白這點兒,他自己就給自己推翻了。

    “……可這么干也太缺德了點。真讓人明白過來,咱洪家的名聲也就臭了。另外,這么占公家的便宜,挖社會主義墻角,我心里既過意不去,也難保日后不被記恨追究。總之,得不償失,太不劃算了。”

    “所以我這么說,只是為了讓安您的心,讓您明白,資金的問題千萬不用發愁。我辦法多了。哪怕沒有錢,我也能變出錢來,怎么都有轍,給這個窟窿填上。”

    “那我為什么一定要讓您放心呢?因為實際上呢,我還有另外一個毫無后患之憂的辦法,同樣能讓咱們借雞下蛋,輕而易舉用別人的錢,把這塊肉妥妥當當吞下肚子。但這就得需要您,毫無保留的相信我了。”

    好嘛,合著到這份兒上了,這還在鋪墊呢。

    洪衍亢看著洪衍武閃著亮光的眼睛,心里這個復雜啊。

    他覺著這小子,活脫兒一個大洋蔥。

    永遠是包了一層還有一層,這腦子怎么長得呢?怎么這么多主意啊?

    行嘞,那他還非要看看這洋蔥里的核心,到底藏得是什么!

    于是帶著好奇,他果斷表態,說一定給予充分信任,讓洪衍武盡可把底牌亮出來。

    結果呢,聽了洪衍武的主意,他就有點后悔了自己放的大話了。

    “衍亢大哥啊,實際上我的辦法特別簡單,無非是堤內損失堤外補。您看,我這么道德的人,在內地不好意思損公肥私,可去薅外國人的羊毛我心里沒負擔啊。小日本跑這兒來想找咱們的便宜,我就去掙他們的錢。通過您哪,我要把貸款弄來的錢,都砸到日本股市去,好好跟小鬼子算算舊賬……”

    “啊?你……竟然你要拿內地的貸款去日本股市投機啊?……不行,絕對不行!”

    洪衍亢的心里的震蕩,就像爆了個炸彈一樣。

    他覺著太匪夷所思了,萬不敢相信洪衍武會把主意寄托在這么不靠譜的事兒上面。

    忍不住又懷疑起自己剛才對洪衍武所做出的“商業天才”的判斷。

    他第一反應,就是覺著洪衍武怕是道聽途說,不知從哪兒知道股市這玩意掙錢快。

    卻并不真正明白其中的厲害。

    于是堅決要勸阻,決不能讓洪衍武犯這個傻。

    可問題是,他再堅決,也架不住洪衍武是開了掛的主兒啊。

    這小子后知五百年談不上,但三十年的國內外趨勢,肯定是明了的。

    而且天生的巧舌如簧,嘴上功夫簡直及得上相聲演員。

    俗話說得好啊,人嘴兩張皮,正反都是理。

    本就有理有據之下,又有口舌之利,再加上前面這好一番鋪墊。

    洪衍武一二三的這么一說,國內外局勢,金融規律這么一忽悠。

    洪衍亢哪兒扛得住啊?做通他的思想工作那還真不是什么難事。

    所以就跟鬼打墻似的,洪衍亢完全由不得自己的,又被洪衍武帶著方向走了。

    很快他的思想就再度淪陷,忐忑和懷疑被激動和興奮所取代。

    而他眼里,洪衍武的笑嘻嘻的模樣也愈加光亮起來……

    這個時候,荷塘里的孩子們已經打鬧得累了,水面早已恢復了原有的平靜。

    洪鎰和小裕祥在兆慶的看護下,正在摘蓮蓬。

    水曉影頭頂著一大朵的荷葉,索性上了岸。

    但她沒走多遠就站住了。

    咬著手指頭,出神地瞅著岸邊菜地里,那些通紅的,圓潤的,多汁的西紅柿。

    洪鈞則是最忙和的一個孩子,在水里鉆上撲下。

    沒有人再打擾,他終于可是盡情的斬獲獵物了。

    他簍子里已經裝了不少魚,都是小麥穗,也有不安生的小泥鰍。

    而他的心里,卻全是晚上回去,大柴鍋里噴香的魚味和貼餅子的香氣。

    這樣的情景,如果在有心人看來,是多么的有意思啊。

    絕妙的地方就在于,他們每個人雖然都在忙和自己的那點事兒。

    可各自的舉止神情,卻無不蘊含著“豐收”與“滿足”。

    。

电子游艺mg试玩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