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秦霸世- 第630章 這是一場大清洗

類別:歷史軍事 作者:獨愛紅塔山 書名:帝秦霸世
    對大秦帝國各級官員的考核,并不突兀,畢竟在原來的秦國,以及后來的大秦帝國,都是這樣干的。

    這也是大秦帝國最后能夠以最弱的一國,蛻變成為最強大的一國,最后兼并六國的原因。

    對于官吏的考核,能夠讓政治清明,這也是大秦帝國國力蒸蒸日上的根本。

    胡亥雖然對于政治不太懂,但是數千年的歷史熏陶,讓他不會在大事上犯糊涂。

    ......

    只不過,由于山東六國的貴族不甘心失敗,發動了這一場叛亂,以至于大秦帝國朝廷自顧不暇,中斷了考核。

    此時此刻,大秦帝國已經形成了有一定的規模。而且山東諸國合縱伐秦之戰,已經結束。

    大秦帝國數年之內,根本不可能在發生大規模的戰爭,所以,秦帝決定借這個機會整頓內部。

    在這一點之上,胡亥沒有打算與誰商量。

    此時此刻,三軍認可了他,只要他一聲令下,必然會為大秦而戰,為自己赴死。

    為今之計,當時整頓朝堂,將各地官員熟悉一下,徹底的接管政務。

    在大秦帝國的各機構官員之中,胡亥的命令遠遠不及丞相府的命令。

    胡亥清楚,這是必然發生的事情,為了防患于未然,他曾經想過辦法,但是沒有太大的作用。

    所以,當他再一次結束戰爭,走進咸陽宮之后,胡亥想到的第一件事,就是整頓朝堂。

    只是能夠走到三公九卿這樣的層次,除了出身之外,也有足夠的智慧。

    當胡亥說完,在場所有人都清楚秦帝的想法,不由得紛紛對著胡亥一拱手,道。

    “臣等立即準備,進行對各郡縣大小官員,進行考核,請陛下放心——!”

    “嗯。”

    點了點頭,胡亥深深地看了一眼子嬰等人,道:“左相,向天下傳詔:此戰大秦大獲全勝,阻敵于三川郡之外!”

    “出征的老秦兒郎,不日就可以班師回朝,返回各家——!”

    “是!”

    胡亥吩咐完之后,將目光落在了尉繚的身上,道:“許久未見,太尉老了——!”

    “為了大秦,我這把老骨頭還可以堅持!”尉繚對著胡亥一拱手,道:“赳赳老秦,共赴國難,不是嘴上說說而已!”

    “嗯!”

    微微頷首,胡亥決定對尉繚封侯,念頭一轉,忍不住頓了一下,道:“太尉,由你們太尉府將這一戰的戰功統計出來!”

    “以及陣亡人數,以及陣亡人員的賞賜與撫恤,以最快,最準確的速度統計出來!”

    胡亥清楚,大軍班師回朝,接下來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封賞與撫恤了。

    這一戰死傷慘重,只有撫恤與賞賜才能減輕整個民族的傷痛。

    本來看到尉繚如此年紀,胡亥打算找其他人做,但是一想到這件事涉及面之廣,以及后果之嚴重,再加上尉繚的赳赳老秦共赴國難的誓言,讓秦帝改變了主意。

    “老臣一定不會讓陛下失望,盡力平復國人之悲痛!”尉繚擔任大秦帝國國尉多年,自然是清楚這件事的重要程度。

    “嗯,都下去準備吧——!”半響之后,胡亥揮了揮手,道。

    “臣等告退!”

    .......

    胡亥心里有好多事,但是他清楚,任何事情都不能一蹴而就,而是要經過縝密的分析部署。

    而且此刻的朝廷之中,他屬于兩眼一抹黑,不僅沒有根基,而且也不太懂。

    若不是他下令變法,然后讓大秦帝國走出了逆境,只怕是連現在的威望都沒有。

    自古以來,文武就是兩個涇渭分明的團體,只有高明的皇帝,才能將兩者合二為一。

    以至于達到如臂使指的地步!

    但是胡亥清楚,自己就是一個平庸之輩,原身更是一個花天酒地的窩囊廢。

    如今他之所以能夠掌控大軍,完全都是以歷史大勢為刃,以求存之心為力,進行的一場驚天豪賭。

    如今天下大勢已經發生改變,胡亥的優勢,幾乎可以說是快要消失殆盡。

    在這樣的情況下,胡亥必須要改變,只有改變,才能逆轉一切的不利。

    “呼......!”

    長長的出了一口氣,胡亥望著一旁的韓談,道:“朕不在的這段時間,宮中一切都好么?”

    如今的秦宮之中,只有王洛潔一個人,帶著一個三歲多的孩子,可以說是歷朝歷代的之中,最安全的了。

    但是他只有一個兒子,而且還是上將軍王賁的外孫,大秦帝國的太子。

    這就讓他置身于危險之上,畢竟只要殺了他,大秦帝國就沒有了繼承人。

    這是一個一勞永逸的方法!

    “稟陛下,太子與皇后皆安好,在陛下離開之后,太尉下令重兵封鎖皇宮......!”

    “太尉做的好!”

    這等于是囚禁皇后與深宮之中,但是自古以來,皇后本就是在后宮之中不得出門。

    而且尉繚見多識廣,他清楚,歷史上這樣的事情太多了,必須要以防萬一。

    對于尉繚此舉,根本就是為了大秦帝國,不想在大戰之中,后院失火。

    “吩咐下去,準備晚餐,朕要與皇后太子共進——!”走出咸陽宮,秦帝目光幽深,道。

    “是,老臣這就去準備!”看到這樣的胡亥,韓談也是心下歡喜。

    他心里清楚,伴隨著戰爭,胡亥的心里對于親情更為淡漠,這不是一件好事。

    而且皇室人脈太過于薄弱,始皇后裔只剩下了胡亥與太子,以及不知所蹤的公子高。

    韓談清楚,想要公子高回來,這是不可能的事情,不管是胡亥還是公子高都不可能坦誠相見。

    所以,想要壯大皇室一脈,主要靠胡亥一個人了。

    望著韓談離開,胡亥眼底掠過一抹精光,在他看來,征戰回來,與家人吃一頓飯本來就是一件正常不過的事情。

    他不清楚韓談眼中的喜色是為了什么,但是不管他與王洛潔關系如何,都不能改變她是他的妻子。

    這是一輩子都不可能改變的事實!

    畢竟王洛潔的父親是上將軍王賁,她的兒子是大秦帝國的太子。

    就算是胡亥,如今意氣奮發,也不敢亂來。而且也沒有必要為了一個女人,而動搖國本。

电子游艺mg试玩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