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寧帝軍- 第八百三十章 遇

類別:歷史軍事 作者:知白 書名:長寧帝軍
    北疆廷尉府百辦于連牽著馬走到大胡子面前笑道:“大胡子,就這么離開瀚海城心里沒有不舍?好歹在這生活了幾年了,我不信你沒感情。”

    大胡子搖頭笑道:“瀚海城就好像我的家一樣,我怎么會不想,我又不是去了息烽口就不回來,我愛死這里了,哈哈哈哈。”

    于連也笑:“你這家伙可得早點回來,我在瀚海城給你當保鏢已經好幾年,你要是不回來了我還有點別扭。”

    大胡子實在太重要,廷尉府特意調撥了一位百辦加上二十四名廷尉保護他的安全,如果他的存在被黑武人知道了,只怕會千方百計的把他搶走,若是不能搶走也會千方百計的殺了他。

    “嘿嘿,老伙計,你離不開我了?”

    大胡子用肩膀撞了于連一下:“我可記得,剛剛把你調過來的時候你很不樂意,覺得我不順眼,看著我吹胡子瞪眼睛的。”

    “我堂堂廷尉府百辦保護你這么一個男人,我怎么可能樂意,要是個妞兒還沒準開心呢。”

    大胡子嘿嘿笑:“長我這樣的妞兒也行?”

    于連白了他一眼:“滾滾滾......你這樣的要是妞兒還不如是個男人呢,誰娶了你把胡子剪剪都能蓄窩了,再說了,你那時候整天鬧脾氣喊著找沈將軍,好像沈將軍是你爹一樣,跟個離不開爹娘的娃兒似的。”

    大胡子道:“那也是你先看不上我的,你嫌棄我不洗澡。”

    “你愛洗澡了還是怎么的?”

    “這地方太冷了,洗澡就是受罪!”

    大胡子憤憤不平的說道:“在這洗澡,水澆在身上,往下流到哪兒就快凍到哪兒了,在我的家鄉我沒有見過雪,到了這沒有一天見不到雪,我也不理解你們,一群人脫光了膀子用雪擦身子,好受?”

    于連:“你懂個屁,那才叫舒坦。”

    他彎腰從地上抓了把雪塞進大胡子脖領子里,大胡子嗷的一聲跳著躲開,脖子里的雪很快就化成了水,涼他的上躥下跳,于連和手下的廷尉們哈哈大笑。

    他們剛來的時候確實心有抵觸,動用廷尉府這么多人保護一個番邦大胡子,他們不樂意,可是軍令如山,不樂意也要執行,一開始于連沒給大胡子什么好臉色,在邊軍看來,所有的番邦都有可能是敵人,況且因為和吐蕃人一戰,寧人對西域來的人都沒有什么好感。

    大胡子單純,像個孩子,只要讓他研究火藥就行,反正在他看來這些寧人也就沈冷待他好,其他人他也不在乎,可是后來彼此熟悉了,關系越來越好,于連他們這些廷尉府的人仗義,有什么好東西都會送大胡子一份,大胡子常說,自己是第一個征服了大寧男人的男人。

    “不把你當兄弟了!”

    大胡子一邊抖著自己的衣服一邊喊了一聲,然后猛的彎腰抓起來一把雪朝著于連沖過來,結果腳下一滑,整個人趴在地上,臉型都在雪地上印出來了,于連哈哈大笑,過去一把將大胡子拉起來,大胡子趁機把手里的雪揚在于連臉上,笑的跟個二百五似的,還一臉得意。

    “看到了沒,這是我的妙計,我要是不摔倒能成功偷襲你嗎?”

    于連搖頭嘆道:“像你這么傻的人不多了,稀有物種。”

    大胡子反正覺得自己沒吃虧,起身打了打身上的雪:“咱們走吧?”

    于連上馬:“走。”

    數十名廷尉也上馬,保護著大胡子出了瀚海城兵營,按照計劃他們要走一段日子才能到息烽口,算計著,大概和沈冷到息烽口的時間也差不多,得五月了。

    “大胡子。”

    于連看著大胡子背著的那個包裹:“鼓囊囊的全是銀子,這一路上兄弟們吃喝都全靠你了。”

    大胡子搖頭:“不行不行,這銀子我得交給沈將軍,我得讓他幫我在長安買一個院子......以后等沈將軍帶兵把我家鄉的那些壞人都殺了,讓我的家鄉也變成寧地,我還得回來呢。”

    “大胡子,你家鄉都變成大寧的領地了,為什么你還要回來?”

    “你不知道。”

    大胡子一臉的嫌棄:“我家鄉的人根本不講衛生,用手抓著吃飯,他們完全不懂應該用筷子!用筷子!而且我家鄉那邊哪有這么多好吃的,哪有我最愛的辣子雞丁,紅燒肉,蒜泥白肉,魚香肉絲......”

    大胡子居然把自己說的流了口水,于連他們又被逗笑了。

    “還是要回來的,我還想娶個寧人姑娘呢,以后有了孩子我連名字叫什么都想好了,大將軍武新宇給我取了一個寧人的名字叫胡多多,我也不知道為什么叫胡多多,但是這名字不錯,多多比少少好,是吧?我喜歡大寧,喜歡寧人的名字,我希望將來大寧可以一統天下,我兒子就叫胡一統。”

    于連都想捂臉。

    他心說大將軍給你取名叫胡多多,就是因為你胡子太多啊......

    幾十人的隊伍出了瀚海城之后往東邊走,官道寬闊平坦,馬蹄子在官道上飛馳而過將雪踢上半空,大胡子騎馬倒是沒問題,不過騎得時間久了之后就受不了了,縱馬奔行了一個多時辰之后隊伍就得減速,不然的話戰馬也受不了,正好一個時辰經過小鎮子,眾人下馬休息一會兒,也需要給馬喂一些草料,鎮子里有茶攤,過往的商隊休息的時候都要加喂草料,所以這不起眼的茶攤其實賺的銀子并不少,前院是客房可以休息,后院堆著不少草料。

    眾人下馬之后,茶攤老板一見是廷尉府的人立刻就迎了上來,外面風大,把人請到前院正屋里坐下然后就去泡茶,戰馬都拉到后院喂料。

    大胡子懷里緊緊抱著他的包裹,這些銀子是他要在大寧安家置業用的,于連自然看得出來,大胡子是真的很想很想做個寧人,一個真真正正的寧人。

    他伸手比劃了一下:“大胡子,你應該把胡子剃了,這樣看起來好點,你見哪個寧人留你這樣的大胡子的。”

    大胡子搖頭:“那怎么行,沒有胡子還叫男人嗎?”

    于連湊近了問他:“你留胡子是不是因為自己太丑了?”

    大胡子撇嘴:“我俊美的能讓你嫉妒,小時候我蹲在河邊,河里的魚都被我容顏美死了。”

    于連笑道:“你們家里是特么遍地沙漠吧,哪里來的河,你倒是把胡子剃了讓我看看你有多俊美。”

    大胡子想了想:“等我什么時候找到了一個愿意嫁給我的姑娘,我就把胡子剃了,到時候你就知道我有沒有說謊了,我可好看了。”

    于連笑著搖頭:“等你成親的時候,我一定到場。”

    眾人在茶攤休息了一會兒,吃了些東西,馬也吃飽了,于是結算了茶錢繼續上路,茶攤的老板說什么也不收,于連把銀子放在他家門口,他朝著茶攤老板喊了一聲:“等我回來的時候還到你家喝茶,銀子收下,下次多準備點好吃的就行。”

    茶攤老板看著隊伍呼嘯而去,使勁兒的揮手。

    離開瀚海城之后一路往東,晝行夜宿,連續走了三四天之后大胡子就快崩潰了,哀求于連找個地方先休息一下,屁股都被磨的破了皮,疼的他受不了,不光是屁股,大腿里邊也一樣磨破了,他又不常騎馬,哪里能知道騎馬并沒有看起來那么威風。

    可是北疆這地方人少,尤其是靠近邊疆村子都不見幾個,有時候跑上一天都看不到個人,沒奈何,大胡子只好同意了于連的辦法,找個沒人的地方他自己抹上點傷藥,白山山腳下林子連綿不盡,大胡子誓死不讓于連跟著,在他看來屁股是神圣無比的東西,怎么能隨隨便便給于連他們看。

    拿著傷藥他卡著腿走進林子里,那走路的架勢就好像兩條腿中間夾著個大球似的,于連他們看著就笑,有人說從大胡子現在走路的時候腿卡開的這個弧度,就能精準推測出他騎的馬胖瘦。

    好一會兒不見大胡子出來,于連指了指,有幾名手下隨即下馬往林子里過去,剛走到林子邊緣處就看到大胡子從林子里沖出來,幾個斥候還沒有反應過來怎么回事,大胡子一把將人撲倒在地,身后幾支弩箭飛了過去。

    于連眼神一凜,從馬鞍一側把連弩摘下來,另外一只手抓了刀,兩息之后,已經帶著人沖到林子邊緣處,里邊追殺大胡子的人似乎也沒有想到外邊居然這么多廷尉府的人,顯然愣住了,他們互相看了看掉頭就跑。

    于連看了大胡子一眼:“怎么回事?”

    “我不知道,看到一群人要從林子里路過,我蹲在那給屁股抹藥呢,看到一群人披著白色的披風帶著刀經過,看樣子不像是咱們的邊軍,我沒敢出聲,想看看到底是什么人,我屏住呼吸,結果屏的勁兒大了......屏出來了個屁。”

    大胡子一臉懊惱:“然后他們就追我,一路追我。”

    于連一擺手:“你們幾個護著大胡子,到空曠的地方去,其他人跟我進去看看。”

    林子里邊,一群人聚在一起,為首的那個人看了荀直一眼:“運氣不好,居然遇到廷尉府的人,荀直先生一會兒只管跑,我們有人接應,只要不驚動了邊軍就能出去。”

    那人把圍巾上臉上拉了拉:“廷尉府的人不好應付,那是一群瘋狗,全都小心點!”

    荀直站在那往林子外邊看了一眼,手下意識的摸了摸藏在懷里的毒藥。

电子游艺mg试玩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