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絕色美女房客- 第6204章 活過來

類別:都市言情 作者:炒酸奶 書名:我的絕色美女房客
    韓允對趙惇正色道:“剛才許庶出手瞬間,我感應到陳陽所在的位置,出現了空間能量波動,想必……他很可能帶著傳送陣,已經離開。這棺材中,必然是有極度的危險,他才會這樣做。”

    “定然是如此了。”趙惇點了點頭,面色難看道:“看樣子,陳陽并未被禁錮此地,他留下來,更多是在幫我們。”

    韓允看了眼遠處的許庶,憤怒道:“可惜許庶這個蠢貨,居然亂來,也不知這下子,到底會出現什么變故。”

    雖然韓允和許庶是同門,但此刻也對許庶的荒唐行為,也感到十分不滿。

    更何況,他對許庶這個督辦破陣事宜的長老,一直就不爽,認為這是宗主派了個外行來管理他這個內行。

    但畢竟,這是同門,趙惇還是得為許庶說幾句話,便道:“韓兄也不必生氣,許長老被陳陽戲弄,身負重傷,早就憋了一肚子的氣,此刻他宣泄一下,也在情理之中。”

    韓允不以為然,道:“他要宣泄可以,別拿我們的性命開玩笑。”

    趙惇面露尷尬之色,也不知該如何幫許庶說話了。

    “哼,韓允,你膽子未免也太小了。”

    這時,許庶冷哼一聲,朝著這邊看過來,道:“現在什么都沒有發生,你卻嚇得兩股戰戰,虧你還是九重圣師。”

    韓允面露慍色,怒斥道:“許庶,這里是陣法師說了算,你如果再亂來,休怪我不客氣。”

    許庶冷笑道:“你以為我受了傷,你就能擊敗我,真是異想天開。”

    韓允正欲爭辯,突然,轟一聲巨響,從棺材中傳來,原本彌漫在棺材中的星能猛地擴散出來,瞬間變得稀薄。

    那口巨大的棺材,也開始顫動強大,像是有什么東西在搖晃著棺材。

    眾人見許庶和韓允爭吵起來,都看著這邊,突如其來的變故,卻是把眾人都嚇了一跳。

    韓允、許庶、趙惇三人,也沒功夫爭吵,都朝著棺材中看去,心中有種不祥的預感。

    棺材中,明明星能散盡,但卻有古怪的紅色的能量彌漫。

    那紅色,宛若血液,散發出濃郁的腥味。

    但那紅色,又蘊含了無比濃郁的能量波動,比許庶、韓允、趙惇三位九重圣師,還要更加強烈。

    感應到這能量波動,眾人面色都變得無比難看。

    就算是傻子,也知道危險降臨了。

    “后退,全都后退。”

    韓允當即下令,但事實上不用他說,萬劍門的人已經往后倒飛出去,和棺材拉開了距離。

    寒冬嶺的人,也在趙惇的帶領下,退到了遠處。

    只見那口棺材,仿佛沸騰的鍋,有濃郁的水汽,從其中蒸發升騰。

    不過,這水汽卻是血色般的紅色。

    如血的水汽往上漂浮,達到了百米高。

    這時候,棺材看起來,像是一個爐子,升起了巨大的篝火。

    場景變換之間,血紅霧氣中的能量也越發劇烈。

    眾人的面色,是越來越難看。

    韓允咬牙切齒道:“混賬,現在怎么辦?”

    沒有人回答韓允的問題,因為這局勢已是擺明了,若是棺材中有兇物出現,在場誰也擋不住。

    無論寒冬嶺,還是萬劍門的人,此刻心中都頗為責怪許庶。

    如果不是許庶,又豈會鬧得這步田地。

    “剛才陳陽已經說了,不能輕易觸碰、挪移巨人族尸體,可許庶居然還亂來。”

    “就這腦子,也不知怎么進階九重圣師的。”

    “許長老的行為,的確是莽撞了。”

    萬劍門弟子似乎覺得必死無疑,他們是直接出言嘲諷、喝罵許庶,也不怕報復。

    寒冬嶺的人,則是低聲抱怨著。

    許庶的面色青一陣白一陣,他是怎么也沒料到,此行而來,自己先是重傷丟臉,現在又被人怨恨,簡直是無比恥辱。

    可他心里,卻一點沒有覺得自己做錯了什么。

    要怪,都怪陳陽。

    他狠狠的看向眾人,冷聲道:“如果不是陳陽開啟棺材,又豈會變成這樣的局面?”

    趙惇看不下去,搖頭嘆道:“是我們毀掉了浮空橋,只有破陣,才能離開此地,陳陽是在幫我們。許長老,你又何必,扭曲是非。”

    許庶冷笑道:“幫?呵呵,說不定,他是故意如此,想讓我們都死在此地。否則,陣法一破,棺材一開,他為何突然消失了?”

    “不消失,難道陪你送死!”韓允怒喝道。

    趙惇無奈道:“現在不是爭執的時候,當務之急,我們還是得想辦法,應對這即將從棺材中出現的危機。”

    “如何應對?”韓允一攤手,狠狠地瞪了眼許庶,道:“這話我剛才已經問過了,誰也不知道答案。”

    趙惇目光轉動,突然眼睛一亮,道:“不,陳陽知道答案。你們看,不止是陳陽,還有與他同行的周揚、曾措,也都消失了。”

    “陳陽救了他們!”韓允恍然大悟,隨即失神道:“可是……陳陽沒有救我們。”

    趙惇苦笑道:“我們和陳陽,終究沒有什么交情,而且他竭盡全力幫我們,最后卻讓我們搞砸了,讓他陷入險境,他自然對我們心有不滿。他不救,也在情理之中。”

    “呼……”

    突然,沉重、悠長的呼吸聲,從棺材中傳來,并且音源在慢慢上升。

    趙惇驚道:“巨人族尸體站起來了!”

    話音剛落,一只巨大的手掌,從彌漫的血紅霧氣中伸出來,抓在了棺材的邊沿,然后猛地一撐。

    巨人族龐大的身體,嗖的從紅霧中竄出,站在了棺材之外,冰冷、兇戾的目光,俯視著在場的眾人。

    這巨人族尸體,竟然活過來。

    有心性不穩的修者,嚇得連忙轉身就逃。

    至于身后已經斷絕浮空橋的深淵,此時他們已是來不及思索如何度過。

    可就在這些人行動的剎那,那個活過來的赤身巨人,目光猛然一轉,然后揮動臂膀,一掌朝著那些逃跑的人抓過去。

    此刻雙方相距兩百多米,就算巨人族的手臂再長,也夠不到那幾人才對。

    就在眾人不解,巨人族為何這樣做的時候,巨大的人影一閃,巨人族出現在眾人后方,手掌落下,把幾個往后逃的人,全都拍成了肉泥。

电子游艺mg试玩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