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影侯- 第1027章我是誰有區別嗎

類別:歷史軍事 作者:醉顏7點5 書名:大明影侯
    有些時候事情就是那么的殘忍,不管對于誰來講現在他們所經歷的一切,可以說,是整個程序下,所能保證的,最完整的狀態。

    孔家現在還保留著已經的完整度,因為對于這些人來講,現在所做的一切都沒有,出現任何問題。

    就算是如今朝廷的大隊人馬前來孔家調查,也沒有絲毫影響到孔家其他人的生活,他們雖然有些混亂,但目前來說還是比較溫和的,沒有人對他們做出一些不軌的行為。

    孔家家主當代衍圣公正在和鐵鉉鐵大人兩個人談話,他們兩個人,現在所交流的一切,只不過是因為他真的想搞懂到底出了什么問題。

    “這樣的消息你我都懂,無非是宣傳部所做的一貫伎倆,畢竟他們是朝廷的口舌說什么都會有人信的。”

    孔家家主還是有些不太相信,畢竟,他沒有做過什么錯事,而且跟那個年輕人沒有什么交集,按照他所說,他們根本就沒有什么更多的沖突,但是孔家現在做的有些不地道,欺負老百姓,可是這不是早就有的事情了,太祖高皇帝所在時期他們也有,只不過那個時候比較收斂罷了。

    “他們宣傳的消息,但也不會空穴來風,更多的情況下他們要解釋給更多的百姓知道,讓百姓們都知道他們為什么要這么做,你如果想要知道更深層次的原因,其實只要稍加分析就可以了。”

    鐵鉉鐵大人又落下一子,然后對他說道。

    “方中愈那個人不能小看,以我這些年對他的了解,或者說與他交談的方向來看,那是一個了不起的人,至少他的大局觀,戰略觀要比所有的人都強,之前他所做的那些事現在都已經被證明了是正確的。

    也就是說更多的人選擇相信它,不僅是因為它給那些人帶來利益,還有更多的事,也許在他們看來,方中愈真的能夠遇見孔家,會成為整個朝廷的大災難。

    也就是說在這種狀況下,孔家就是接下來會給朝廷帶來災難的根源,所以這個時候完完全全的把所有的事情都做好,甚至可以說提前將孔家處理掉,是為了防范以后。”

    不得不說鐵鉉鐵大人作為一名文人,同時又對精神力量有一定的掌控,這個時候的分析還是非常正確的,從他個人的角度上來看,現在他所做的一切都非常正常,而且他大致也猜到了,錦衣衛的真正做法。

    方中愈要是在這里的話,一定會對鐵鉉鐵大人感覺到非常敬佩的,畢竟從來沒有人猜測到他之前要做的事,也沒有人考慮到為什么他一定要做這樣的事。

    這一番說話呀,之后兩個人都選擇了沉默,這一段時間他們沉默的時間比較長,雖然說只是短短的一瞬間只是幾句話的功夫,但兩個人頭腦里的思路都快速的打開,他們兩個人覺得自己應該更快的能接近真相了,孔家家主并不是想折騰,也不是想為整個孔家,某一條生路,只是他覺得孔家摔的他,這一帶,他已經沒有辦法向列祖列宗交代了,這個時候自然想要搞清楚到底發生了什么。

    而鐵鉉其他人純粹是好奇,畢竟真的如當代衍圣公所說,他跟方家完全沒有任何的交集,甚至可以說跟方中玉沒有任何的沖突,但是方中玉卻好像死了心一樣,要把整個孔家連根拔起,這對于任何人來說都是難以理解的。

    “孔家會得到什么樣的處置?”

    孔家家主衍圣公這個時候也選擇了放棄,他不想再在這件事情上探究了,他心里已經相信了,剛剛鐵鉉鐵大人所分析的那一番話是正確的,也就是說在整件事情上,他們并沒有占到任何的優勢和道德上的高點,因為對于他們來講,現在的一切才是最重要的。

    既然如此,他只能選擇放棄,雖然一切的責任由他自己來擔,但是他也沒有辦法去讓其他人為這件事情負責,除了他自己,誰都不清楚到底發生了什么事。

    孔家還有不少人還蒙在鼓里,他們根本就不知道朝廷為何要如此的對待他們,甚至可以說這個時候他們還在埋怨孔家的那些高層到底去了哪里,為什么沒有人站出來替他們說話?

    “現在的一切都是審核,也就是說按照朝廷調查組的調查結果來判斷,有人要死,有人要坐牢,有人要流放更多的人,可能要離開孔府。”

    鐵鉉鐵大人不想跟他講那些大道理,因為在這一步,他們其實都清楚這是政治的犧牲品,但同時,也是一個正常的操作,因為享受著孔家所帶來的福利,那么沒有一個人是無辜的。

    就算是婦孺老弱,他們依然享受著整個孔家的供養,孔家的供養來源于剝削的那些百姓,所以,就算是現在去選其他人,也不會為他們感覺到可惜,甚至是憐憫他們,因為還有更多的人需要幫助,就比如他手下里的那些軍隊,就算是如今他們的福利越來越好,待遇越來越好,可是誰都是拿命拼來的,腦袋綁在褲腰帶上,一不小心就會丟了命。

    他是朝廷的高層,不會為自己找借口,但他要為更多的人負責任。

    這也是他的態度,他能來到這里把這些話講給他聽,和他分析一番,已經算是對得起他了,甚至可以說這所有的一切都是他們之前應該達到的。

    孔家家主,真的沉默了,至少在他看來,如果只找他們的話,孔家還是有不少人能夠好好的活著,但是聽他這么說,那些人根本就沒有想給他們留機會,也就是說接下來的日子會很難過,這不是他愿意看到的,甚至可以說,在他當初做出那個不反抗的決定之前,他真的沒有想到事情最終會發生到這個地步。

    “朝廷真的要做到如此決絕,那些人就算有錯,也不該有這樣的命運,你我都是朝廷官員,禍不及父母妻兒,怎么能夠如此之作?”

    縱然是涵養極高的他,現在也不得不有些惱火,沒想到,居然是這個結果。

    “你啊,現在說這些還有什么用,你也知道,這本來就是政治操作的結果,小方那人到底是怎么想的?沒有人知道,或許連他手下的錦衣衛都不清楚,那些參與的人只知道一件事情,執行上面的命令,善惡好壞,不是由他們來分辨的。

    所以呀,你就不要難為手下人了。”

    孔家家主一聽,你馬上就不言語了,他哪里是不清楚,他都知道,可是這個時候他還是覺得自己要出一下聲,至少要發言爭取一番,不然的話就顯得太過涼薄了。

    已經成為既定事實的事情,肯定是不會改變的,也沒有人會想方設法的幫他改變,就算是他自己現在也不肯,既然如此那就只能相信堅持下去才會獲得最終的結果,沒有人會知道到底會發生什么,也沒有人會因為這件事情來幫助他做一些其他的事情。

    上面的意思,下面的人自然會照做,這并沒有什么問題,且行且大人孔家加入兩個人,他們也是這樣想的,他們掌控的權利自然希望權利能夠得到很大的釋放,希望手下的人都聽他們的話,那么對于現在錦衣衛和那些各個部門的操作就已經非常理解了。

    鐵鉉鐵大人只是山東行動的負責人,而不是整個行動的負責人,所以各個部門的人并不需要對他們負責,他們要負責的只是京師的總部,只是那些讓他們來調查的那些人。

    所以在這種狀況下,沒有人會把這些事情做下去,也沒有人希望到底會發生什么事,朝廷現在所有的一切都已經得到了共識,他們只是等待真正的調查結果前來,當然那也只是為了給大家一個更多的理由,因為對于孔家如何處置,其實早就已經有了一個大概的概念,對于更多的人如何處置,當然是由他們具體的行為和之前所犯下的罪孽深重來判斷的。

    “想不到,想不到這孔家,居然會敗在我的手里,無顏面見列祖列宗啊。”

    他的精氣神似乎一下子就被抽掉,連下棋的心思都沒有了,就這樣坐在那里。

    對于他發出這樣的感嘆。

    這些人只能說,有心無力,早知今日,何必當初,如果他能對孔家多加管束一些,如果他能夠帶您更多的人接受現在朝廷的現狀,更改一下儒家的理論,甚至是號召天下的讀書人,學習更多朝廷頒布的新法,核心的知識,現在也不會落到這個下場。

    可是這個世上沒有后悔藥,千金難買早知道,沒有人會告訴他,要怎么做?所以,現在的一切都只不過是事情的最終結果。

    這是因果,有因必有果,這件事情如果沒有那些人那樣爆,最終也是會爆發的,只不過把時間提前罷了,就算是沒有錦衣衛的推動,所有的一切都會按照之前的安排來。

    “不,孔家不會敗在你手里。”

    就在兩個人沉默的時候,一道聲音傳了出來。

    鐵鉉鐵大人聽出了那個聲音的主人,留過頭來看了他,沒有奇怪,但對于他這句話確實有些奇怪的,畢竟他都沒有得到任何的消息,也不敢保證接下來朝廷到底會如何對待孔家,和孔家的那些人,之前所說的那一些都是一般的推測。

    “你是?”

    孔家家主愣住了。

    之前他的心還算是比較淡定,但也沒有去關注朝廷來的人嘛,所以在這個時候也沒有知曉到底是什么人來了?

    “錦衣衛耿璇!”

    耿璇站在門外,雙手背在身后。

    看著眼前的兩位大佬。

    他的身份地位不低。

    但是對于這兩位來說,威望自然不能敵。

    “耿家耿璇?”

    孔家家主想起來了這人是誰。

    長興侯爺…耿炳文的長子,也是個讀書人,當然也是為武人,之前更多的是與錦衣衛關系好,那個時候他用錦衣衛的時候還有不少人認為,更加再難做了,可是誰又知道后面他們到底做了什么交易才能讓他進入錦衣衛,甚至還是為了高位。

    “是錦衣衛耿璇。”

    耿璇又強調了一遍。

    這才是他的身份。

    至少是他這個時候來這里的身份,畢竟對于他來講有些時候身份還是非常重要的,不同的身份所做出來的事會有不同的解讀,其他人也正是因為會通過這些來判斷,才會最終作出決定,不然的話也不會像之前那樣,有很多人會來和他打交道。

    “有什么區別嗎?”

    孔家家主只能苦笑。

    他沒有時間和精力來玩這些文字游戲,可是這就是事實,這就是他接下來所要面對的人。

    “區別嗎?當然有,但對您來說沒什么區別,只是對于更多的人來講,我這個身份還是有區別的。”

    鐵鉉鐵大人聽懂了,就是看孔家家主能不能聽懂。

    沉默,依然是沉默,耿璇走了進來,在他們一旁坐好,那樣子看著無異,就好像隨意逛逛一樣,雖然在座的是兩個他的長輩,他既不小看他們,但也沒有太多超過本身尊敬的東西。

    他也是有身份有地位的,所以對于更多的事情來講,在這件事情上他并沒有太多的錯誤,更重要的是,與他無關,與他有關,這都來源于他們自己。

    “錦衣衛到底要怎么做?”

    這才是重點,因為他知道,耿旋不會無緣無故的來到這里,也不會特意的強調自己錦衣衛的身份,也就是說最終這件事還是要回到錦衣衛上。

    那個年輕人到底要做些什么?或者說那個年輕人在這件事情上他想做些什么?

    這是孔家家主想要知道的,也是鐵鉉鐵大人想要知道的。

    他們兩人在之前推測了一大番,最后的結論就落在錦衣衛上,只是對于錦衣衛到底要做什么他們還不清楚,姐姐大人的消息要靈通一些,但最終還是沒有猜測到什么東西,所以最終的落腳點還是,得由錦衣衛自己來解決。

    他也不知道到底是個什么情況。

电子游艺mg试玩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