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遙侯- 第781章 內藏玄機

類別:歷史軍事 作者:大司空 書名:逍遙侯
    “爺,王單算是毀了容。據我的仔細勘察,王單日常經過的臺階上,竟然被人撒了一層薄油。以我的看法,必是王暢所為。”

    從開京城中趕回江華島的李云瀟,坐在炭盆旁邊,一邊烤火取暖,一邊想李中易詳細稟報了王暢的意外事故。

    李中易渾然不在意的擺了擺手,曬然一笑,說:“甕中之鱉爾,何須如此大驚小怪?”

    李云瀟十分不解的望著李中易,這么大的事情,怎么李中易根本就沒當回事呢?

    李中易露出神秘的笑容,卻沒有做過多的解釋,他翹起嘴角問李云瀟:“負責保護王單和王暢的帶刀侍衛們,一定要精心挑選,話多的,沒心計的,喜歡喝酒的,酒后喜歡撒歡的,一個都不能要。”

    李云瀟一本正經的說:“別的事情我不敢夸海口,選帶刀侍衛這事,我敢打包票,保證選出來的都是咱們近衛軍中三年以上的老兵。”

    李中易點點頭,看似輕描淡寫的說:“臣不密則失身的道理,我應該沒少教你相關的典故吧?”

    李云瀟心頭猛的一凜,這還是四年多以來,李中易頭一次用這么嚴厲的口氣和他說話。

    “爺,小的愿立軍令狀,若是漏出不該傳出去的風聲,小的提頭來見。”

    李云瀟一直都非常重視選拔帶刀侍衛的細節,只是,他做夢都沒有料到,李中易竟然是要徹底的隔絕高麗王宮和外界的一切聯系。

    “我晚上能夠睡得十分安穩,你率領的近衛軍功不可沒,所以,你也不必多想。有些事情就好象是煲羊肉羹一般,火候到了,入口即化。到那個時候,很多犯忌諱的事情,還算是個事么?”李中易說的云遮霧罩,李云瀟竟然聽懂了八成。

    “爺,小的一直有個不太成熟想法,一是想向竹娘子借十幾個能文能武的女紅妝,由她們甄別出負責近身伺候王單和王暢的宮女;二則干脆把高麗王宮里的女官和宮女們全都送到榆關那邊,分給戍邊有功的將士們。”

    李云瀟這種內藏機鋒的建議,令李中易忍俊不禁,罵道:“就數你能耐,猴兒精一個,我的心思你最懂了。”

    李云瀟樂不可支的笑道:“爺,小的以前是個大嘴巴,啥都喜歡說,讓您收拾了無數次,現在是悶嘴兒的葫蘆,啥都不知道。”

    李中易抬手拍了拍李云瀟的肩膀,臉色肅然的說:“吾和二郎雖是一父所生,然而,他在我心目中的地位,絕對無法和你相提并論。”

    李云瀟以前一直心里明白,李中易真心沒把他當外人看,只是,李中易屬于極有城府之人,這還是頭一次如此的感情外露,他李瀟松豈能無動于衷。

    “噗嗵。”李云瀟直挺挺的跪到了李中易的面前,“蒙主上不棄,待小的恩遇無比,小人抖膽借用您教過的一個典故,說說心里話。秦失其鹿,天予弗取,反受其咎;時至不行,反受其殃。下臣記得很清楚,霍光優柔寡斷,導致一族全誅的舊例,殷鑒不遠。”

    李中易扶著李云瀟的肩膀,將他摻起,淡淡的說:“你的忠誠毋庸置疑。只是,時機不到,冒然妄動,未受其利,反罹其害,汝知之乎?”

    “爺,小的以為,高麗之宮規寧嚴毋松,凡有輕舉妄動者,無論是誰,一律扔井里喂王八。”李云瀟的一席話,引得李中易淺笑連連,“你知道么,我最喜歡你現在這種揣著明白故意裝糊涂的憨樣,哈哈哈哈……”

    主仆二人,都笑得很狐貍,其中的奧妙,沒有透露出一絲一毫,可是,彼此之間的心意,已經徹底相通。

    送走了李云瀟后,李中易覺得大帳中雖然暖和,卻很有些氣悶之感,便信步走到了外面,呼吸一下新鮮的空氣。

    冬日的江華島上,空氣不僅異常濕冷,而且,偶爾飄過一股子臭氣。

    李中易漫步在禮成江岸邊,抬眼間,迎面就見近衛軍的官兵們正在收拾著飄移到江灘的浮尸。

    盡管大決戰已經過去了十天,禮成江的上游依然時不時的飄下幾十具,甚至是上百具浮尸。

    “傳我的話,最近的飲用水務必煮沸一刻鐘以上,才能飲用。另外,再次曉諭島內的駐軍人等,膽敢喝生水者,重責三十軍棍。”李中易皺緊眉頭,盯在一具無頭的浮尸上面,久久不愿挪開視線。

    大軍出征在外,后勤輜重固然重要,疫病的防治更是重中之重,絲毫也馬虎大意不得。

    想當初,秦始皇派屠睢征百越,卻不曾想橫掃中原六合的強悍秦軍,雖有五十萬大軍之多,實則,因為衛生防疫意識的欠缺,大量官兵因為喝生水的緣故,導致瘟疫橫行,非戰斗減員高達三成以上。

    李中易的本職工作,其實是醫生,他率領的軍隊若是被瘟疫擊垮了,那才是天大的笑話。

    “把駐島的醫士們全都叫來。”李中易仔細想了想,倒是很有些自責,最近他的小日子過得頗有些滋潤,倒有些脫離群眾之感,防疫的條令有必要作出重新的修訂。

    李中易在禮成江邊,當著醫士們的面,命人拿來麻布,砍來毛竹燒制成炭,親自演示了深層過濾水源的完整步驟。

    “都看清楚了,凡是入口的飲水,都必須用燒制的竹炭過濾五次以上……”

    李中易一直忙碌到深夜,這才踏著若明若暗的星光,頂著凜冽的寒風,回轉他的中軍大帳內。

    用晚膳的時候,李中易無意中發覺,葉曉蘭的氣色顯出格外的容光煥發,然而,呆立于一旁的韓湘蘭,在不算特別明亮的燭光之中,俏臉之上隱約可見詭異的紅痕。

    “難道是挨了耳光么?”李中易慢慢的進食,面上不露聲色,心里邊卻多少有些不悅,老李家的家法雖嚴,卻也嚴禁隨意打罵奴婢,葉曉蘭恐怕難脫公報私仇,仗勢欺人的嫌疑。

    用罷晚膳,李中易起身離開案幾的時候,看似隨意的吩咐葉曉蘭:“你昨日太過辛苦了,且去歇著吧。”

    葉曉蘭不明其意,卻不敢違拗李中易的吩咐,自去沐浴更衣,然后去榻上等著。

    李中易坐到書案旁邊,提筆批閱公文之際,卻見硯中之墨已干,不禁皺緊眉頭,吩咐說:“磨墨。”

    一直呆立于大帳角落里的韓湘蘭,一直低低的垂著螓首,正在自怨自艾,冷不丁的聽李中易發了話,竟然傻傻的沒有任何反應。

    “研墨。”李中易加中了語氣,異常不悅的提高聲調,韓湘蘭嚇得打了個冷戰,趕忙奔過去戰戰兢兢的添水磨墨。

    明亮的燭光下,李中易看得很清楚,韓湘蘭的左頰之上,赫然殘留著兩根纖細的手指紅印。

    ps:求幾張月票鼓勵下司空明天繼續努力更新,多謝了!

电子游艺mg试玩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