嬌華- 390 前定國公(一更)

類別:科幻小說 作者:糖水菠蘿 書名:嬌華
    但是……卞石之看著朱峴。

    也沒人有這樣的勇氣,敢以這種方式沖撞天子。

    朱峴,這是將自己的腦袋給押上了。

    眼見往這來的人越來越多,場面有些失控,荀斐伸手擋住跟在卞石之身后的潘堂峰,說道:“幾位大人,還請回去,還要趕路呢。”

    “至于這位大人,”他轉向朱峴,“不管你口中大案是什么,恕本將失禮了。”

    說罷,荀斐側頭望向手下,欲令他們將朱峴帶走。

    “大人!”朱峴看向卞石之和潘堂峰。

    “住手。”卞石之當即道。

    “大人,此事不歸您管。”荀斐說道。

    “什么案子?”卞石之看著朱峴。

    “大人,”荀斐提高音量,“隊伍還得繼續,您后邊的長隊可至少有一萬人在等著,這里頭,還包括您府宅里的家眷呢。”

    家眷二字,被他刻意加重咬字,果然見到卞石之面色微變。

    潘堂峰這時哈哈大笑了起來。

    又是家眷,老是家眷,總是家眷。

    安秋晚之所以被宣延帝逼的用苦肉計,為的什么?正是所謂的家眷。

    可他潘堂峰就不同了,宣延帝當初便拿裝病不上早朝的他無計可施,因為他潘堂峰媳婦早年病故后,這些年來一直孤家寡人一個,至于他潘家那幾個弟兄,他拿掃帚趕都來不及,更不提能要挾到他。

    “那我來,”潘堂峰大笑走來,“朱大人,什么案子?你盡管慢慢說。”

    “潘大人!”荀斐咬牙叫道。

    “此案與定國公府有關,”朱峴說道,聲音鏗鏘,“下官今日要替定國公府沉冤昭雪!”

    卞石之一愣。

    潘堂峰的眉毛揚起,看著他:“朱峴,你……”

    荀斐心里大罵這人真是瘋了,看向手下:“把朱大人帶走!”

    “我看誰敢!”朱峴忽的大喝,“你幾次三番打斷本官的話,現在又想綁本官走,你,心虛了?!”

    他的手指忽的指向荀斐,官袍大袖驟晃,青火般燒動。

    “荀副將,”式道候騎馬而來,“發生了何事?”

    “我要見陛下!”朱峴朝來人看去,“是陛下讓你來問話的嗎?你去同陛下說,京兆府少尹朱峴有事求見!”

    式道候坐在馬上,古怪的看著他。

    “去啊,”潘堂峰叫道,“愣著做什么?”

    一個,兩個,瘋了嗎?

    式道候的目光這時看到馬車旁的女童。

    女童有所感,也抬眸朝他望來,眼眸明亮如雪。

    “這女童是誰?”式道候問道。

    朱峴眉頭微皺。

    夏昭衣開口說道:“我叫阿梨,我是前定國公府后人,前定國公夏文善之女。”

    “前定國公?”卞石之說道。

    “是,”夏昭衣一笑,“因為這定國公三個字,我夏家不要了。”

    卞石之愣了下,第一次聽到這話。

    若是尋常孩童所說,頂多當童言無忌,但是她……

    等等,這是阿梨?

    卞石之這才反應過來,說道:“你怎么……”

    “阿梨?”馬上式道候高喝,出聲打斷卞石之,手中長槍一指,“你是阿梨?”

    “聽聞李據一直尋我,我來了,”夏昭衣說道,“李據呢,倒是讓他出來見我。”

    “你放肆!”式道候斥道,看向荀斐,“荀副將,還等什么!”

    “上!”

    荀斐高喝,率先朝女童攻去,出槍迅猛,直指女童面門。

    夏昭衣朝另一邊退去,遠離朱峴,同時抽出長鞭。

    同時一柄長劍橫空而來,“砰”的擋開荀斐刺來的長槍,交鳴聲清脆乍響,一簇火光。

    荀斐猝不及防,而后舉槍再刺,看清來人,一個清瘦高大的俊美少年。

    長槍被再度挑開,對方力量要勝于他,緊跟著,荀斐甚至沒看清少年是如何出手的,他的長槍已被對方左手握住,一個猛然力道,長槍脫手,被少年奪走,隨即橫空一掃,那幾個慣性奔來的禁衛們被長槍掃中臉門,痛呼跪地,或后摔。

    而后長槍在少年左手靈活抖轉,清脆一聲,倒插于雪地。

    幾滴鮮血順著少年的左臂淌下,濺落在雪地上,夏昭衣抬頭看著他:“你受傷了?”

    剛才幾個過招,對方甚至都未能近身,不是現在留下的傷。

    沈冽執劍站在她跟前,溫聲說道:“不必擔心,不礙事。”

    說著望向馬上的式道候,目光冰冷:“還不去么?”

    四周的士兵此時皆圍來,周遭百姓們一片沸騰,炸開了鍋。

    式道候咬牙,轉身離開,回去復命。

    潘堂峰和卞石之,以及來的越來越多的大臣們擋在那些禁衛跟前。

    虞世齡本在車上坐著,甚至打算睡個覺什么的,見此情況,也一并跟來。

    后邊的長隊停滯路上,許多人不解的探出頭來,被身邊的士兵們要求回去。

    同時那些士兵們也不解,想知道前邊發生了什么。

    兩輛馬車一前一后,從京衛后面經過。

    有高頭大漢在前頭開路,馬車通行速度要順暢很多,朝大安石橋而去。

    望見停滯的長隊,魏從事皺眉,放下車簾,說道:“不知前面發生了什么。”

    趙寧坐在幽光里,淡聲說道:“過去看了便知曉。”

    魏從事點頭,握緊手里的卷軸。

    “大人們,不要讓我們難做,”荀斐慍怒說道,“你們攔擋在這,沒有半點用處。”

    “我們等皇上過來。”朱峴說道,聲音已有了許多底氣。

    這些老臣們,果不讓他失望。

    人群里面,他還看到了自己的上屬京兆府尹梁乃,現在隨大流藏在人群里,頭都不敢露。

    式道候回去復命。

    宣延帝手指握緊,坐在龍輦里,面容變厲。

    “朱峴?”宣延帝很輕很輕的切齒說道。

    南宮皇后作勢起身,宣延帝一把抓住她纖細的手腕,眉目冷厲:“皇后,干什么?”

    “本宮去看看。”南宮皇后平靜的看著他。

    “皇后不要給自己找不自在。”宣延帝說道。

电子游艺mg试玩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