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約梁山- 318劫節,一

類別:歷史軍事 作者:山水話藍天 書名:攻約梁山
    兩解差坐在地上只顧慘叫呼痛,心中驚駭警惕孫立可能察覺了他們的陰謀而進一步報復行兇,卻一時也顧不上什么了,腿腳上的極度痛苦已經摧毀了他們本就不強的意志,那痛楚滋味讓他們恨不能立即死去以救解脫,卻又萬萬舍不得自殺.......

    孫立平靜地坐在炕邊冷笑瞅著二人慘叫蹦跶,“就你們這等腌臜蠢貨殺才也敢玩心眼算計本都?”

    讓這兩蠢貨自食其果吃苦頭,只是稍加懲戒。

    孫立早察覺了二人的企圖,也察覺到了怕是知州想除掉他的陰險用心,必是吳知榮等相干人暗中安排這兩狗東西在途中伺機害死他的,但孫立仍然沒改認罪發配孟州的堅定.....不論登州這面怎么算計怎么想的,發配孟州后能到邊關從軍卻是一定的,這就是出路,還有前程可圖,而且是更廣闊敞亮的前途,飛升大將為重臣都不是不可能的,吳知榮等正是看到了這一點,怕他孫立起來了日后會憤恨報復,而且有權勢能力報復,才會想著早早除掉他,徹底斷了他報復的可能。

    所以,孫立并不想就此收拾了這兩個狗解差逃走。

    還需要這兩狗東西押解伺候著他完成司法程序上的孟州發配.......

    就在這時,店家突然來了。

    頭一個闖進來的正是店主三兄弟的老大,手拿著把砍柴斧頭,進來后冷眼看清了屋內情況,看到兩粗壯而面目丑陋兇惡的解差燙傷倒地只顧慘叫起不來,只剩下個戴大枷行動不方便的罪囚在炕上呆著,他眼中不禁閃過一喜,面上卻滿是驚訝之色,叫道:“這怎么搞的?俺聽到聲不對,嚇死個人,還以為有歹人流竄闖來了,趕緊來看看........”

    嘴里說著,已走向孫立,殷切問到:“客人,你沒事吧?”手中的斧子卻是蓄勢要兇狠劈向孫立的腦袋。

    后面跟進來的兩弟兄,一個手持剔骨尖刀,一個手橫木棒,有老大在前面糊弄人,他們連偽裝都懶得做,滿眼的喜色,面目是冷酷與殺機.......這顯然也是家黑店,不過是臨時兼職的而非長久專業的,屬于那種有機會就黑一把,沒機會就守法正常店家。

    時下,象這種鄉野黑店太多了,簡直到處都是,幾乎就沒有真正正經的店,都是有機會就干點壞事撈點外財,沒機會就算了,也不逞強硬來。非專業,又不是江湖人物,就是尋常無良轉發了國難財后徹底黑了心的小百姓什么的,行黑店的手段也不行,下毒、蒙汗藥什么的干不了,蒙汗藥什么的可不是誰都會誰都能弄到的,不是隨隨便便就能搞一搞的,那是很專業高大上的技能好吧?下毒也一樣,想害如今這世道中都不缺警惕心的過路客,下毒手段不高妙可不行,很容易栽進去,謀財害命不成,反而自己試了毒成了受害者,自食惡果.......這三兄弟顯然屬于這一類,貪圖好處卻只能瞪眼等機會........

    眼下,他們以為一直期盼等待的機會來了,就迫不及待借故闖進來.......

    老大較勁斧子上,眼瞪孫立,心中鎮定必能一擊得手......殺個大枷困著的囚犯還不是手拿把取的事?易爾。何況自己還耍詐欺騙麻痹著此人以保更有把握,其實是多余如此,不必這樣.......就直接亮出兇相硬殺,難道還收拾不了這么個囚徒?

    不料,他手中斧子剛一動,還沒做出明確劈砍行兇勢,孫立垂在炕邊的一只光腳丫子就突然彈起飛出精準踢在他下巴上。清晰的下巴骨碎裂聲中,這位老大只鼻子下意識悶哼一聲,人就飛了出去,向后猛烈栽倒,轟隆一聲砸在地上,躺在還有些燙的地上熱水中卻只抽搐了幾下就毫無動靜了,原來頸椎骨也踢得太猛烈后仰而一下子折斷了,被孫立一腳就斃了命。就是這么菜。這就是外行強充內行當殺手的后果........盡管這三兄弟已經開店有些日子了,也已經成功謀害過幾條人命了,算是已有點玩黑經驗了,卻外行就是外行.......當這種兇徒壞蛋也是得有些能耐的.......不是膽大想干就能行的......

    后面兩兄弟聞聲,大吃一驚。

    他們本已經撲向兩解差,滿臉獰笑已經毫不掩飾,一個刀捅,一個棒子砸,輕松可了事,誰知最精明最強壯的老大卻先出事了.......他們呆了一呆,隨即兇惡大叫了一聲,嚇唬人倒不如說是給他們自己壯膽,一齊沖向仍然悠然坐炕邊的孫立,卻沒等撲到炕前,持棒子能遠攻最先打到孫立的這位突然身子一栽撲倒在地,后心插著一把刀,直沒刀柄處。

    持刀的這位愣了,我沒失手捅了自己兄弟啊?!我的尖刀還在我手上呢,這肯定不是我殺人行兇不行太緊張誤傷了自己弟兄.......

    沒等他轉過心思轉身警惕對外,突然眼睛一瞪老大,身子晃了晃,撲通一聲象他的持棒子兄弟一樣一頭栽倒在地,手中緊握的尖刀當啷一聲跌出老遠去.......轉瞬也死了。

    兩解差嚇蒙了,忘了燙傷的劇痛,下意識就連滾帶爬到了孫立這邊躲著求武力強大的孫立能保護保護........孫立則皺眉緊盯向屋子外,卻是仍然坐在炕邊沒動。

    門口轉眼闖進兩個人來,一個高挑,一個矮小禿頭卻精干利落得很,正是戴宗和毛和尚。

    飛刀殺人的正是毛和尚。

    他們奉宋江的命令專門等著伺機弄孫立上山入伙,原本是三個人,還有一個是戴全,卻已帶著孫立的盔甲兵器馬匹先送回山了,自是有類似時遷本事的毛和尚從府庫里把沒收的孫立的東西神不知鬼不覺盜了出來,連戰馬一起混出了城。

    兩解差看到兩兇漢都手持鋼刀闖了進來,這裝備看著就比那黑心三店主專業,這一驚,嚇得兩人更是怕得要死,縮在炕邊瑟瑟發抖,牙齒上下一個勁的猛打架,格格格響,在靜靜夜晚顯得格外清晰滲人,弄得孫立厭惡地瞥了二人一眼:就你們這樣的也想當壞蛋害老子?.........

    戴宗二人闖進來,一邊叫著:“孫都監受驚了。”一邊腳下不停撲向兩解差,顯然想立即殺干凈了,斷了孫立發配的可能,走不了這條繼續為朝廷效力的路,逼迫孫立不得不認賬上二龍山。

    孫立急忙沉臉大喝:‘二位,且慢。“

    想殺解差,先得經過孫立這,戴宗看到孫立瞪眼顯然如果自己不聽招呼就會跳下炕阻止殺人,只得停步。

    沒等戴宗開口表達美意,孫立已又說了:’二位是二龍山的好漢吧?”

    這短短片刻間,孫立已經想明白了此事的內情原委,不禁暗恨:“破了我的登州,壞了我的大好前程,卻一路跟蹤做保護,還想伺機賺我上山為你們強盜賣命,真是想得精妙周全,想得美,可恨,太可惡.....爺爺豈是你們能輕易算計得手的........”

    戴宗則愣了一下,不禁抱刀一拱手贊道:“孫都監果然是精明過人之人,不愧是我家公明哥哥贊嘆的大將之才。也不枉了公明哥哥操心布置了這一切,也不枉我兄弟這一路餐風露宿暗暗跟隨保護之苦。”

    說著報了名號,說了自己的根腳,言下之意是:我戴宗曾經也是風光體面的官面人呢,兩院的節級呀,官雖不大,比不上都監威風有分量,卻也是大宋可不多見的州府能人,手握司法大權,也不是尋常官吏,不比卑賤的地方武官差,我不也看透了官場黑暗沒混頭而走了強盜路?你孫立是都監又怎的?落難了,也識時務吧。大碗吃酒,大塊吃肉,大秤分金的日子不也很快活,不也活得霸氣威風有意思?而且未必沒有走官場正途能有的前程.......由我親自暗中保護你,絕對夠分量給面子,你知足吧你,應該感恩回報,是講義氣的好漢就趕緊痛痛快快隨我入伙回山,別多事.......又介紹了兄弟毛和尚。

    孫立聽得懂,但神色堅定而強硬,并不因為身手不便就畏首畏尾怕了二人,但說話也客氣了點,卻搖頭道:“宋公明的大名,孫某也多有聽說。只是他對孫某謬贊了。孫某愧不敢當。入伙之事,請恕難以從命。我志在保國衛民,習得這身武藝只盼能在邊關殺敵揚我宋人志氣,也不枉恩師辛苦多年撫養教導一場。二龍山不是一般的強盜,堪稱當世豪杰,替天行道。想必也不會強人所難用下作手段硬逼我上山。(你若不要臉就是強用下作手段硬逼我,那,我更不能同意了。我孫立是英雄,當世少有的高手,是要臉面的,豈肯和下作之流為伍......”

    戴宗一皺眉,卻也被堵得說不得什么勉強話來,也只得放棄殺解差而弄孫立走投無路不得不上山........

    事沒辦成,功沒了。戴宗惱怒卻不能沖孫立發作,就沖解差發。

    他兇睛一瞪,厲聲大喝:“你兩個腌臜狗才還縮那等什么?還不趕緊給孫將軍打開枷鎖方便吃喝睡輕松去孟州?”

    李大、王二麻子看到晃動的鋼刀在幽暗的燈光下寒光閃爍,嚇得猛哆嗦一氣,卻不敢怠慢,趕緊強撐著起來,小心翼翼揭了封條,開了大枷,放孫立自由。

    這時候也顧不上什么違法不違法了,本來這種事也不算什么,罪犯或親朋能打點解差滿意的,解差都會私自解枷讓犯人輕松自在地走發配。膽大到敢私自賣放罪犯的也不稀奇,無非報病殞于路上交差.......

    也是顧不上孫立會不會自由了就跑了。

    反過來說,孫立若是想逃跑,就算戴著枷也照樣能輕松做到.......以孫立的本事能輕松收拾了他倆,難道還不能隨意拿捏著逼他們老實開枷?

    主要是,此時只指望孫立身手自由能更有力地保護他們的狗命........來的人可是二龍山悍匪啊,殺人不眨眼,闊怕......

    孫立也不拒絕開枷。

    這些日子以來,有大枷妨礙,他吃喝拉撒皆難受,睡覺更是難受,只能坐著靠墻打盹,有床有炕也躺不下,舒服不得,他幾時遭過這種罪?也受不了再堅持下去了。沒了枷鎖,發配路就舒服自在了,公費旅游一樣。也是解差既暴露了陰險用心,加上這一路上黑店怕是不能少了,以后還不知會碰到什么事呢,去了枷鎖困束,也能更方便有力地保衛自己的安全,省得遇到黑店或劫道高手,到時候來不及開枷而白白賠了性命......

    出了三條人命,他們也沒趕緊收拾掩藏了,也沒連夜倉皇逃走,就那么把這處的門一關,轉去了條件更好的店主三兄弟的住處接著過夜。

    毛和尚發現這還留有比較好的飯菜,想必是三兄弟做了留著明天早上熱熱享用的,一喜,就擺了上來,和戴宗孫立一起又吃喝起來閑聊起來......跟蹤這幾日,吃喝休息皆不自由,得盯著.......凡事只能湊合,啃干糧露宿也常有,也把戴宗毛和尚坑得不輕,這頓飯雖然無酒無肉,卻至少是新鮮熱乎的,吃得香甜愉快.......順便也和孫立加強了解互信.......

    至于沒能收服成功,也不算事,后面還有布置......第二天上路,去孟州本不用經過青州地界的,卻轉向經過二龍山......孫立早有所料,心里清楚拒絕不得,否則只有撕破臉,事就兇險了......也不說破,順其自然。

    兩解差倒霉了,燙傷嚴重,鞋子都穿不得,無法行走,卻沒人關心他們的痛楚驚恐,只能膽戰心驚自己想法處理傷勢,卻最發愁明天怎么上路,幸運的是此店居然有輛騾車,一匹溫順老騾子,馬車還是帶席棚能擋雨的。孫立戴宗毛和尚三人很大爺的自然坐車,兩倒霉蛋解差也比較開心,不用背著沉重大枷、銅錢和所有行囊咬牙死忍痛掙扎走路了,雖是必然的車夫,卻也能混個車坐著悠哉而去........話說在這黑店也發了點橫財,至少都歸了他們帶著,二人在痛楚中也有點小開心。

    路上無事。一晃果然拐到了二龍山。

    宋江親自來了。同來的還有......公孫勝,卻是宋江有意主動邀請的一清先生同來勸說孫立.......

电子游艺mg试玩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