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網 >玄幻魔法 >史上最賤boss > 第五十章 庸醫害人【為墨染殘月加更】
我的書架 | 加入書架 | 舉報章節錯誤 | 返回書頁

史上最賤boss- 第五十章 庸醫害人【為墨染殘月加更】

類別:玄幻魔法 作者:瘦小爽 書名:史上最賤boss
    不多時,肖一峰重新回來了!

    “樓主,里面貌似有人受傷了,我爹請了幾個醫師正在救人呢!”

    徐元和跟在一旁一直沒有說話的趙不語對視了一眼,想到剛才耀世宗的人竟然也來出手救人了,兩人心中都生起一絲明悟,肖家似乎不簡單啊。

    “你認識受傷的人嗎?”趙不語問到。

    “不認識!從來沒見過那個人!”肖一峰吶吶的搖頭。

    “樓主,我們要不要去看看情況?”

    趙不語征詢著徐元的意見,如果讓耀世宗的人和肖家搭上了關系,那就變得很麻煩,有些事情恐怕就不是那么好辦了。

    “人家不讓咱們進去啊!”徐元搖了搖有些惱火的回答。

    “樓主,你們想進去的話,我可以帶您進去!”肖一峰愣了一下,趕忙接著話茬說到。

    作為肖家年輕一輩最天才的弟子,辦這樣一點小事還是沒有問題的,至少那幾個護衛見到肖一峰帶著人進去鐵定不敢阻攔半步。

    三人在肖一峰的帶領下順利進入院內,那兩個守衛本想阻攔,但肖一峰卻難得的顯出了強勢的一面,直接將兩個守衛給推開,將徐元和趙不語帶了進去。

    那兩個耀世宗的人已經被肖毅領進了廂房。

    小院中還有幾個下人守在門外,一個個伸著脖子往屋內張望,但卻都沒有發出哪怕一絲一毫的聲音,害怕影響到屋內的人。眾人臉色都很沉重,整個小院仿佛籠罩在一層陰郁的氣氛中,就好像一堆烏云蓋在廂房上,院內的花草都在這種沉悶的氣氛下低低的垂著頭,仿佛有一股無形的氣勢按壓著它們。

    徐元緩步的靠近窗口,伸著頭往里瞧,隨之屋內傳來了肖毅說話的聲音。

    “敖融先生,您快瞧瞧吧,我這朋友身中劇毒,時間不多了,還請快一些!”

    緊接著,一個嗓子怪異而艱澀的聲音響起,“肖家主放心,此番我奉成宗主令前來給這位前輩排憂解難,請容我先看看病情,一切自見分曉。”

    “那就麻煩先生了!”

    肖毅也不客套,直接讓到了一邊。

    站在窗邊的徐元面露疑惑。

    “敖融?這不是耀世中那個玩兒毒的嗎?這老家伙人品可不怎么樣,肖毅這是在救人還是害人呢?”

    敖融這人以前可是個專門煉制各種毒藥的邪門家伙,歹毒無比,十年前此人為了試驗他的毒丹,用一顆藥毒死了一個村子的男女老少,一百多口子人一夜之間死得干干凈凈,甚至連牲口都不放過,可謂是劣跡斑斑。

    就這樣一個毫無人性可言的人,偏生因為一些不可告人的目的受到了自稱名門正派的庇護,一直活到了現在,而且看樣子加入耀世宗之后生活過得還蠻滋潤。

    那時候這具身體的原主人徐大樓主還是一個活在夢里的二世主,但聽說這件事之后,依舊在心里產生了一些恐怖情緒,這種人簡直不能算做人。

    如今十年過去了,這狗東西竟然一直躲藏在文昌鎮中,而且還穿上了耀世宗的長老長袍,成為了重要人物。

    徐元看著敖融的側臉,那一圈有些松垮的臉頰,不知道包含著多少脂肪,簡直就是在侮辱那些含冤受死的英靈。

    只見敖融從自己的藥箱中翻出一個小木盒,小心翼翼的打開,里面躺著一個小巧玲瓏的青色玉瓶,敖融的手指放在玉瓶上不斷的摩挲著,仿佛是在撫摸一個絕色的女人。

    隨后扒開瓶口的塞子,從里面倒出一些濃綠色的液滴,用小藥碗盛好,就要給躺在床上的許戰服下。

    “先生,這是什么?”

    肖毅面上露出一陣擔憂,這家伙他也是十分了解的,擅長的是制毒,而不是救人,但想到這家伙對毒性十分熟悉,也就沒有阻止他的動作,而是忐忑的問出了聲。

    “這是老夫獨門秘制,名字叫融毒水,可以中和世上的一切毒藥,只要這一小點,便可以救回你這位朋友的性命。”

    敖融聽得肖毅的詢問,頗為自得,停下手中的動作開始炫耀起來。

    “什么融毒水,我看是送命水吧!”

    一個十分不合時宜的聲音打斷了敖融的話。

    “誰?”

    眾人齊齊的望向門外。

    徐易在眾人的注視下進到屋內。

    “老匹夫,你知道這位前輩中的是什么毒嗎,就敢亂用藥!”

    敖融面色慍怒,他十分討厭自己在顯擺的時候被人打斷,但眼前的年輕人卻沒有給他發怒的機會,直接開口便是一陣質問。

    “呃……這個,我并不需要他中的是什么毒,只要是毒,就沒有我敖融解不了的!”

    敖融尷尬的摸了一把胡子,他還真就沒有見過這種毒到底是什么,原本他自己心中也頗為疑惑,早年走南闖北,見識也不算少,可這次的毒,他卻實在沒有看出來。

    “呵呵,你個老東西,就你手上拿著的這狗屁,服下去別說解毒,這位前輩會瞬間一命嗚呼你信不信?”

    “你個小雜種,從哪兒冒出來的?竟敢質疑老夫!!”

    敖融炸了,這年輕人一口一個老東西,讓敖融非常的生氣,而且還質疑自己的融毒水,這怎么能忍。

    融毒水可是自己畢生的心血,最得意的作品,怎能隨意受到一個屁都不是的小畜生侮辱。

    “老雜毛,別特么說那些沒用的,我就問你,你知道這位前輩中的是什么毒嗎?”

    “我說了我不需要……”

    “呵呵!你特么這樣也敢談救人?誰給你的勇氣?梁靜茹嗎?”

    “你個毛都沒長齊的小畜生,也敢質疑我,老夫玩毒的時候,你特娘的還在穿開襠褲呢!”

    敖融也是絲毫不讓立馬就硬生生的回懟了徐元。

    “徐樓主,我不是請你離開了嗎?怎么你又回來了?”

    一旁的肖毅面色漲紅,他可沒閑工夫聽兩人在這兒對罵,床上的人等不起。

    “肖家主,實不相瞞,我是聽到某些人沒本事還想救人,害怕庸醫誤事,這才趕來看看,沒成想差點讓這老東西又害了一條人命。”

    徐元說得十分客氣,但言辭卻犀利無比。

    一旁的敖融都快氣瘋了,“你他媽的說誰是庸醫呢,有本事你來治啊!我倒要看看你耍什么花招!”

    敖融罵完,抄著手在一旁不動了,意思很明顯,這事兒勞資不管了,愛咋咋地。

    ps:感謝墨染殘月的打賞,十分感謝!

电子游艺mg试玩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