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這個女配很邪門- 第1657章 私生女要翻身22

類別:女生小說 作者:若雪乖乖 書名:快穿:這個女配很邪門
    云初只是想安安靜靜吃個飽飯而已,可某些人卻一直盯著她看,讓她沒法安靜的吃飯,于是便拿起了餐巾,擦了擦嘴角,眸子一抬,恰好對上了季蕪言的視線。

    云初勾唇淺笑,輕哂道:“你有話就直說,一直往我身上看什么,難道你是想告訴爸,那晚陷害你的人是我嗎?”

    通常做了壞事的人,都不會這么主動的跳出來,而且人家還沒把火燒到你身上,你自己不躲就算了,還偏偏主動跑去引火,這就挺讓人琢磨不透了。

    “我又沒說是你,你那么心急做什么,難道,是做賊心虛嗎?”季蕪言恨恨的瞪著云初,故意說道。

    云初將面前的碗,往前面推了推,然后右手托著腮,閑閑的看著季蕪言,哂笑道:“既然沒說我,那你一直往我身上看,是什么意思?難不成,我今天太漂亮了,漂亮的都讓你挪不開目光了嗎?你說我心急,我不過就問一句而已,你哪里看出我心急了,還是說,你心里壓根就認定了,我會因此而心急呢?”

    季蕪言聽到云初說出這么不要臉的話,很想吐她一臉的唾沫,她就沒見過這么自戀的女人,就她那個樣子,也好意思說自己漂亮,簡直不要13臉。

    “做沒有做過,你自己心里難道沒數嗎?”

    “我心里有沒有數,我當然知道,不過你心里有沒有數,我就不清楚了。”云初慢吞吞的說道。

    兩個人說話都說的陰陽怪氣的,季凡實在聽不下去了,喝斥道:“夠了,不要再說了,蕪言,你口口聲聲說你們是被陷害的,但你一點證據都沒有,空口無憑,讓我怎么相信你?再說了,就算你們真的被陷害了,那也不能改變你們在一起的事實,你是一個有未婚夫的人,怎么能和其他男人牽扯不清,你有沒有把你的未婚夫放在眼里。”

    事情都過去這么長時間了,現在季蕪言才來說被人陷害,又有什么用,一切都太遲了。

    而且就算是被陷害,她事后維護風玉臨,還跟風玉臨走了,就足以說明,這兩個人在之前就有關系,可他這個做父親的,卻一點都不知情,季蕪言已經有未婚夫了,還和別的男人糾纏,就已經說明她作風很有問題了。

    “可是爸爸,我真的不喜歡那個陶天然,對他一點感覺都沒有,當初你讓我和他訂婚的時候,我就不愿意,是你非要讓我和他訂婚,我沒辦法,才勉強答應的。”季蕪言委屈的說道。

    “那你這么說,還是怪我了,你既然都答應了,那后來為什么還要和那個男人在一起,你如果一開始就鐵了心的不答應,我也不會硬逼著你和陶天然在一起,你知不知道,你這樣不僅毀了季家的聲譽,還讓陶家成為了眾人的笑柄。”季凡生氣的吼道。

    他本不想對季蕪言發火,但是季蕪言實在太不像話了,讓季凡想不發火都難。

    “我那是……”季蕪言想要解釋,但是侗思蘭卻拉住了她。

    當初,季凡說要讓她和陶天然訂婚的時候,侗思蘭也是這樣拉住她的,導致她沒能表達她的想法,至于風玉臨,那都是和陶天然訂婚后的事了,季蕪言是在和陶天然訂婚后才認識的風玉臨,要是她早些認識風玉臨的話,當初一定會強烈反對和陶天然的婚事,她能怎么辦,她也很無奈啊。

    “老公,你看現在已經成這樣了,就不要再追究了,陶家那邊,我們慢慢補償,這婚退了就不要再提了,言言她也知道錯了,你就不要再生她的氣了,其實那個風玉臨,人還是挺不錯的,年輕有為,又挺上進的,也沒有那么差。”為了證明季蕪言的眼光還可以,侗思蘭只能違心的夸獎了兩句風玉臨。

    事實上,風玉臨也的確不錯,侗思蘭也是做了調查的,只是要做季家的女婿,還是差了那么一點。

    “是啊,爸爸,其實玉臨哥哥人挺好的,他現在自己經營著一家公司,而且經營的相當不錯,不比那個陶天然差的,爸,你就成全我們吧。”季蕪言趕緊接嘴道。

    在提到風玉臨的時候,她臉上帶著甜蜜的笑意,完全沒有看云初時的惡毒影子。

    關于這個風玉臨,侗思蘭都知道去調查一下,季凡當然也找人調查過了。

    要是他和季蕪言沒出這個事,季凡還覺得這個年輕人不錯,可現在出了這事,他是絕對不可能答應讓季蕪言和他在一起的,否則這要是傳出去,就更成笑話了。

    “行了,我說了不同意,就是不同意,你要和那個男人在一起,那就不要再叫我爸爸了。”季凡生氣的拍了拍桌子,然后起身就離開了餐廳,上樓去了。

    季蕪言叫了兩聲,季凡也全然當作沒聽見。

    看季凡都走了,云初也覺得坐下去沒什么意思,雖然她肚子還沒有吃飽,不過有這兩母女在,也別想吃個安靜飯。

    云初起身,正打算轉身離開時,季蕪言突然開口道:“你別以為我沒有證據就不能拿你怎么樣,遲早我會讓你還回來,你別得意。”

    云初連看都懶得看一眼季蕪言,直接就走了。

    季蕪言見云初如此無視自己,慍怒道:“你算什么東西,也敢無視我,我告訴你,我不會讓你好過的,我遲早要讓你滾出季家。”

    云初越不理季蕪言,季蕪言就越生氣,相比起來,侗思蘭就要沉得住氣很多,畢竟是做了多年‘賢妻良母’的人了,忍耐力也是驚人的。

    季凡沒有直接趕季蕪言走,季蕪言也就厚臉皮的住下了。

    不得不說,她還是挺努力的,這幾天,一直都在刻意的討好季凡,季凡嘴上沒說什么,可云初看的出來,他有點心軟了。

    季凡這個男人,沒什么太大的優點,但卻是個念舊情的人,否則,也不可能把云初接回季家,好吃好喝待著了。

    不過比起云初這個半路女兒,季蕪言這個從小在身邊長大的,他還是更看重一點。

    就在季蕪言努力讓季凡對她有所改觀的時候,云初管理的超市出事了。

电子游艺mg试玩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