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女亂國- 四百六十一、再見之期

類別:女生小說 作者:樊籠也自然 書名:妖女亂國
    行者樓里一大早就因為寇謙之的離開喧鬧起來。www..org幾乎所有的行者都出來為寇謙之送行。

    云道生眼圈紅紅的,顯然是哭過。寇謙之拍拍他的肩膀叮囑道:“好好留在行者樓,跟你大師伯研習卜算之法。行者樓日后可都要靠你們幾個小輩了。”

    云道生不復往日和緩平靜的樣子,就差把滿心擔憂寫在臉上了。“師父,徒兒還是同您一起回去北魏吧。拓跋燾并不是個好相與的君主,您一句說的不合他心意都有可能招來殺身之禍。您獨自回返,讓徒兒如何放心。”

    姜乾突然插話道:“安心吧。前一任的卜算者早就給你師父起過卦,說他壽數至少有九十歲。熬過兩任卜算者都不成問題!”

    檀邀雨翻了個白眼,自家師父凈說些不吉利的,哪里像是來送行的?她走到寇謙之面前,執半個弟子禮道:“小師叔萬事小心。拓跋燾的心思陰晴不定,若遇危險,自保為上。拜火教的人如今行蹤不定,雖說小師叔武功不低,可也要謹防小人暗算。”

    寇謙之鄭重地向邀雨施了一禮,嚇得檀邀雨趕緊側身躲過。寇謙之笑道:“雖說已經陪樓主拜過姜公像,可為防魏皇疑心,終究還是沒法等到新年祭天之時。我并不如諸位行者身有所長,只有回到朝堂之中,才能為師門略盡綿薄之力。”

    寇謙之看了一眼云道生,又對邀雨道:“道生雖心性堅定,但年紀尚小,難免有迷惘之時。www..org還請樓主多加照看,引他修得正道。”

    檀邀雨點頭:“小師叔放心。我一定會照顧好師弟的。”

    寇謙之聞言滿意地點點頭。這才朝著蒼梧尊者雙膝跪地道:“徒兒不孝。無法侍奉師父。待天道回歸正途,再來向師傅請罪。”

    蒼梧尊者雖然對待幾個徒弟嚴苛,此時卻也有些動容,“不知這一別,我們可還有再見之日……”

    蒼梧尊者一句話,頓時說得眾人意興闌珊。樓中的行者們九成九都已過耳順之年。便是常年修道可以延長壽命,卻依舊不敢保證他日還有再見之期。

    此言一出,眾人情緒都有些低落。又寥寥數語叮嚀,這才送寇謙之啟程。

    邀雨知道云道生心里定然難過。這和北地傳道時還有所不同,那時好歹云道生還以為此后會回到寇謙之身邊。誰曾想竟陰差陽錯被改了命……

    幾位行者出于對晚輩的疼惜,一路陪著云道生走著,勸慰他要更加勤勉,才對得起寇謙之的栽培養育之恩。

    檀邀雨甫聽到時,還覺得行者樓的前輩們還是很有人情味兒的。直到她聽到一個熟悉的聲音問云道生道:“你可還收師父嗎?”

    看來那幾位前輩還沒找到合心的徒弟呢。www..org檀邀雨強忍著笑,免得引火上身。她可不想去學什么畫畫寫字。轉而似乎又想起了什么………

    未等邀雨將腦子里轉瞬即逝的念頭搞明白,秦忠志便屁顛屁顛地跑了過來。

    朱家滅門時,他膝蓋處被箭洞穿,即便南塵行者出手,也多少留下了隱患。幸好秦忠志已經掌握了輕功,腿上吃力不重的話,也看不出什么異樣。

    他回到行者樓后養了兩個月的傷才算好。邀雨做了樓主后就拜托鹿蜀帶著秦忠志。將行者樓諸多瑣事都交托于他。

    曾經堂堂仇池國右相,此時儼然一個行者樓大管家。秦忠志卻樂此不疲。按他自己的說法,國有界,道無疆。他深知自己現在所行所做,必將對整個天下格局都產生影響。

    對于一心想要青史留名的秦忠志而言,這簡直是天賜良機。

    秦忠志一到檀邀雨面前就立刻露出了個標準的狐貍笑臉,“女郎。造像已經發往各地。年關前一定能送到。昨日收到梁翁傳書,蓋吳首領已經帶人從仇池出發了。怕引人耳目,只能三五成群地進入宋地。路上怕是還有的耽擱。”

    檀邀雨點頭表示知道了,又叮囑道,“蓋吳的事兒不急。讓他們注意掩藏行蹤就好。造像那邊,立好之后,只需派人盯住,無論是佛教的人來阻撓,還是拜火教派人破壞,都無需交手。”

    秦忠志忙答:“女郎放心,這事兒也叮囑了幾次了。如今我們在明,敵人在暗。大家絕不會輕舉妄動的。”

    檀邀雨聞言點頭,揉了揉眉心露出一臉倦色。

    秦忠志見狀忍住笑意,故作關懷道:“女郎可還是要去藏書閣?”

    邀雨嘆口氣點頭,“之前沒能去藏書閣一觀還覺得遺憾,誰想到做了樓主,竟然想出都出不來……”

    秦忠志嘆道:“這千年古塔,幾輩賢者經營,所匯聚的藏書典籍豈是以一人之力就能看完的?女郎能心中有個大概應當就可以了。”

    檀邀雨無力道:“你高看我了……莫說大概,我連書錄還沒理出個頭緒呢……況且《卦史》初看時讓人難以置信,可看了這幾日,我只覺得腦仁兒都疼。我又不似云師弟,念經都能念出大道的人。再這么下去,我怕是這輩子都出不了藏書閣了。”

    秦忠志有些同情邀雨,可他也沒什么好辦法,“尊者也是怕寶珠蒙塵。希望有人能將行者樓的學識都傳承下去。只是術業有專攻,女郎不愛這些,自然是事倍功半。學必有師,不如今日議事時,請幾位行者提點教導您一下吧,總好過您自己死讀書。”

    檀邀雨只覺得腦中的事情千絲萬縷,找不出個著手的地方。遂只是點了下頭,直接朝藏書閣而去。

    一進入藏書閣,便見物蘇行者沖她點了下頭,并沒有上前與她多做寒暄。檀邀雨暗自嘆息地走到云道生身邊坐下,也不急著看書,反倒往云道生身上一靠道:“師弟分我些腦子吧……不然我就要在這藏書閣里終老了。”

    云道生此時的情緒已經好了不少,見邀雨一副無精打采的樣子,忍不住笑道:“師姐進藏書閣五日就將兵法、武器譜和功法圖錄都讀了一遍。若說師姐沒有讀書的天分,我可是不信。”

    “我有什么辦法……”檀邀雨哀怨道:“除了我愛看的,其他的字放在書上我就像是不認得一樣!明明剛看進腦子,它自己就又飛走了。”

    云道生也有些吃力道:“的確不易。我如今讀制器篇也有此感。明明語句也不算晦澀難懂,可就是無法完全理解其中深意。”

    檀邀雨一擺手,“你這書,合該給何盧拿去。估計他給你點撥幾句,你就能看懂了。”

    云道生遺憾地看著手里的竹簡,“可是何郎君并非行者樓弟子。按規矩,即便是嬴風師兄和子墨師兄想要進入藏書閣,也要有師公和物蘇前輩的許可才行。我們又不能冒險將這些孤本帶出……”

    云道生說到一半,檀邀雨突然一拍案桌,“對啊!我怎么沒想到。既然如此,收了徒弟不就好了!”

    云道生被她沒頭沒尾的話說得一愣,又跌跌撞撞地被邀雨拉起來,“還看什么書!先跟我去找師兄師姐們去商量大計!”

    ()

电子游艺mg试玩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