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是一個保安- 305、玉牌

類別:科幻小說 作者:頓頓蛋炒飯 書名:我真是一個保安
    夜色漸漸降臨,趙博換上了夜行衣,然后蒙了面直接從自己家翻上了房頂,然后用流星追月步飛過了有六七米的街道,到了對面的房頂。

    內力提升,輕功也越來越高了,趙博一邊在房頂飛馳,一邊給自己一個評價,自己對流星追月步的熟練度越來越高,看來自己這段時間的苦修沒有白費,如果自己去現實世界跑田徑,那所有的世界紀錄都將成為笑話。

    夜晚的七俠鎮很是安靜,或者說古代的夜晚都很安靜,因為沒有夜生活,沒有電腦、手機、電視機,為了省錢連燈都不點,所以只能夠早早的睡覺。

    趙博也看到了打著燈籠巡夜的邢育森,他就好像進村的鬼子一樣,一步一張望,好像隨時陰影里都會竄出來一個綠林大盜一樣。

    真是難為邢育森了,邢育森這個人是相當的復雜,性格千奇百怪,時而正經,時而胡鬧,有時候翻臉不認人,有時候嬉皮笑臉湊熱鬧,如果交給心理醫生,一定會診斷成為一個精神分裂患者。

    沒有理會邢育森,趙博繼續直奔衙門,衙門趙博還是第一次來,在現實世界,趙博家鄉附近就有一個清衙門,只不過趙博一次也沒有去過。

    來到衙門,這里靜悄悄的,不過這里還是有衙役值班駐守的,聽了聽那鼾聲,趙博微微一笑,比想象中的要容易,這些衙役恐怕也覺得沒有人敢來衙門鬧事吧,再說衙門也沒有什么東西好偷的,所以也不認真把守。

    趙博從房頂一個翻身落到了衙門的院子里,落在地上沒有一點聲音,衙門的布局和電影里的差不多,前面一個房子是大堂,審案子用的,趙博的目標就在這個大堂內。

    進入大堂,趙博看到了那個“明鏡高懸”的牌匾,快跑兩步,用力一蹬,趙博就跳上房梁,來到匾額上面。

    這里漆黑一片,趙博只能夠打著火折子,借助微弱的亮光看到了匾額后面的一個布包,趙博伸手把布包撈到懷里,這時候突然一聲門響,趙博連忙把火折子熄滅,在房梁上一動不動,融入黑暗之中。

    在大堂側面的一個小屋里,一個衙役出來,轉到后面的茅房中開閘放水,然后又回到剛才的小屋里,沒有兩分鐘,鼾聲就重新響起。

    虛驚一場,原來只是起來噓噓,趙博松了口氣,雖然趙博有信心在衙役發現后逃走,但是趙博不想把動靜弄得太大。

    既然東西到手了,就不要在外邊停留,徒增意外了,趙博立刻翻身下房梁,然后跳上大堂的房頂,迅速接著夜色離開。

    回到家中,趙博才松了口氣,一路上算是有驚無險,把懷里的布包打開,里面是一塊白色的玉牌,上面有隸書“盜圣”兩個字,背面是復雜的圖案,做工相當精細,看得出是出自名家之手。

    “白展堂,看你這次還有什么好說的。”

    趙博把玉牌收入懷中,等著天亮去見白展堂了。

    這一夜過得很快,天剛亮,趙博就收拾好出了門,然后直奔同福客棧。

    “來了,來了,是誰一大早就敲門,還沒營業呢。”

    聽到敲門聲,白展堂外衣都沒有來得及穿,就爬起來開門,嘴里還埋怨道。

    “小博,是你呀,怎么來這么早?”

    打開門,看到是趙博,白展堂就不埋怨了,大家都是熟人,沒啥可生氣的。

    “我找佟掌柜,她交代我的事情,我已經辦妥了。”

    趙博故作玄虛的說道,好像就是來找佟湘玉的。

    “什么事?掌柜的讓你做什么了?”

    白展堂一下子就機靈起來了,因為他知道佟湘玉這幾天神神經經的在忙什么,就是為了把自己的玉牌給弄回來,客棧里的人都鎩羽而歸,白展堂都以為佟湘玉要放棄了,沒想到半路殺出來一個趙博。

    趙博可不是客棧里的人,沒有朝夕相處,白展堂對趙博的性子很難拿捏的準,萬一趙博把自己的身份曝光了怎么辦,自己可就要開始逃亡了,雖然之前趙博對盜圣非常推崇,可是誰知道趙博真正是怎么想的?

    “哦,就是拿點東西,具體是什么,可不能夠告訴白大哥你。”

    趙博神神秘秘的說道。

    “是不是一個玉牌?”

    白展堂緊張的說道,還真是拿東西,一定是自己的盜圣玉牌。

    “啊,白大哥,你怎么知道?!”

    趙博故意說道,讓白展堂的臉色變了又變,都可以去蜀中表演變臉了。

    “你看過那個玉牌?”

    白展堂聲音都發抖了,還真是,佟湘玉,你這個敗家老娘們,那東西是隨便讓外人知道的嗎?真是要害死我呀。

    “白大哥,你是不是知道什么,那玉牌可不是普通東西。”

    趙博故意說道,看看白展堂還能夠堅持多久。

    “啊,我不知道,不知道,小博,你看到那個玉牌,你就沒有想做點什么?”

    白展堂繼續試探的問道,希望能夠弄清楚趙博的想法,要不然自己的心里根本無法平靜。

    “白大哥,你這可就是看不起我了,既然答應了佟掌柜,我就一定會把玉牌交給佟掌柜的,絕對不會貪墨的,至于玉牌其他的事情,我會慢慢問佟掌柜的。”

    趙博開始拿話勾白展堂,這樣調戲白展堂,讓趙博感覺很有意思。

    “掌柜的什么都不知道,你別為難掌柜的。”

    白展堂一下子就開始緊張佟湘玉了,生怕趙博對佟湘玉做什么。

    “白大哥,你是怎么了,這東西是佟掌柜的,佟掌柜的怎么可能什么都不知道呢,佟掌柜的是在樓上吧,幫我叫一下吧。”

    趙博故意說道,還作勢要往樓上走,準備逼一逼白展堂。

    “小博,對不住了,葵花點穴手!”

    白展堂看趙博已經準備抬腿上樓了,一緊張,雙手出指,點向趙博,至于接下來該怎么辦,白展堂根本不考慮。

    白展堂的手指帶著歡迎直奔趙博后背,想要先把趙博給制住,趙博還沒有任何反應,手指就已經點到趙博后背了。

电子游艺mg试玩网站